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央视美女沈冰为何委身周永康?(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22

央视美女沈冰为何委身周永康?(图)

转发此新闻:
沈冰最近坦白说:“是因为央视赋予了我们心太急的人生态度:出名得乘早,发财得乘早,当官得乘早。”
 
周永康(左),沈冰

这位现年39岁的靓女主播,33岁时为什么会投怀送抱当年已67岁的周永康?答案明摆着,无须沈冰自述,也会写在每个中国人心底:在咱们这个男权社会+集权社会里,傍官傍权,既是跻身荣华富贵的不二法门,也是女人登高的直达天梯。

沈冰献身周永康后不到1个月(20092月)便被提拔,走马上任中央政法委资讯中心副主任(副厅级待遇)。虽然她想洗脱“高级妓女、政治情妇”的污名,但有她写下的“献身+提拔=投桃报李”的小学算式摆在那里,试问,假如这个公式不是权色交易+性交易的话,什么才是呢?
  
什么叫人身依附?什么叫卖身投靠?读者其实也见惯了。沈冰的最新自述爆料了央视女主播们争当高官红颜,不但谱写出中国名媛+腐女傍官傍权历史的新篇章,也揭出了楼高车快遮不住的史前野蛮─-尽管咱们这个社会一贯落后装先进,甚至能史前装超前,把中世纪装成新世纪!
  
这部再版也劣版的《孽海花》+《官场现形记》,又一次真相毕露,露出一个权大法小、官贵民贱的人治社会黑幕,也揭出了撼山易,撼动“有权就有一切”(林彪语)的第一潜规则难!譬如最新的“公安部副部长批示严惩”的一句话新闻,就足以揭示言出法随,人治战胜法治的真相啦!
  
真相何在?真相在于:权力仍是配置全部社会资源的总枢纽+总开关,也是撬动全社会资源的主动轴+第一杠杆。有特权独占、食利自肥的制度潜规则摆在那里,傍官傍权,历来就是一笔穷小子变富翁(芮成钢),丑小丫变凤凰的无本万利生意。
  
投机生意总是高收益+高风险的。人身依附+卖身投靠,也埋下了座上客变阶下囚的命悬一线地雷。说男女主播们“露多大脸,就现多大眼”太过刻薄,说她们傍官傍权是下注豪赌,是高危作业才贴切。
  
“红得发紫,紫的发黑”的过山车行情,如今已令沈冰饱尝了“秋风扫落叶”的世态炎凉,体验了“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的晕眩感。但其实,她与芮成钢等一干央视名人如今身陷囹圄,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
  
问题来了:央视为什么盛产高官红颜?这些职业光环本已耀眼的媒体人,为什么仍旧不甘傍官傍权,仍要励志进取,再接再厉,亲自出马去当官掌权?说穿了,还不是因为“中国人没有信仰,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做官,做官便譬如他们的宗教”(马格尔尼语)。
  
貌似公共媒体,但其实谁都知道,央视只是个近似值与模拟体。真相何在?真相在于:她们仍是权力工具与官僚机构的附庸。谁也都知道,央视一元垄断的资讯独占性与排他性无人能敌;其特权独占的超高覆盖率,使得随便哪个只会念稿子的播音员,也能与全国人民混个脸儿熟,成为名人。
  
万千粉丝的追捧,捧得那些常念错字的主播们也飘飘然,真以为自己实至名归,真的成了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人杰、人精、人核。一旦结交官场中人,他们更有了沐猴而冠的错觉,感觉那些人模人样的高官到底何德何能,却能高踞自己头上作威作福?
  
作为官办机构,央视内部身份的三六九等,不过是官僚机构三六九等的投射而已。处于一元化权力的附庸地位,不但“百业皆难富,唯有官发财”,而且,全社会三教九流,都难逃“文史星历,近乎卜祝之间,固主上所戏弄,倡优畜之,流俗之所轻也”(司马迁语)的命运。
  
沈冰披露央视“女主播的生命里都有贵人”,正揭出了她们不甘屈居贱人的真相。所谓的“主播从政”,几乎是贱人要变身贵人,抑或奴才要变身主子的代名词。“最野蛮的动物是暴君,最温驯的动物是奉承者”(毕阿斯语)。在延续了两千年主奴人身依附关系的社会里,是不是只剩下了这两种动物?
  
投身权力绞肉机里,非死即伤是大概率事件。正如沈冰的自述,攀龙附凤的株连关系,总是难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主奴陪绑殉葬命运。沈冰被隔离审查(从北京到湖北宜昌、随州)早已经年累月了,“来来回回的几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上百遍”。自称“求生蝼蚁”的这位可怜女子之所以冒险出版自述,在我看来,与王立军为保命而投奔美国领事馆也如出一辙:权贵太黑,知情太多,求生的唯一避险之道就是丢掉羞耻,钻出黑幕,再次奔往大众聚光灯下站着,看谁敢把我怎样。
  
来源:杨连宁博客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