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团派的崩溃瓦解是精心布置的一盘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16

团派的崩溃瓦解是精心布置的一盘棋

转发此新闻:
随着2014年年末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的落马,中共内部的派系争斗仿佛发生了一种从质变到量变的化学反应。在很多政情观察者看来,令计划被调查对中国政坛中的团派是一次巨大打击,时至今日,团派的崩盘似乎已经到了万劫不复的田地。

“团派后来居上”只是昙花一现

作为过去十多年来高中级干部升迁的主要操作人物,令计划无疑是整个团派的中枢,他了解核心机密最多,他的落马,宣告了以习近平为代表的“太子党”扣住了团派的咽喉,目前在中央政治局,甚至在中央委员会内具团派背景的衮衮诸公,每个人都不得不岌岌自危。

然而,团派的崩溃瓦解并不是一时之间的突发事件,它是早就被酝酿以及精心布置的一盘棋。北京政治评论员章立凡说,通过指控经济犯罪清洗政敌是党内惯用手法。"如今党内腐败猖獗,以反腐之名击败政敌比使用其它纯政治措施要好。"团派被瓦解的背后,则是习近平对于团派不作为的不满。

团派崩盘的节奏,可以从2012年中共十八大的召开开始细数。20121115日,中共十八大公布了七名新的政治局常委名单: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其中有5人是非团派:习近平、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嫡系团派”只有李克强一个人。有报道称,那次政协、人大两会人事安排的一大看点,就是胡锦涛、李克强的团派进一步凋零和被边缘化。

之后,团派背景的官员各种被调离原职明升暗降,或者被免职被调查的事件十分“有节奏”地发生着:2012年的下半年,内蒙反腐呈现出一种少见的“加速度”,层层向上蔓延,时任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的胡春华由于被指对内蒙的乱象采取无为而治的策略,政绩不佳,于同年12月被调离内蒙,到广东担任省委书记;201211月,时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兼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刘奇葆被升职到了中宣部担任部长,但是近期博讯独家消息称中纪委派巡视组已经进驻中宣部,预计对中宣部整顿很快会立竿见影,更有消息人士称近期有迹象显示刘奇葆将被架空。

20133月,好几位团派大员被调离原职,升迁到其实没有实权或是实权被严重削弱的高位:张庆黎由原先的广东省委书记升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周强由原先的湖南省委书记升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吉炳轩由原先的黑龙江省委书记升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令计划小舅子谷源旭被抓后,有媒体曾报道,吉炳轩实际上与令计划的关系非常紧密,吉炳轩将令计划的小舅子谷彦旭通过周永康提拔进公安部反恐局处级干部后,一把接力提拔成黑龙江公安厅副厅长。消息人士透露,吉炳轩在中宣部人脉广,是令计划政变后中宣部长首要人选。博讯网最新获悉,吉炳轩不久将因贪腐落马。

原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兼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也是在20133月被调离原职,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之后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北京政界人士披露,李源潮在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之后,即陷入到令计划“新四人帮”朋党活动中。近期,李源潮儿子李海进、妻弟高全健,涉嫌接受北大方正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友贿赂的上亿元日本豪宅的消息被曝光,该豪宅是先行贿前中办主任、现中共政协副主席令计划家人,后过户给李家的。令家人同样收受李友行贿一栋位于东京的豪宅;两栋豪宅共耗资3.8亿美元,目前市值逾5亿美元,加上有消息人士称李源潮儿子卷入涉美间谍案,李源潮的仕途已经进入倒计时。或许习近平、王岐山出于多方面的政治考虑,还在纠结是否将之“双规”下狱,但可以断定,李源潮十九大 “入常”和当总理都是春梦一场;除此之外,汪洋由原先的广东省委书记升为国务院副总理,虽然相比其他几位团派大员更接近一些权力中心,但是依然有政论家分析称他在2012年未能入常(委)后,政治实力明显受限。

到了2014年,团派崩盘的脚步也并未停止:20148月,时任山西省委员会书记的袁纯清被调离原职,派去担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同年下半年,云南官场地震,中共中央称为从根本上解决云南腐败窝案,决定免去秦光荣省委书记职务、由省长李纪恒代理;年末的时候,举足轻重的“团派中枢”令计划落马,引起震动。

就当众多媒体和大众还沉浸在“令计划案”带来的震动的时候,2015年刚开始,江苏官场又发生地震--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成为2015年被调查的第一个副省级官员。这大概意味着江苏官场将有新的震荡,而下一个岌岌可危的人物或许是团派另外一员大将、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

作为危机当中团派“硕果仅存”的一名大员,李克强卖力跟随习近平,或许暂时安全。但依然有香港政论家分析称,现任总理李克强也是团派出身,但是作为主管经济的政府领导人, 他的权力在习近平之下打了折扣。“他(李克强)被架空是公开的秘密。他已经不再是经济沙皇,而是必须服从习近平。”

团派的崩盘看来已成定局,过往团派在封疆大吏中占优势,期以习近平之后能大显身手,现在他们被明升暗降,担任的几乎都是些预示仕途止步的位置,有分析人士称,如此被送上高位“养起来”,位高权不重,团派不但失去中央,也正快速失去地方。无论是在党还是政府的最高层,团派都已不成气候,失去培养接班人的能力。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