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大方正门"将爆惊天金融贪腐大案(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22

"北大方正门"将爆惊天金融贪腐大案(一)

转发此新闻:
西诺编者按:本文是由西诺的大陆爆料人直接提供,西诺仅仅作文字修改,改掉了几个笔误,其余的文字是原作者提供。尊重原作者的要求,略去作者的名字。

北大方正行政总裁李友

根据北京政泉控股郭文贵先生的举报,令计划家族仅在日本和新加坡两地的存款就高达三百七十亿元之巨。令计划已成落水之狗,不管怎样举报其贪腐罪行,似乎已没有多大影响了。其中最有料的,是令案牵扯到了现任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甚至波及到前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贺国强。

根据郭文贵先生的爆料,令计划、李源潮两家在日本"东京"的豪宅,购价是三点八亿美元,现价愈五亿美元。郭文贵并将当事人的身份证明等信息"证据确凿"地登载在美国"博讯"上。此爆料一出,立即在海内外掀起轩然大波。"博讯"在国际传媒界是一家很有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媒体,它所刊载的爆料文章,通常都会引起国际舆论的极大关注,此次也不例外。根据作者和"博讯"记者的深度挖掘,进一步发现"北大方正门"背后隐藏着更为惊人的大黑幕。

先从举报李源潮说起。就"政泉控股"郭文贵举报方正总裁李友为令计划家族在日本购买豪宅事件,经调查:第一,这两栋房子位置不在东京,而是在京都地区,其区域上价格差异就有天地之别;第二,遭到爆料的这两栋豪宅,在当地算"旺铺",但其实际价值也超不过两百万美元(指现值),与五亿美元相差甚远;第三,举报信所罗列的令计划、李源潮家族成员的身份证、护照号码,并没有出现在那张被公之于众的"物业收费单"上。根据调查结果,这一举报文章显然水分太大,其真实性着实令人怀疑。其实,从表面上看,郭文贵先生是想把李友拖到"令计划案"中,为此不惜翻云覆雨,造谣中伤;但是,如果我们深入一步观察,就会看到,'北大方正""政泉控股"的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打斗,实际上激起了中国政坛新一轮反腐浪潮。其涉及人数之多、贪腐金额之巨、涉案老虎之大,都令人瞠目。

郭文贵先生在中国政商两界早就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了,他深知道举报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对其自身很可能会造成难以预料的伤害,何况是拿出这样一份错漏 百出的、经不起推敲的爆料文章。关于三百七十亿人民币,这样一个天文数字,如何通过中国大陆的银行转到日本、新加坡的银行?稍微对中国大陆金融体系有所了解到人,都知道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令计划家族的贪腐金额可能会更巨大,更加利令智昏,但还不至于愚蠢到这种程度。

那么,郭文贵宁愿冒着巨大风险、以一份错漏百出的爆料文章举报"北大方正"并顺便连带上李源潮、贺国强,其用意何在呢?

本文将为公众提供一把解开这一惊天大案的钥匙。


首先,举报人非常清楚,如果单独爆料举报李源潮等在位领导,在大陆的传播会遭到严格封杀;而将李源潮和令计划捆绑到一起,则其传播速度和广度、高度将完全不同。

一、郭文贵"政泉控股"是令计划"西山会"的重要成员,亦是主要资助人。在这场"北大方正门"事件中,其打斗的起因一直是个谜,直到今日,幕后故事才逐步显现出来。早在二零零六年,国内外媒体就报道过,发生在广东的胡炜生案件,打垮胡炜生的林强,后面的老板就是郭文贵;而郭与令计划的关系"十分不一般"(在广东和香港,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此乃证据之一;证据之二,在北京"盘古大观"(当时叫作摩根中心)项目上,郭文贵以一介平民子弟,敢和众多国企拼杀,更敢于干掉北京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刘志华,甚至在资金根本不到位的情况下,顶风作案,硬是将堂堂国有大型企业"首创集团"挤出局,这一番令人惊心动魄的捉对拼杀,如果后面没有比部级更高的后台撑腰,是绝不敢为的。而郭文贵的朝中后台,便是当时权倾朝野的令计划。正是令计划,把郭文贵提供的刘志华贪腐证据直接送呈胡锦涛,由此引爆了刘志华案件。正是因为郭文贵手眼通天,才有可能"空手套白狼",一举拿下"盘古大观"这个获利愈百亿的项目。

