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清洗外交系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04

习近平清洗外交系统

转发此新闻:
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张昆生「中了头彩」,新年伊始被免职调查,是新年第一位落马的中管干部。张的落马,重新引发了另一位已经「消失」了几个月之久的外交高官、前驻印度大使魏苇的关注。


今年918日,习近平出访印度。就在其出访前一天,习近平签署主席令,免去魏苇驻印度大使职务,任命前外交部部长助理、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乐玉成为新任驻印度大使。这是不折不扣的「临阵换将」,在中国外交史上前所未有,在世界外交史上恐怕也没有过。按说,最高领导人出访,驻在国大使要统筹交涉、联络、接待、礼宾、安全、信息等方方面面事宜,除非有特别重大变故,否则是绝不会突然换将的。而后,魏苇就从公众视线消失,再未出现。这期间,又发生了中国驻冰岛大使马继生因涉嫌间谍案被调查的消息,加上此次张昆生的落马,魏苇是否会成为又一个马继生、张昆生,外界充满猜测。

反腐往往伴随着洗牌,有人落马,就有人补位。大批闽浙沪的「从龙之士」以及「微时故交」、「门户世交」,出掌要职。曾主政周永康老家无锡的海南省省长蒋定之新年前夕被降调老家江苏人大副主任,而由福建老部下、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上位,就是最好例证。军事领域的重拳打虎之后,伴随着「八大军区司令对调」式的大调整,军队人事格局也迎来十几年来最大变局,奠定了最高领导人对军队的掌控。外交领域也是如此,曾经在福建工作过的外交部副部长宋涛,被调任中央外事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直接服务中枢。

外交是专业性极强的部门,虽然名义上是重要的政治权力,但与组织、宣传、军事这些权力相比,在国家权力格局中处于边缘地位。外交官员基本都是技术官僚,不会进入权力的核心圈。在钱其琛之后,外交系统的最高官员甚至连政治局委员和副总理都当不上,唐家璇、戴秉国以及杨洁篪,都只不过是排名靠后的国务委员,后二人又兼任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完全是最高领导人的外交幕僚长,在决策方面话语权甚低。外交部及大大小小的驻外官员,大把花钱是有的,但由于外交业务的特殊性,中央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都是因为外交官员没有多大政治能量,花花钱也就作为「小节」就不予计较了。

然而随着近些年中国经济规模的崛起和参与全球化事务的增多,中国与世界的联系也空前紧密。加之互联网新媒体带来的传播手段的巨大改变,外交官员成为国内一些政治派系正想拉拢的对象。与其他领域官员相比,外交官员在国际上人脉最广,通过外交系统「出口转内销」进行政治造势或攻讦,是优选途径。况且,在国家领导人出访、接待外宾等过程中,外交官员也都是贴身近侍,与一些「朝里人」也都有接触机会。张昆生曾历任外交部部长办公室主任、礼宾司司长等要职,最高领导人出访,他几乎是次次参与。也可以想见,张的落马,绝非单个人、单件事那么简单。反腐之后,外交系统的权力洗牌,肯定会进入一个「新常态」,其目的同样是强化最高领导人对外交的掌控。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