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贪官:网络比文革大字报更险恶,海外敌对媒体比侵华日军更残酷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07

贪官:网络比文革大字报更险恶,海外敌对媒体比侵华日军更残酷

转发此新闻:
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带走调查后,他不久前发给南京官员的一条短信迅速在舆论场火了起来:“现在国内的网络比文革大字报更险恶,海外的敌对媒体比侵华日军更残酷。这十天我正在井冈山学习,井冈山斗争历史和其精神,使我更淡定更从容面对任何敌对攻击、恶意中伤和传谣惑众。”

一个在发生过日军大屠杀地方的主政官说出这种话,令各界一片哗然,而至今仍未抹去南京大屠杀悲惨记忆的南京市民,也因此对这位南京市委书记的落马更加拍手称快。

杨卫泽的这则短信不仅反映了他个人对网络舆论监督的憎恨之情,更折射出在这种贪官思维下,关于网络、媒体管控的另一番意图。从杨卫泽的短信可以看到,在贪官们看来,什么是敌对势力?就是“敌对攻击、恶意中伤和妖言惑众”的网络,然而事实上,这些贪官口中的“谣言”,事后都被证实为“遥遥领先的语言”,是网络、媒体对官员的揭发与监督。而在贪官们看来,网络上难以完全扑杀的民众监督令自己的官位、财源岌岌可危,着实比文革、比日寇还可怕。 

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动则将网络批评监督与“敌对势力”挂钩的并非只有贪官,中国官媒、党媒近来也越来越大张旗鼓的制造“敌对势力”的假想敌,鼓吹阶级斗争。今日,《环球时报》发文《“中国好网民”应有哪些标准》,称做一个中国好网民,要“在网上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不仅要敢做‘五毛党’、多做‘点赞党’,还要乐做‘自干五’,汇聚起互联网正面发声、传播主流价值观的强大力量。”

《环球时报》树立的这一“中国好网民”标准不禁令人想起“人大好代表”申纪兰,这位老太太在每次表决中都举手赞成,从不提反对意见,尸位素餐数十载,浪费甚至践踏了人民赋予她监督与参政议政的权力。在今天,申纪兰的这种作为早已遭众人批判的情况下,《环球时报》竟然将同样一套标准拿来要求中国网民,让他们放弃发出自己的声音,只当歌颂执政党的“五毛”,放弃舆论监督的力量,只一味不分青红皂白的举手“点赞”。

在思维多元化的现代社会中,不论是将批评武断的归类为“敌对势力”,还是只许民众“点赞”,都是一种僵化、落伍的舆论管控方式,这与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提出的“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是背道而驰的。在这种管控方式之下,网络媒体传播的并不是“正能量”,而是“乖能量”。“乖能量”不仅不能体现中共应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而且这种无谓的“敌对势力”假想敌思维更容易被贪官利用,成为打压舆论监督的借口、掩盖自身腐败的护身符。

数年前,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重庆晚报》发表文章,爆料王立军的“双起”说──王立军在2010年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一次会议上提出,凡是报纸歪曲事实真相攻击我市公安机关和民警的,就以单位起诉当事报社和撰稿人;如果他提及民警个人,且造成后果的,民警拿着证据到法院起诉记者,相关部门和民警所在单位要支持和协助。这种做法毫无疑问是借将对重庆公安提出批评意见的报社和个人定位为“敌对势力”,而进行的舆论打压。因此,发表这篇文章的《重庆晚报》的结局可想而知──不仅立即刊登了公开道歉声明,而且处理了相关人员。

薄、王二人在没有监督束缚的情况下最终走向失控,其结局世人皆知。而南京杨卫泽书记,视舆论监督为洪水猛兽,最终也未能逃脱落马的命运。诚然,用“敌对势力”缄人口舌确实便利,于是扛起文革大旗、重拾阶级斗争,顺理成章地被贪官拿去当掩盖腐败的工具,但这种做法在掩盖腐败事实的同时也能加速自身权力的失控与崩塌。

因此,中共喉舌们需要注意的是,在中国大力反腐的当下,在中国要“实现第五个现代化”的当下,更应当即使将自身、将舆论气场从革命党思维方式向执政党的思维方式转变,不要再让“敌对势力”的假想敌成为贪官们的护身符。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