在郭文贵加入令计划小集团之后,令计划的夫人谷丽萍也将郭文贵和李友纳入到自己的小圈子中。需要说明的是,在闹翻之前,郭文贵和李友是多年好友,都是"河南背景""北大背景"。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郭文贵和李友同属令计划的"西山会"成员,这一点已是北京政商圈公开的秘密。否则,郭文贵是无法得知李友与令计划家族那么多私密的。

实际上,在薄熙来案件爆发后,郭文贵基本上就不在大陆呆了,大部分时间呆在香港、美国等地。郭文贵这种大佬级的人物,向来是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但是他也清楚,即使薄熙来案件最终会牵扯到令计划,也会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种考量,决定了郭文贵此后的举措。当然,仅就谷丽萍、李友和郭文贵三者的关系而言,李友和谷丽萍的关系显然更近一层,但动大钱给西山会和令氏家族,主掌国有企业的李友却不能出面,只能是郭文贵,因为郭文贵是民营企业的老板。因为郭文贵负责出钱(而且还是大钱),李友等人就应该负责将郭文贵的"亏空"补上,否则,他们与令氏家族的合作将难以为继,因为郭文贵是不会总当这个"冤大头"的。这就是目前"北大方正门"事件的核心机密。

了解了这个核心机密,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北大方正这一北京大学的校办国企,在对郭文贵巨额利益输送上的举动,如此不可思议。同时,我们也就能理解,北大方正在这场打斗中,为什么会如此被动。

郭文贵与北大的合作,所卷入的各级大小老虎甚多,利益要求方也甚多,对此,郭文贵十分清楚。其实,作为私营企业家的郭文贵,既卷入政治漩涡、玩弄政治于股掌之中,反过来,他又必然会被政治的利刃所伤及,这几乎是一个断无例外的规律。在反腐浪潮中,郭文贵看到大小老虎纷纷落马,自然担心自己的巨额投入会不会无所产出。于是,在二零零四年年初,郭文贵就向李友提出,加快兑现利益输送步伐,并大额度进行融资,把大笔资金以最快的速度输送到境外,为这个集团的外逃做好资金准备。

但是,北大方正内部知道内情的人甚少,就连董事长魏新对此也不甚清楚。因此,单靠李友及少数几个人很难落实郭文贵的要求,将以百亿来计量的巨额利益输送给郭文贵及各路幕后大佬的承诺自然就落空了。李友在政治争斗的黑幕下对此又无法解释清楚。于是,郭文贵及其团队就选择了新的策略,对北大方正作切割处理。即将"北大方正集团"送上公众审判台,以此为压力,迫使北大方正兑现承诺。这就是"北大方正门"事件的由来。

郭文贵的如意算盘是,在国内外舆论的巨大压力下,"北大方正"(其实就是北京大学)必然会做出让步,从而抢在令计划出事之前将"政泉控股"的利益予以兑现。没想到的是,在几番轰炸之后,郭文贵的目的并没有达到。而令计划出事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公布的日期越发迫近。情急之下,郭文贵开始对北大方正实施更猛烈的攻击,这就是迅速在媒体上把令计划的日本豪宅公布出来,并绑架上现任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和前任政治局常委贺国强,再嫁祸于李友,造成轰动效应,迫使北大方正妥协。这就是令人疑窦丛生的"北大方正门"事件呈现在面上的真相。而其幕后更深的背景尚未触及,本文将在后面详述。(待续)

来源:西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