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反腐败终于露出权斗底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05

反腐败终于露出权斗底色

在已经被翻过去的2014年,中共中央先后宣布查处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等党国大员,这一系列动作被宣传为「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反腐业绩。但随着信息披露,中共查处徐、周、令的政治命意已经是司马昭之心,甚至比司马昭之心更直白。也就是说,反腐其实不是第一位的目的,其中的政治目标才是问题的关键。

比如令计划之子发生在20123月的致命车祸近期被解密,有媒体指控令计划与周永康达成政治利益交换的秘密协议,而周永康又被指与薄熙来秘密勾连。另外,在媒体依据「深喉」提供的内幕所作的报道中,徐才厚与薄熙来、周永康的特殊关系也影影绰绰。政治新「四人帮」已经呼之欲出,事实上,网络上早就这么叫开了。

新「四人帮」

官媒已经公开定性,令计划等人的问题主要是「违反政治纪律」。有网站日前对中纪委前官员、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前副院长李永忠所作的访谈中,李永忠坦率地承认,在周、薄、令等人的腐败问题上,钱根本就不是问题,你送个三百万元、五千万元,他们根本瞧不上,不会收你这个钱。他们不搞钱权交易,他们搞的是权权交易,就是用权换权。周永康在中石油、四川省、政法系统安插代理人,从而延续其政治影响力。查经济问题,很难抓到他们的把柄。「政治腐败」,是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等人腐败问题的关键所在。

习近平不会亲自办理对新「四人帮」的查处,但从他的一系列动作,我们还是可以窥知他在反腐问题上的视角、动机与思考。2014114日,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讲话:「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而2014年一年内,习近平先后到中南海电信局、中央警卫局机关和部队、机要交通局等四个局室视察,强调「绝对忠诚」是对中办工作人员第一位的要求。这些言行,必定是针对党内状况有感而发,反过来又决定了当前反腐败的对象与策略。

中国官场腐败透顶,这是一个尽人皆知的事实,习近平顺应民意,对腐败展开打击,这对于他掌控政局、建构权力合法性大有好处。但是反谁的腐,这是一个问题。拿谁开刀,不可避免地要按照某种标准或者依据某种目的作出特定选择。

习近平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定目的,他身不由己地作出了自己的抉择,那就是打击「山头主义」,清除异己。在201211月接掌中共最高权力之前,习近平作为「王储」,对党内主要玩家必然保持警惕。对于薄、周、徐、令的动向,包括暗室密谋,不会不有所察觉。201012月,习曾到重庆考察,就是一次深入「虎穴」之行,目的是到第一线了解战场态势。对于反腐部署,习近平坦言自己「不是没有掂量过」。拿薄、周、徐、令开刀,既反了腐败,又清除了异己,完全是一箭双雕。

不过关键在于,习近平存在其他选择的可能吗?其实除了一箭双雕,他几乎不存在其他选择。在反腐败的众声喧哗中,庸众总是拿「钱权交易」说事,但政治玩家关心的却是所谓「政治腐败」。最高权力需要广泛的忠诚,但现实却是存在广泛的「不服」。在中共党内,除了当下的老大,其他党国大佬包括接班人个个显得庸庸碌碌、痴痴傻傻,这又注定了广泛的「不服」。接班人上台之后,自然要找机会好好收拾不服不从者。反腐,成了收拾不服者最好的名目。

非民主政体,不可能赋予最高权力以合法性,这使得很多人总在伺机取而代之。古语云:天命有常,唯有德者居之。而实际上谁登上权力的顶峰,并非因为他拥有最高的德与才,而是垂死老大出于私心的选择以及其他偶然因素使然。最高权力,必然地陷入对异己力量的恐惧中,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他们必须彻底排除所有可能的对手。这就使得权力斗争不可避免,也使反腐变得比较可疑。

我们不能说习近平无德无才,但在中国,最高领导人有更多的理由开展权力斗争,以图自存。老大的位子坐不稳,其他改革、复兴之类的文治武功无从谈起。接班之后被废黜的例子,在中国一个接一个。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被废黜,江泽民被威胁要下台,在在使得中共最高领导人陷入「救亡图存」的精神紧张中。其中特别是胡耀邦、赵紫阳,表面上是自己犯下方向性错误而下台,实际上被普遍认为是中共保守派政治阴谋的牺牲品,是权力斗争的失败者。习近平越是有德有才,就越要展开政治清洗,先图存再图强。

回头再看中国大陆的反腐败,搞「权权交易」的倒下了几个,而搞「权钱交易」的几乎个个安然无恙。军中大老虎会少吗?但至今只倒下徐才厚,原因就是他以军人卷入山头密谋,逾越了习近平的政治底线。而从李鹏、温家宝到贾庆林、贺国强,很多「正国级」党国大佬腐败丑闻联翩,如果习近平真的「有腐即反」,就应当拿他们开刀祭旗。

吊诡的是,在中国古代,腐败透顶恰恰是表忠的最优选择,高官们以此向皇帝显示自己胸无大志。这似乎注定了习近平的某种宿命,但他将何以处之?人民拭目以待。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