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对港情报工作──由曾昭科去世说起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9

中共对港情报工作──由曾昭科去世说起

转发此新闻:
香港警队前高官曾昭科告别人间,使这个60年代曾轰动港澳的人物再次成为话题。他勾起人们对中共在香港情报和统战工作的种种回忆,尤其在雨伞运动中,北京当局被指动用情报和统战系统介入,曾公辞世,无疑为香港人这场争取民主普选的抗争提供更多的背景解读。


中共在历史上打江山,情报和统战是两大法宝,直到现在我们仍不得不承认,中共对台湾的情报和统战仍相当成功,台湾频爆共谍案,甚至连马英九身边也出现共谍。但这只能说明中国人善于内斗,反映了中国人劣根性。在已夺天下、执政掌权成为强势霸主后,中共仍然热衷于用统战、情报这样鸡鸣狗盗之术治理江山,在自己地盘上内斗,实在有失大雅。

如果说,情报和统战适合中共打天下战争年代发挥作用,适合于港英时代,那么,当香港已成为国家一部分,已是在五星红旗下,还是靠间谍和统战这种鸡鸣狗盗之术来确定治理方针,那不但没必要反而有失颜面。因为香港不是北京的敌人,不需要偷偷摸摸来做工作。用间谍和统战手段来对付香港人,只能说明北京无能。

香港本是中国皇冠上的明珠,北京本来应该善用让她为自己增添光彩,但正因北京使用那些鸡鸣狗盗的方式,来作为了解和掌握民情民意的渠道,作为决定治港方针的参考,结果不但听不到香港人的真正心声,相反误判时局,作出了从根本上不利于一国两制方针、而且对两岸统一绝对是相反作用的决策;香港今天悲剧,中共所依仗的情报和统战传统不能说不是一个主因。

应该承认,历史上从上世纪20年代到中共建政,中共不少情报人员是抱着理想和信念为中共工作甚至卖命,不管他们信奉的理想和信念是否值得他们献身,但不管如何,他们为中共打江山立下功劳。同样,中共在港澳的情报和统战工作,在中共建政前后也是卓有成效的,曾昭科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为中共适当处理港澳问题,为港澳回归有过贡献。

但应指出,在内地改革开放后,特别是港澳回归以后,中共不少在港澳情报人员受到利益驱使,开始变质,他们不顾香港实际情况上报,而是看上面脸色、揣测上面喜欢甚么就报甚么,甚至为博得上头关注而谎报军情,讨上欢心。200371日时任总理温家宝访港,被50万人要上街游行反对23条的情报吓得提前离开,就是典型例子。据说当时主管港澳情报工作的负责人遭中央训斥。

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曾称要「与时俱进」,中共应该好好审视和反省现在对港澳、对台湾的情报和统战工作。中共作为执政党,统治着一个如此强势的国家和政权,用间谍和统战手段对付中国人,或许可见功于一时,但长远看是没有出息。中共应该学会从共同的民族利益、共同的价值观等方面,唤起民族的认同和共同趋向,而不应该老用间谍、统战这些难登大雅之堂的手段,让中国人互相自残。

其实,中共历史上在情报和统战工作上取得一定成功,主要得益于中国人善于内斗的禀性和劣根性,所以在自己地盘上,中国人搞中国人确实很厉害,但利用西方人进行情报却鲜有成功。改革开放后中共要走出国门,但在国际形势上总是误判,这也证明中共既往那套「无坚不摧」的情报和统战手段,很难在国际环境上取得效果。

如果中共在送别曾昭科时,念念不舍当年那套间谍和统战手段,那么今天他仍然可以继续奉行同样治港手段,但北京应该首先让那些情报员们懂得,真实才是情报的生命,情报员们如果能够将港澳的真实情况上报,能将香港社会的主流观点、重大诉求让北京了解、明白,那么这样的情报和统战工作才是有意义的,才是一国两制生命力的支撑力。这就是「香港第一谍」曾昭科辞世带给我们的新启示。

