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赵本山时日无多 包围圈逐渐缩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20

赵本山时日无多 包围圈逐渐缩小

转发此新闻:
开原老家的父母官魏俊星被抓,对深陷传言麻烦的赵本山而言肯定不是个好消息。

位于北京前门的刘老根大舞台正常营业,但「刘老根会馆」已于去年9月关门,图为刘老根大舞台和门口的赵本山雕塑。

国内媒体已经公开报道,在赵本山投资拍摄的《乡村爱情3》关机仪式现场,时任铁岭市委常委、开原市委书记的魏俊星在发言中一口一个「亲爱的本山」,将赵本山和这位官衔其实并不太高的家乡父母官的亲密关系描绘得极其准确到位。

而事实上,有关赵本山和魏俊星关系亲密的传言,在整个辽宁政界和文艺圈都不是新闻。来自辽宁官场和文艺界的消息显示,在赵本山大红大紫之时,本山传媒在家乡开原开拍的每一部电视剧,魏俊星几乎都会光临发言,是赵本山雷打不动的坐上嘉宾。在魏俊星担任辽宁省委副秘书长后,两人关系也并未如赵本山此前所言开始疏远,只是没有再像原来一样联系频密罢了。

在讲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东北农村,父母官和出身当地的社会名流结成亲密关系其实并无特别之处。在互利共赢的社会群体生态下,名流和地方父母官勾肩搭背在全世界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因为籍此,名流可以在当地疏通投资人脉关系,能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地方官也能够借助名人效应推广地方形象,为地方旅游或经济发展招商引资,甚至还可以将名流人脉发展成为自己仕途发展的助推剂。

在更广阔的视域里,霍英东等港商富豪之所以能在内地官场让官员趋之若鹜,就是基于同样道理。问题的关键是,在这样的亲密关系背后,有没有进行利益输送,有没有违背相关法律。霍英东等游走于政界高层,有港商背景,又长袖善舞,谙熟风险规避,相对而言,大陆本土在改革开放期间崛起的名流就存在明显不足,最近以来被曝光打掉的几大政治门阀派系,像令计划的「西山会」、周永康的「石油帮」等,就多在这个阴沟里翻船栽跟头。赵本山和魏俊星的关系,就是在这方面给了人们以很大想像空间。

大概两个多月前,在魏俊星正式落马之前,海外媒体就曾爆出猛料,称魏俊星在2005年曾涉入闻名全国的走私大案,遭中纪委下令追查,后通过赵本山介绍并疏通关系,魏俊星本人花费上千万元收买辽宁纪委书记王维重,从而逃过一劫。之后,他又利用关系打通时任开原市上级铁岭公安局长王立军等,通过送钱而结交了周永康大秘余刚与警卫秘书谭红。

尽管这样的消息目前还无法验证,但外媒能提前两个多月探知魏俊星正在接受内部调查,并准确得出魏俊星将很快落马的消息,就让人觉得当时那些有关赵本山为魏俊星疏通关系的传言可能并非都是空穴来风。在内地反腐风生水起,各种反腐猛料「出口转内销」已成常态的操作模式下,没有人会傻到再认为所有这些有关赵本山的猛料,都是外媒的无聊炒作和偶然巧合,而没有背后的细致安排。尽管赵本山可能真的没有像传言所说深陷其中。

作为赵本山的家乡父母官和政坛密友,魏俊星的落马可以被看成是一个明显信号。如果说2012年爆发的王立军逃馆事件斩断了赵本山在外埠重庆不断拓展的政商利益链,2013年召开的三级文艺座谈会将赵本山的「势力范围」从全国压缩到辽宁和铁岭,那么以魏俊星落马为标志,针对赵本山的政治包围圈已经被压缩到了开原这个赵本山出生发迹的东北小县。

魏俊星的落马势必对赵本山本人形成强烈冲击。这种冲击,不仅是舆论上的冲击,更可能是生意和政治上的冲击。就算办案机关在后续调查中查明赵本山和魏俊星没有进行政治勾连和利益输送,以魏俊星落马为标志,赵本山以后在辽宁省内的生意,也将会从原来的「超国民待遇」回归到「国民待遇」,赵本山在辽宁官场享受的超常待遇,也必将从此成为历史。

更关键的是,在政治围剿步步为营的趋势下,不仅赵本山在北京、沈阳、铁岭等地的生意会因为缺少政治照顾慢慢萎缩,他以后在开原这个小县能不能再像原来一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成了未知数。赵本山旗下的商业资产,以后如果想从金融机构获取商业贷款,将会难上加难。赵本山如果足够聪明,现在就应全面收缩投资,大力遣散雇员,因为以后随着形势发展,所有这些投资和雇员,都将成为沉重包袱。赵本山在今天还能继续硬撑,主要是现金流还没有问题,他旗下的艺校、刘老根大舞台等,还能为其提供现金周转,以后如果这些环节出现问题,譬如遭到文化部门查封或税收稽查,赵本山就算有金山银山,又能坚持多久?

两年多来,赵本山先在政坛跌足,在政治上被绝缘处理,后遭舆论围剿。而后,政治进逼和舆论围剿形成合力,对赵本山已经形成联合绞杀之势。直至现在,将赵本山压缩包围到开原这个弹丸之地,整个过程都有着相当清晰可循的轨迹。特别是最近以来,中央媒体不断加大笔伐力度,赵本山遭到党报多次刊文批评。20141228日,人民日报也批判赵本山已脱离主流文化,困在囚笼里。不久前,又有消息说反腐开始向文艺圈挺进。在政治主导性极强的中国社会,这些信号意味着什么,谁又在风口浪尖,赵本山应该比谁都能感到寒意。

赵本山头上还有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全国青联委员、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院长等四顶官帽。特别是全国政协委员,是个含金量极高的红色顶戴。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政治进逼、舆论围剿和商业融资的交互影响和彼此强化,所有这些作为赵本山重要资本的顶戴花翎,原来是怎么样戴上去的,在今后几年,也将一个个的怎么样被摘下来。

来源:东网 / 牛白羽 中美政治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