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的会为什么那么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20

中国的会为什么那么多?

转发此新闻:
过去有一句话说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现在看来,这句话得需要修正,即共产党的税多,会更多。共产党由原来的一多变成两多。

会越是多开,越有利于解决领导的问题,而不是有利于解决人民群众的问题

中国的会在没有开之前,就已经定性。诸如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成功的大会、圆满的大会。在开会之后,就是一级一级往下贯彻精神的大会。

本来最高级别的一次会,传达到最基层的时候,就变成文山会海的N次会。每一层的会,在贯彻的过程中,也必然会走样变形。每一个层级的会需要与这个层级的实际相结合,这一结合,也就变成了五花八门的会。会议内容不出中南海就是这个意思,地方在传达会议精密的时候,有利的会截留,没用的会舍弃。上有政策的会,下有对策的会,历来如此。

会多并不等于会开会。如果会开会,会前得把要开的内容公布出去,让大家知道讨论的是什么东西,并找到解决的办法。但中国大陆的会,基本上就是神秘的会,类似于没有执政前的地下党的会,人们在开会之前不知道内容,开会之后才知道内容,知道内容也容不得讨论。开会过程中是主要领导一个人讲话的过程,展示权力的过程,甚至是恐吓和威胁的过程。主要领导讲完之后,其他次要领导作补充,补充来补充去,让开会的人也就找不到重点。开会几乎成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演练场。

官员们通过开会,越来越会表演,越来越找到表演的喜悦,越来越找到享受权力的快感。

开会的规则也是糊涂得很。如果是人选会议,总得按着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来定夺。如果是开有关决策的会,也得多种方案以供选择,最后也应该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作出决定。开会的过程应该是争论的过程,寻求共识的过程,最后寻求一个共识的结果。可这样的会,基本上没有。在人选问题上,也是个人单选,而不是多人选一个,差额选举的形式也没有。搞一个举手表决就算是民主了,而不是个人秘密投票、结果公开。有时候,人选也是由相关部门任命来完成,有时举手的形式也免了。

本来应该成为民主训练的场所的会被长官滥用。开会开得没有章法,没有程序。研究美国宪法的人都知道,美国的制宪会议在制宪之前,讲的就是一个开会的章法,按着这个章法,美国的制宪会议才能开得下去,才能开出一个永久性的宪法来。在中国具有专制传统的社会里,类似于美国的制宪那样的会是开不出来的。开来开去,就开出个人崇拜,开出毛泽东思想来。毛泽东思想一出炉,开会的程序也就失去了意义。后来的各种重大会议,开出的大都是个人的思想,如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习近平的中国梦理论。六十多年来的重大会议,却一直没有开出一个具有稳定性的宪法来,这也算是中国的奇葩。

领导的讲话象催眠曲,与会者都要睡着了

针对中国人不会开会又乱开会的情况,有人把西方开会的罗伯特规则拿到中国来,并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进行简化,让中国人不但要开会,而且要会开会,开好会。据说根据罗伯特会议规则进行开会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这些成效很快就变成无效。这其中的道理也很是简单,很多会议并不是并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开的,而是为了体现当官的价值开的。如果按罗伯特会议规则,很多的会根本就没有必要开。没有必要开的会,也必须得开。因为不开会,就显得当官无所事事,无所作为,没有政绩。

当官的开会也开上了瘾,开会也开成了习惯,如果不开会,当官的意义就没有了。于是人们看到,官员们几乎每天都开会,有的官员甚至一天好几个会。有报道说,一些官员一年甚至要开一千多个会。他们知道开会累,很多会没有任何意义,可仍然乐此不彼。只有开会,才让人感觉到官员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是这样的为人民服务,真是服务错了地方。

开会的好处在于,官员们开会累,在与解决与人民群众实际相关的事比较起来,还是省心得很。会再多,也没有人民群众的事多,开会解决的问题再多,也不如给人民群众解决的问题多。会越是多开,越有利于解决领导的问题,而不是有利于解决人民群众的问题。只要领导的问题解决好,升官就有希望,解决人民群众的问题,可能会影响升官。会还得继续开,还得多开,多多益善。

来源:东网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