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释放一切良心犯 才是真正改善人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6

释放一切良心犯 才是真正改善人权

转发此新闻:
日前,中国官网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中期评估,结论是「本期行动计划得到切实贯彻执行」,「成效显著」。显然,这是中国官方对自己人权计划落实的表功,并不代表中国民间的切身感受与事实评判。从人类历史来看,评估一个国家人权的进步与倒退,更有发言权的应该是该国的民间而不是官方,是普通民众对人权的切实感知而不是官僚的工作总结。中国自20126月以来,人权状况究竟如何,我们通过如下的一些事实可以看清。

如果中国当局真有志于改善人权,应立刻释放一切良心犯。

20126月中国国务院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以来,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先后掀起了反宪政、反普世价值的狂潮,公开声言人权是西方资本主义的产物,甚至指是颠覆中国社会主义的阴谋,随后祭起了阶级专政大旗,公然鼓吹敌我划分与阶级斗争。一时间,人权与宪政民主的阐释与探讨成为官方舆论的禁忌。这种大规模抵制普世价值与人权的行径,从1976年来,就是在1989年「六四灾难」后有过一个高潮,随后被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暂时搁置,但2012年底后,这股狂潮再度掀起,至今仍然没有消停。与这种意识形态上对人权的敌视与抵制相应的是中国现实中接连不断发生的大规模人权灾难。

2013年上半年,中国当局大规模镇压主张自由、公义与爱,公开上街呼应新当权者反腐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新公民运动,先后抓捕了许志永、赵常青、丁家喜、李蔚、袁冬、张宝成、王功权等等数十人,最后将一批人判处一至四年的重刑;2013年下半年,镇压了南方上街敦促人大审议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举牌活动,拘押、重判了郭飞雄、孙德胜、刘萍、魏忠平、李思华、袁小华、黄文勋、刘远东、刘家财等等;同时,还抓捕重判了前往安徽合肥维护张安妮教育权的李化平、周维林、张林、姚诚等等;201456月,针对中国民间纪念「六四灾难」二十五周年,先后重点抓捕了郑州于世文、陈卫、常伯阳、姬来松等公祭胡耀邦、赵紫阳的十余人,北京抓捕了浦志强、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刘荻及传唤了所有参加纪念「六四」家庭研讨会成员,广东拘押了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等等主张和平非暴力纪念「六四」人士;2014年下半年,借大陆良知人士声援或试图声援香港民众争取普选之机,拘押了大批如王藏、张淼、追魂、朱雁光等数十名艺术家、维权人士;两年多来,中国当局不仅灭掉了从事公益与研究活动的公盟、传知行、立人乡村图书馆等等民间NGO组织,而且将其主要负责人纷纷拘捕,至今郭玉闪、薛野等等诸NGO负责人仍羁押于狱。不仅如此,两年多来,还掀起了大规模的拘押网络大V,抓捕独立知识分子与记者运动。


这些接连不断的全国性镇压运动,每次都传唤、抄家、拘押乃至判刑数十人甚至成百上千人,可见波及面之广,镇压力度之大。而这些被拘押判刑者,无论他们被苛以什么「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事实上他们都是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与集会自由权利而在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下表达自己的主张,但结果却屡屡招致如此大规模的镇压。从某种程度而言,中国自1976年后,除1989「六四」大镇压之外,最近这两年是中国因伸张公民权利而持续时间最长,抓捕范围最广,拘押审判人数最多的时期。

从目前披露出来的有关信息,这些因践履公民宪法权利而被拘押判刑的良心人士,他们在狱中大多受到了虐待,遭遇殴打,被长时间连续提审,有时夜晚不给睡觉,长时间不给放风,不给律师会见,不许给家属通信,不许家属送衣服与书籍,甚至出现被背铐、被吊铐的情况。如此种种严重违反法制侵犯人权的行径,在律师反覆投诉下,居然得不到任何处理。这也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中国人权的严酷状况。

虽然,这两年中新掌权者的反腐多有斩获,中国当局也作出了《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将实施五十多年的违宪劳教制度废止了,出台并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修改了《刑事诉讼法》、《国家赔偿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等法律,加大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提升了残疾人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改进了医疗保险等方面的政策,在四中全会还通过了依法治国的决议,但这一些的努力相较于中国社会现实中持续发生的大规模镇压公民追求落实宪法权利的人权灾难,就显得苍白无力,以致使世人在现实疯狂的镇压前瞠目结舌。如此大规模拘押审判及在狱中虐待践履宪法权利的公民的现实,力证着中国人权状况的极度恶化。以致今天中国民间弥漫着恐惧,扩散着绝望,大家普遍感觉人身自由随时面临威胁。

中国民间近年来对人权状况恶化的感知,是建立在活生生身边亲友不断遭致拘押的严酷现实上,与中国官方的人权表功性总结形成了鲜明对照。而一个国家,不管官方如何在人权上粉饰,最终公民的切身感受才是人权好坏的铁证。如果中国当局真有志于改善人权,那么应该立刻释放那些呼应反腐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者,释放那些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者,释放那些纪念「六四」者,释放那些从事公益的NGO负责人,释放一切良心犯。只有国家的监狱中没有良心犯时,才是真正改善人权。

来源:东方日报 / 王德邦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