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搞政改可能吗?十年内绝不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17

中共搞政改可能吗?十年内绝不会

转发此新闻:
中纪委所属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近日撰文,再次呼吁设立政改特区的,先行先试,探索「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李永忠是中共党内知名的「制度反腐」专家,以此身份公开谈论设政改特区的问题,虽只关局部「小局」,其实也事关中国政治大局,颇堪玩味。

中共会不会搞政改,必须观察的指标人物有两个,一个是习近平(左),一个是王沪宁(右)

虽然文章是应某门户网站之邀撰写的中国反腐年度述评,按照很多人的传统思维不够「正式」与权威,但李永忠有关设立政改特区的主张屡屡出现在广州、北京、上海等地的权威官方媒体上,党内并无机构指责他乱讲话。公众不知道的是,李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智囊之一,其对中共权力核心关于政改的态度应是了然于胸。由他的口径,我们可以推测中共高层在政治体制改革上的底线和可能的「方针政策」。

中共会不会搞政改,我们必须观察的指标人物有两个,一个是老大习近平,一个是三任老大的首席智囊王沪宁。

习近平201210月上台以来,一直以改革家与正统派示人。在一些内部传达的讲话中,习近平批评「普世价值」,直陈民主之不符合中国国情,誓言「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在很多人眼里有些左的光谱。但这也不过是凸显了习的两面性。不要忘了,习父仲勋公可是中共党内的「民主派」人士,习近平难免会有些民主化的基因。但也要承认,习氏父子由于党内所处位置不同,他们的政治光谱会有较大不同,但习近平具有较大的可塑性,这应当是无可置疑的。

大家都已经看到,习近来现在执政的一个总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政策上则是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与四中全会提出的依法治国,后者是前者的具体化,但也具有独立的全局意义。习近平深知改革的必要性与紧迫性,光是全面深化改革与建设法治国家这两件事,能够在十年任期内做到七八分就算不错了。至于政治体制改革,显然不在他的议事日程上,但形势比人强。如果风云际会,习近平也不是不会在政改上有所动作。

王沪宁能够成为三任总书记的「政治化妆师」,说明他的一些药方还是颇得老大们认可的。说白了,王沪宁是一名所谓的「新权威主义」者。据王沪宁在沪时期的友人回忆,1986年,王沪宁撰写了《现代化进程中政治领导方式分析》一文,刊登在《思想研究内参》上,直送中央书记处。到1987年,此期《思想研究内参》被中办转发,高层看重的即是王沪宁一文。其核心思想是,中国的现代化要由中国共产党集权,实现现代化所需各类资源的高效配置。后来有人将之命名为「新权威主义」,现在所谓「中国模式」,即其实践版。

虽然王沪宁是一名新权威主义者,但他在价值追求上应该还是一名民主主义者。十八大前,有人扒出王于1986年发表在《世界经济导报》上的文章《「文革」反思与政治体制改革》,重新转发在网络上,引发诸多联想。其实1986年王还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是《高度民主与精神文明建设》,可见「高度民主」是他的政治理想。1989年春学潮勃兴,王既无声援,亦无反对。54日,王与友人合撰《推进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主建设》,发表在上海市委《解放日报》上,两人提出:既不是民主缓进论者,也不是急进论者,主张中国民主化要从推进党内民主起步。

现在王沪宁与习近平相遇,习近平主张「党领导一切」,而王沪宁一直主张中共集权,二人应可惺惺相惜。王沪宁之新权威,不是坚持党的领导即可大功告成,而是需要毛泽东式魅力型领袖,在目前中国的复杂局面中「罩得住场子」。在复旦执教时期,王沪宁与同事编著了政治学教材《政治的逻辑》,其中专门谈到「民主的示范效应」,即西式民主已经发挥「榜样的力量」,使中国精英几乎人人心向往之。领袖没有巨大的魅力与魄力,若想在今日中国搞新权威主义,弄不好就兵败如山倒,死无葬身之地。习近平横空出世,对于王沪宁来说,可谓既救中国,又令「天生我才」遇明主。

当然,王沪宁也可以被称为一个自由民主主义者。十四大以来的中共重要文献,都不缺「民主政治」的论述,虽然从来只说不做,毕竟是对民主呼声的回应。《政治的逻辑》最后一节是一个论断,说「未来社会是自由人的联合体」,也就是说,自由是人的解放的必由之路。虽然这只是学者的理论构想,未必会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实际政策,但我们也没必要低估中共高层的认知与「品味」。

可以肯定的是,习近平不会在政改上破题。从江泽民到习近平,人人都强调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它主要是一种经济发展机遇。这种机遇不仅指国际政治格局极有利于中国的崛起,而且指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都有巨大潜力,可以持续地以较高增速增长,而且GDP有望一鼓作气地超越美国。在中共看来,若是舍此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去推动中国民主化,那就是一种「颠覆性错误」。中共现阶段不仅不会破政改的题,作为对自由民主思潮的回应,实际上还要加大集权。

习氏「中国梦」,一言以蔽之就是超越美国做世界的老大,如果美梦成真,即是不世之伟业。而在王沪宁看来,到时候中国进入世界权力的蓝海,摆脱掉美国的军事霸权和政治文化霸权,中国可以自由地作出选择,想往哪儿去就往哪儿去。

新权威主义再搞个十年,习与王都不会觉得有何不该、有何不可。此期间搞所谓「政改特区」,完全没有可能。但由着李永忠这样的内部人讨论一下,也用不着神经紧张。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