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荧幕再现胡耀邦 “六四”仍是跨不过去的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03

荧幕再现胡耀邦 “六四”仍是跨不过去的坎

当下正在中国大陆热播的电视剧《历史转折的邓小平》因政治尺度空前之大而备受关注,中共历史上的一些领导人和一些政治事件也正通过这部剧“脱掉了敏感的外衣”。时隔两个月,一个思想开放、敢想敢干、雷厉风行的改革者形象又一次展现在了大众面前。据陆媒报道,121日还原真实历史事件的主旋律电影《黄克功案件》在北京举行首映。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罗瑞卿之子罗箭、罗荣桓之子罗东进、张爱萍之子张翔等近百位红二代出席首映活动。演员毛孩饰演22岁的青年胡耀邦。根据胡耀邦长子胡德平介绍,这是电影作品中首次出现青年胡耀邦的形象。值得注意的是,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青年形象不但首次在电影中出现,而且其戏份之重,可见一斑。此番中共破天荒将这位曾经引发争议的前领导人提到台前,并通过“文艺作品”这较为“柔和舒缓”的方式似乎在向外界释放信号,引发了人们对当局是否重新评价胡耀邦的讨论。

从“封杀”到“解禁”

对于政治体制改革,胡耀邦是一个“稳健派”。中国民主和西方民主在胡耀邦的心里是有着明显界限的。曾在1986年的一次会上胡耀邦说,“关于一些言论完全属于信口开河,他们把西方民主说的天花乱坠,但是它离开了中国的实际。”1986923日,胡耀邦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董事长凯瑟林格雷厄姆时说:“有人认为社会主义形象不怎么好,这是事实。是我们自己没有搞好,政治上出了些毛病,在处理民主、人权等问题方面有缺点,出了乱子。”胡耀邦坚持政治体制改革要与经济体制改革同步,努力倡导党内民主,推动言论自由。他曾指出,共产党当年之所以打败国民党,夺取中国政权,既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也是民意的根本体现。中国人民把共产党推上历史舞台,看中的是共产党当年表现出来的民主意识和民主预期,共产党取芯于民的唯一途径,就是实现民主。


邓小平与胡耀邦 

1973年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担任国务院副总理,1975年,他组建了国务院政治研究室,为其提供思想支持。19771978年间,中国面临巨大转型的时期,许多命题都是从国务院政治研究室率先提出。特别是19781213日,邓小平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所作《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后来成为三中全会上的主题报告,这份讲话稿就是在邓小平的授意下,由于光远组织人起草的。邓小平对提纲逐一详细解读,胡耀邦和于光远安排人员执笔起草。草稿三日后完成,邓小平又两次与胡耀邦和起草的人员讨论修改意见,直到第四次讨论时才定稿。为此有评论认为,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那么,胡耀邦就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改革开放总工程师。胡耀邦在1987年的“反自由化运动”中被迫辞职下台,时隔两年,1989415日,胡耀邦的去世引发了要求民主的学潮,并且间接的导致了“六四”事件的发生。自胡耀邦1989年去世后的许多年中,中国政府都忌讳提及他的名字,纪念胡耀邦在中国一直是禁忌,官方不曾有过任何纪念活动,也没有对胡耀邦做过任何公开的正面评价。直到2005年才逐渐开始“解禁”。

20051118日中共中央举行“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90周年座谈会”,并且在会议上高度评价了胡耀邦的一生。这也是官方首次高规格的举行对胡耀邦的纪念活动。当时官方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网站,均在首页较下的位置发布了只有两行字的新华社通稿。不过在当时中国其中一个最大的互联网站则在首页头条的位置刊登了这篇通稿。值得注意的是,当年官媒新华社的中文版的通稿中,提到胡耀邦时使用的称谓是“胡耀邦同志”,而在新华社英文版的新闻稿件中,则称胡耀邦为“已故中共高级领导人”。此外,在这条英文新闻中,还配了一张胡耀邦和邓小平摄于19829月的照片。根据图片说明,两人在这次中共会议上举手支持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在中国的政治生态里,如何称呼前领导人、以及配发什么样的图片,都有相当的讲究,透露其特定的政治含义。而中国纪念胡耀邦时间的选择上也着重考虑再三,那时正值美国总统布什到访北京的前一天。

两年前,曾在胡耀邦身边工作近两年的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予以纪念。时隔四年,就在近日,中共党内又重提“旧事”,披露胡耀邦提拔温家宝的过程,同时还在文章称赞胡耀邦选人用人不唯亲,重视才敢,意味深长。结合四年前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中共此次“大动作”的纪念胡耀邦,分析人士称,胡耀邦是大陆政坛中的一个异数。经过四分之一世纪苦难岁月的淘洗,胡耀邦在苍茫的夜色中,渐渐幻化成了一个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极权统治也曾有执政良知的具象符号。纪念或是公祭胡耀邦,其实是在缅怀执政良知。

“解禁”容易 平反“六四”难

如今,中共破天荒的将胡耀邦的形象搬到在电视荧幕上,让外界对这前中共领导人能够有直面的认识,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中共正在用“文艺作品”这种“柔软”方式,向中国大众传递曾经那些被“封杀”的中共老领导们,以这样一种方式重新将中国的政治历史“对接”起来。为此有人评论称,一方面,胡耀邦是中共前任总书记,在中共历史上是个绕不过去的一个历史阶段的关键人物;另一方面,中共又担心对胡耀邦的过度挖掘和肯定会冲击另一部分民众对中共的既有认识,引发更为激烈的政治争论和意识形态对垒。因而使得胡耀邦之后每一任领导层都选择尽量回避这个问题。在胡耀邦身上,除了几个毫无争议的标志之外,还有一个符号对中共来说是一道很难迈过去的“心理门槛”,那就是“六四”学生运动。

不可否认,“六四”学运在中共面前的一个重大政治和历史难题。“六四”发生的其中一个诱因,就是胡耀邦的去职和去世。在“六四”发生之后,中共党内曾总结这场政治运动的教训,林林总总的原因找了很多,其中有人认为关键的一个原因,就是胡耀邦任内期间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打压不理,为学生上街游行示威等埋下了根子。

怎么评价“六四”?给“六四”以积极评价,势必引发激烈争论,甚至可能动摇民众对那场学生运动和邓小平等人的看法,并进而会诱发对赵紫阳的讨论;延续对“六四”以往的定性和评价,又不能充分挖掘胡耀邦的政治遗产价值。所以,对而今的中共来说,“六四”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海内外迄今为止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激烈争论了二十多年还未达成共识。在香港,每年一度的“六四”游行更是成为雷打不动的独特风景。而在大陆却是另一番风景,中共在每年即将到“六四”时,对大陆实行“禁言”的方式进行回避。此等“尴尬”的局面,在有一些时候令中共“难堪”。

但是对于中共来说,胡耀邦绝对是个值得深挖开发的“政治资产”。北京观察家认为,一方面在胡耀邦在政治上有大规模的拨乱反正,系统地纠正了中共自反右以来到“文革”期间所犯的政策和路线错误,使中共政治生活和中国社会秩序恢复正常;二是系统的纠正冤假错案,为中共建政以来在屡次政治斗争中受到政治迫害的大量中高级干部和知识分子平反;三是帮中共解放思想,为邓小平的“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讨论传播造势,在邓小平复出任职及成为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上立了大功。所以,对中共而言,胡耀邦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正资产。

来源:多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