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周永康自辩书第二部分:「周薄政变集团」完全无中生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22

周永康自辩书第二部分:「周薄政变集团」完全无中生有

转发此新闻:

二、关于薄熙来同志的问题

1、我对薄熙来同志的评价

谈到薄熙来同志,我必须先说一句话:有他作为我的同志和朋友,是我毕生的荣幸,至死无悔。

我己经年逾七十,来日无多,即使坐牢至死或是干脆被处决,套用赵紫阳的一句话是「我们年纪老了,无所谓了」。但整件事之中,我最感到痛心的,是薄熙来同志所遭到的不公对待。

薄熙来同志是个极能干的人,是我党和我国的宝贵人才。他对工作的投入和热情,做事的干劲和魄力,绝对是我近五十年的干部生涯中所仅见。而他毕生追求的全民「共同富裕」,正是我们党和毛主席自九十多年前建党以来,带领我们奋斗的目标。

大家可能还记得,近三十年前他去大连的时候,大连不过是个毫不起眼的北方海滨城市,但他一去到,就大街小巷走了个遍,跟老百姓深入谈心,了解城市的缺憾和老百姓的不满,每天只休息几个小时,呕心沥血地干,把大连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北方香港,使每一个大连人都为之自豪。甚至在他离开了这么多年后,大连人还是十分感念他。

(此处略去细节,其中提到纽时对温家宝家族财富的披露,以及海外媒体曝光习近平家族财富)

2、我跟薄熙来的真实关系

现在网路上充斥着我跟薄熙来之间有着不正常合作的奇谈怪论,居然有种说法,是我和他结成政治联盟,要夺取中央的最高领导权力,取习总记之位而代之,甚至把徐才厚和令计划也扯进来,说成是什么「新四人帮」,简直荒诞离奇得难以置信。


稍有脑筋的人只要用心想想,都会知道这事绝无可能。

奇怪的是,中纪委专案组的同志也在这个问题上下了不少功夫,好像非要在这个问题上挖出个大单来才肯甘休,使我十分怀疑,他们到底是在寻求真相,还是有人别有用心,硬要给我加上一大堆死罪。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中央,我和薄熙来同志的关系用一句话就能说清楚:即:政治思想上都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方向,不走邪路歪路,不搞西方那些什么普世价值的歪门邪道;组织上是纯粹的工作关系,没有拉帮结派,结党营私那一套。经济上完全清白,没有任何不正当交易。
(此处略去细节)

3、关于薄熙来对我揭发的解释和答复

中纪委同志转过来的薄熙来同志揭发我的所谓问题,归结起来就是三点:

一是关于处理王立军叛逃事件的「六项指示」问题。薄熙来同志认为我说话不算数,当时承诺王立军叛逃是个孤立事件,跟他没有关系,更谈不上刑事追究。后来是我说话不算数,耍了他,搞了他的阴谋。

说实话,薄熙来同志这样怪罪我实在有他的道理,从他的角度讲,我们确实说话不算话嘛,确实秋后算帐,把人家弄到秦城去了嘛。可是,我周某人难得不冤枉吗?我主张说话算数,兑现承诺,严格执行六条指示精神,不追究薄熙来同志的责任,结果换来了什么?不是你们铁口直断认定我是薄熙来的同党,不是也跟他一样被送进了秦城?他还有个人能抱怨,我找谁抱怨去?我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呢。

薄熙来同志揭发我的第二件事是关于我的「生活作风」问题,他完全相信了中纪委专案组给他看的那些王立军伪造的所谓「证据」,认定我和王立军互相勾结,腐化堕落,陷害与他,他甚至怀疑我当初把王立军介绍给他都是包藏了「祸心」。

(此处略去细节)

4、为何我在薄熙来问题上跟中央不一致

专案组对我的指控更为集中的一条是,为何要违背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不跟党中央保持一致,而且同情薄熙来,跟他拉帮结伙搞在一起?

我对这个指控不能接受。

因为党的纪律中虽然规定,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组织。但是党章中也有在党的会议上任何党员干部都可以畅所欲言,发表不同观点的权利;都有坚持真理、保留个人意见的权利和自由。

如果对明显错误的决定,不去抗争、不去反对,而是一味迁就,明哲保身,那还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样子吗?党的事业会从弱小走向强大、从失败中汲取教训最终走向胜利吗?

我们党的老一代革命家毛泽东同志、彭德怀同志、刘少奇同志、邓小平同志不都是同党的错误路线作斗争中,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和功绩,受到人民的爱戴和历史的肯定的吗?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敢于坚持自己的正确思想,同党内错误路线作斗争,我们党能够战胜错误路线,从苏区的失败中完成长征,走向抗日战场,走向人民军队的发展和壮大,最终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打败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吗?如果没有彭德怀、刘少奇、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的不断抗争,我们党能够在大跃进、文革的错误路线中恢复生机,走向改革开放,得到今天的富裕强大吗?

我反对中央对薄熙来同志的错误处理,而且都是在党的正式会议上提出来的,都是严格遵守了党章规定的程式,没有做私下交易,没有拉帮结伙,更没有自己的个人利益在里面作祟,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绝对没有搞什么阴谋诡计。

政治局常委会的同志和习近平同志您,可以不同意我的看法,否决我的建议,但绝不应将我表达出我的意见视为一罪行。

我们对内对外都经常在说,要发扬党内民主,为什么我正常发表意见,居然要受到指控,而且被罗致罪名打击报复呢?这样做将置党章于何地?将党的思想路线、组织路线、干部路线置于何地?将党的事业败坏到何种程度?你们能回答吗?

5、「周薄政变集团」完全无中生有

我相信,薄熙来同志和我要阴谋搞政变,要推翻习近平同志取而代之这项荒诞的「罪名」,绝对不可能列入我将来的正式控罪之中,但在不少媒体上面,这却是我的头条大罪,言之凿凿,绘声绘影,令不少人信以为真。

各位政治局同志都是久经考验,应该能明辨是非的共产党员,眼睛是雪亮的,应该不会相信会有我们搞政变的可能性。但有谓「曾参杀人,三人疑之,其母不能信也」,谎言重复了百遍,在不少人眼中就会变成事实。因此我还是要在这里作出澄清,以正视听,让同志们作一判断。

首先,要搞政变,必须有武装力量支持,这是基本的常识。但大家都知道,我和薄熙来都没有军事背景,而在今天的中国,也绝对没有军事政变的空间。

有人说,我们联合了徐才厚作为军中内应,配合我手上的武警系统,又有成都军区的一些领导人作为策应,手上有枪杆子,可以伺机起事。

这完全是没有军事常识的说法,须知在中共十八大之后,徐才厚和我都已经退休,手上再也没有一兵一卒,也没有任何的军队和武器指挥权,两个光棍老头子,有何军事实力可言?就算是昔日的得力手下,也是人一走茶就凉,谁会听你两个老家伙的话,跟着你去搞政变这种要丢脑袋的事?

再说成都军区,...... (此处略去长篇细节)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