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官不聊生」也不正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7

「官不聊生」也不正常

转发此新闻:
2014年,官员自杀案例颇多。最新一宗是河南省人大常委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主任桑金科在1225日早晨堕楼身亡,经现场勘查是跳楼自杀。据媒体报道称,桑金科患糖尿病、高血压、长期抑郁症。

巨大的贫富差距撕裂着社会和人群

「抑郁症」,是当下不少自杀官员的「通病」。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官员早年卷入了某桩案子,现在东窗事发,不堪压力和恐惧在被调查前自杀。不管是何种原因导致的自杀,基本上都收获不到民间的同情。非但不同情,网络上拍手称快的人不少。

这并不令人讶异。「仇富」、「仇官」是近年来中国社会的两大情绪主调。30多年的改革开放,伴随财富总盘子变大的同时是财富分配的不公平,社会并没有因为脱离改革开放前的极度贫困而变得和谐。掌握权力或者靠近权力的人获得巨额财富,而其他边缘人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收获残羹冷汁,巨大的贫富差距撕裂着社会和人群。

民不患寡而患不均。从去年开始的新一轮反腐运动中,民众得以窥见过去30年中财富分配不公到了怎样惊心动魄的地步:被查处官员(哪怕只是科级干部)的财产基本都是以亿计。周永康、徐才厚之流更是堪称「窃国大盗」,其家族聚敛的财富令人瞠目咋舌。

举一反三,其他未落马的高官们也不会干净到哪里去。某些声名狼藉的红色家族,在政界和商界布局早于周永康、徐才厚,他们聚敛的财富恐怕也远远超过周、徐家族。

《红楼梦》中说:贾府上下,除了门口那对石狮子外,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中国官场无一清官的结论也应该是站得住脚的,贪多贪少的区别而已。

然而,贪官固然可恶,但因此付出生命代价还是令人惋惜并感慨。毕竟生命无价呀!我想,如果让这些官员们在「贪财」和「死亡」两者间选其一,肯定无人选「死亡」的。

我曾经在刘志军受审前撰文呼吁不应判其死刑,并不是同情和理解他的贪财行为,而是我看到人根本就没办法在巨大的诱惑前自我约束人性中恶的一面。中国体制中缺乏对权力、尤其是一把手权力的有效制约,等于是在纵容官员的贪欲。「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阿克顿勋爵的这句名言永不过时。西方国家正是认识到此点,所以才对权力设置了各种监督和制约机制,尽最大努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我一直坚持:如果要追究官员的贪污行为,那么诱惑他伸手的那个体制也应该一并追究。这个漏洞大大的体制每时每刻都在制造贪官。如果不修补这个体制,而只是抓贪官,那是抓不完的,正所谓「贪污自有后来人」。

当下正在进行的反腐败,力度远超过往,抓了不少贪官,并使过去有劣迹的官员睡不安稳,令其中一些人患上抑郁症。看上去好像是到了「官不聊生」的地步。

目睹曾经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倒大霉,老百姓心里解气,是可以理解的。但其实不管是「民不聊生」还是「官不聊生」,都是不正常的社会状态。官也好,民也好,都是人,是人就应该活得自由而有尊严。

草民因房子被强拆而自焚,官员因贪腐被查而自杀,虽然性质不同,但都是生命的结束。以自杀的方式告别人世,过于惨烈。希望并祝愿在即将到来的2015年,这样极端的自戕案例能够少一些。而这赖于制度的改善,还是那句老话:让公平正义如阳光普照中国大地。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