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是什么颜色在革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18

是什么颜色在革命?

最近,流行一词,叫颜色革命。其实这个词并不新,是老词,但老词具有了新内容。问题的起因是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王占阳教授在北京举办的《环球时报》年会上发言称,香港的「雨伞运动」被指摘为颜色革命没有根据,反而是周永康、徐才厚那些带枪的腐败分子最吓人。王的发言惹恼同场讨论的3名解放军将军,现场引发激烈争论。一时间,关于颜色革命成为热门话题。同时,有人指责王占阳教授是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

有评论认为周永康徐才厚等腐败分子搞的是「黑色革命」。

王占阳教授一直在强调和辩解道:周永康等腐败分子搞「黑色革命」,让共产党蜕化变质,那是最标准、最要命的「砸锅」。我说反腐败、反「黑色革命」最关键,比抓几个小间谍之类(反「颜色革命」之类)重要得多,怎么就是「砸锅」了?我看那些说我「砸锅」的人可能就是「砸锅」的,至少也是太糊涂!王占阳教授的意思是,黑色革命是自我革命,如果任其黑色革命进行下去,共产党就会自我倒台。如果此推论成立,那么其他色的革命就不需要了。

王占阳教授的观点也在苏联共产党那里得到部分证明。苏联解体、苏联共产党倒台,与苏联共产党搞腐败、搞特权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原来在大陆的国民党失败与溃逃,也与国民党的腐败有着重要的联系。但是,腐败是苏联共产党倒台的重要原因,而不是决定性原因。如果权力能自我更新、自我纠错,如果权力能得到内外的制约,那么腐败就会得到及时制止,黑色革命就不可能发生。

绝对权力是导致腐败的根本原因,哪里有绝对权力,哪里就必然有绝对腐败。苏联共产党行使的就是绝对权力,他们垄断经济、垄断政治、垄断真理、垄断文化,使经济没有活力,使政治没有自我更新的能力,使真理变成僵死的教条,使文化不能创新,变成死水一潭。

从逻辑上看,黑色革命使苏联共产党倒台,黑色革命也会使中国共产党面临着严重挑战。中国共产党为了避免黑色革命导致的后果,就必须反黑色革命,反黑色腐败。这既可以说是对苏联解体、苏联共产党倒台经验教训总结,也可以说是对中国反腐败形势的一种判断。反腐败没有回头路,否则腐败就会形成新的浪潮。

从事实上来看,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一些人顶风作案,共同对抗反腐败,建立腐败共同体,搭建反腐败同盟,使腐败难以深入进行,反腐败与腐败进入胶着状态。与此同时,社会参与反腐败渠道不畅通,形式单一,反腐败人士受打压的情况时有发生。社会反腐败与公权反腐败没有形成合力、向心力、凝聚力。社会看客心态形成,有些人坐山观虎斗、坐山看打苍蝇的游戏。反腐败的红利又没有及时向社会发放,看戏的高潮一过,终会曲终人散。观战的心态一旦形成,就会回归黑色革命。中国人的看客心态是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的,这传统的力量一旦跟进,反腐败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叫人人不理了。

与黑色革命相对,就是白色革命。白色革命不是红色革命,也不是绿色革命。如果说红色革命是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夺取政权,绿色革命是指国民党的选举下台,民进台及无党派人士的选举上台的话,那么白色革命就是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自我更新,自我纠错。也就是邓小平所说的改革是一场革命,是对体制的根本性变革。这种根本性变革是对苏联体制作根本性的告别,是对现代文明体制的根本性呼应。现代文明体制必须体现公平正义、自由民主、法治人权,是让体制在文明中获得永生。

现代社会,有两种政治,一种是战争的政治,一种是和平的政治。红色革命与黑色革命都是战争的政治,这种政治是输者全输,赢者通吃,是零和博弈。白色革命是和平的政治,是和平的革命,是渐进的革命,也是公开的革命。它与绿色革命在和平方面相一致,又具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无疑,大力反腐败是白色革命的一部分,但还不是主要部分。反腐败为白色革命做准备,通俗的话来说就是通过反腐败的治标为制度上反腐治本做准备。白色革命以公民为主体,让所有人都参与到反腐当中来,让所有人都参与到制度建设当中来,让所有人都参与到法治建设当中来,让所有人都感受到政治的尊严。白色革命才是真的革命,才是值得向往的革命。


来源:东方日报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