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红顶中介随处见 官商勾结不胜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23

红顶中介随处见 官商勾结不胜防

中央加快改革,简政放权,许多审批事项被取消或下放,与此同时,一批拥有特殊背景的「红顶中介」却悄然崛起,成为官员受贿和腐败的白手套,官商勾结的桥梁,蚕食简政放权的改革红利。


中共十八大之后,虽然政府审批事项逐渐减少,但企业和民众并没有感受到更宽松和方便。广西一家建筑公司进行人防工程施工,按照市场价审图,每平米只要两元,如果让红顶中介审图,则每平米需要六元,该公司为此不得不多付出四万元,否则工程无法通过有关部门验收。

类似的情况全国各地相当普遍,在北京西城区的部委一条街,就集中了许多红顶中介。譬如,地方政府要「跑部钱进」,向国家发改委申报重大项目,其申请报告若没有经过国家发改委官员幕后操纵的红顶中介「审查」,无论如何都难以获得审批,但经过红顶中介之手,就必须留下不菲的「买路钱」。

在国务院强力推进审批等领域改革中,一些政府部门迫于上级压力,将诸如鉴定、评估、检验、检测、认证等审批权下放给所属的事业单位或所主管的社团组织,但一些部门不愿舍弃既得利益,通过自己成立公司、协会等形式参与市场活动,有的协会和企业甚至直接由政府部门公务员担任负责人,借助这些戴着官帽的民间组织把控审批权谋利。这种改革只不过是将权力从左手转移到右手,换汤不换药。

一明一暗 配合默契

红顶中介「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影响极为恶劣。国家审计署去年一份报告显示,至一三年年底,十三个中央部门主管的三十五个社会组织和六十一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在部门影响,采取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讯息等方式取得收入共计三十亿元。

红顶中介收取的费用,小部分回流到权力部门,成为这些权力机关发放福利的「小金库」,但绝大部分则是成为私人的囊中物。国家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柱兵,利用手中掌握的专项资金划拨审批权,受贿近三千万元,其中只有十七万元是他自己收受的,其他的都是通过红顶中介收受。

能够创办红顶中介的都不是普通人,这些人不是官员亲属,就是「久经考验」的朋友、兄弟,很多红顶中介的幕后大股东是处长、局长。有些是老公在官场,老婆在商场,相互配合把钱赚;还有些是父子档,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与其子就是典型,刘掌握能源审批项目,儿子在外面揽活,一明一暗,配合默契。

中国很多改革表面上轰轰烈烈,但冠冕堂皇的背后,却是给贪官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腐败机会,难怪老百姓对改革愈来愈不感冒。


来源:太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