香港第一位华人警司曾昭科

香港第一间谍曾昭科遭逐出境  在内地续情报工作

为中共做间谍被港英政府驱逐出境、回内地后曾任广东省人大副主任、广州暨南大学教授的香港前助理警司曾昭科,本月18日在广州病逝,终年91岁,遗体昨出殡,高官政要纷送别,习近平致送花圈,可见中共对其生前的肯定。曾早年曾任职港警队高层,曾当过港督保镳,险接掌警务处。其案被誉「香港第一谍案」,虽过去50多年,但当局昨仍拒境外媒体采访,显示事件和人物仍然神秘。

据官方《广州日报》报道,曾昭科是20141218日下午8时27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广州逝世,官媒在介绍其生平时,除尊称同志,完全不提曾早年在香港的经历,只提他出生于广州,曾任暨南大学外语系教授、系主任,广州外国语学院教授,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董事会名誉主席;并先后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1984年至2001年连续四届任广东省人大副主任。

曾昭科于1962年在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活动。

官媒不提在港经历

同样,曾去世前曾任职的广州暨南大学发通告要求各部处、直属单位派人出席丧礼时,指定必须派至少两名干部,其中至少一名为处级官员,以及各学院派一位院领导参加,显示曾身份和级别不低。位居省部级的曾去世后,内地官媒极之低调,除了上述简讯外全无提及其在港工作及间谍事件经历,但不少内地网民仍透过不同方式「起底」曾的传奇间谍经历。

告别仪式昨上午10点半在广州殡仪馆白云厅举行。部分港媒闻讯到场但被当局拒绝入场采访。据透露,中组部、港澳办、统战部等派代表出席,未知国安部有没有参加,场上巨幅书「沉痛悼念曾昭科同志」。中共总书记兼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共政治局委员兼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广东省长朱小丹等均有致送花圈,可见中共对曾生前功绩之肯定。告别仪式上主持人简介曾的经历时,曾提到他在特殊领域「为党和国家」作出贡献。

曾昭科被逐出香港后一直长居内地,并曾担任广东人大副主任。

在内地续情报工作

资深媒体人程翔对《苹果》记者指,据他了解,曾昭科自60年代初因涉中共间谍被港英政府递解出境回内地后,仍然从事情报工作,坐镇广州遥控港澳的情报网,「1984年中国国家安全部重组后,才退出情报一线的」。程翔透露,曾昭科转任全国政协及全国人大职位后,程翔曾多次在内地采访中接触曾,「那时他显得比较开放,也乐于同港澳记者打交道,如果还在情报系统内,就唔会开放」。

曾昭科1923年在广州出世,小学毕业后移居香港,中学在九龙华人书院,之后留学日本接触左倾思想,熟读《资本论》。1947年回港加入警队深受重用,成为首批被选拔到英国接受特训的华人警官,1961年晋升至助理警司,任警察训练学校副校长,为当时警队级别最高的华人警官。1961年港英警方在破获一宗中共情报案时,揭发曾昭科涉案,港府宣布曾是中国间谍被拘押,同年1130日递解出境回内地;本案被誉「香港第一谍案」。

曾昭科当中共间谍事件簿

1950年代,曾昭科已被中共收买,成为潜伏在港英政府警队最高级警官,专门为中共收集港英重要情报

- 曾向中共提供1955年台湾国民党要炸周恩来出访专机的情报,令周避过一劫

- 1961101日,港英政治部人员在罗湖桥截查一名入境旅客时,在他身上发现巨款及秘密文件(微型菲林),严刑拷问下他供称为中国情报机构交通员,而港方接头者为曾昭科

- 1961101日至6日,港英政治部拘查曾并一度搜家,没有对曾用刑,但同案四人被打到大喊。当局欲用迷药给曾饮再审问,但被他识破拒饮,宁饮厕所水喉水

- 1961106日,港府新闻处宣告曾昭科涉中国间谍身份,拘查50多天后,于1130日在未有公开审讯定罪下将他递解出境经罗湖回内地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