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胡锡进和《解放军报》都严重低估了反腐难度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19

胡锡进和《解放军报》都严重低估了反腐难度

转发此新闻:
周永康案公布后,胡锡进和《解放军报》都发表了评论。其中胡锡进认为,只要官员因贪腐犯事,或者被戴上贪腐帽子,再大的老虎也只能像周永康一样束手就擒。《解放军报》则刊文认为,像周永康这样大个的老虎都能收拾,还有什么老虎收拾不了?

《环球时报》社总编辑胡锡

老牛认为,无论是胡锡进还是《解放军报》,都严重低估了反腐难度。因为反腐的最大难度,不在于拿下一两只超级老虎,而在于从整体上遏制在中共党内普遍存在且不断蔓延滋生的贪腐趋势。在高压反贪已经进行两年之后,官僚体系对反贪威慑的疲态反应和厌烦情绪正与日俱增,一旦官员适应了种“新常态”反腐模式,高压反腐的威慑力会大打折扣,腐败就会如春草般继续疯狂滋生。之前不久,因对反贪发表消极言论被拿下的云南省委书记和复旦大学校长,就说明了这种情绪在官僚体系中正扩散孳生,也说明习近平和王岐山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消极言论对高压反腐路线形成蚁穴溃堤效应。

再者说,就是拿下一两只超级老虎也并不像胡锡进和《解放军报》想象的那么容易。就以周永康和徐才厚案为例,一般人从公开信息只知道徐才厚从被纪委立案到被政治局常委会通过拿下用了半年时间;周永康从被纪委立案到被政治局常委会通过拿下用了八个月时间。但实际上,案件内幕知情者都很清楚,这两个案件从发现最初线索到推动高层内部沟通妥协达成广泛一致,这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前期推动工作,都用了超过一年时间,而且其间还几度险些夭折,是因为习王的策略和坚持,才得以彻查。

现在,即便周永康和徐才厚被拿下,其他一些已经发现线索的超级大老虎的处理,不是在重重阻力中艰难推进而进展其实并不够显著吗?这里除了在政治方面有贪腐势力和其后台的抵制,还有大局稳定方面的考虑。就以军队反腐为例,在拿下徐才厚这只超级老虎之后,现在的头号工作,是一边肃清徐才厚案的军种势力影响,一边保持军队大局人心稳定并推进军队深化改革。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军队中还存在类似徐才厚这样个头的超级老虎,在短期内也不会说是想拿下就如胡锡进和军报想象的那么即刻拿下,因为各方面的因素都要考虑,要不然你现在就把另一只疑似超级老虎拘起来试试?短期内那是做不到的嘛!
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须认识到的是,“刑不上常委”是中共长期以来形成的政治潜规则,也是很多人的免死铁券金牌。对许多个人或家人不够自信的人来说,刑一旦上了常委,撕开了口子,麻烦可能会随时来临。而且现在的反腐不光是让贪腐分子吐出不当得利那么简单,而是要在法治的轨道上让这些人身败名裂、家破人亡,这些人的抵制也就可想而知。另外在超高官反腐上,也必须考虑到更复杂的政治因素。反腐还是柄双刃剑,可以树立新君权威,也可以帮执政党挽回人心,但是万一要是民众发现超级大老虎接二连三的被揪出反而影响到对执政党的信任了怎么办?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即便在常委层还潜藏有一两只老虎,要拿下这些老虎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挑战也会更加艰巨。

在贪腐普遍存在的情况下,不光干掉一两个超级大老虎会耗费时日,需要政治智慧和策略,在普遍的吏治层面,也存在着极大的反扑风险。能在中共党内混到老虎或大老虎级别者都绝非等闲之辈,并不是说你给他戴上一顶贪腐帽子,他就乖乖束手就擒。所以习近平和王岐山不仅要在大案、要案中确保不出现任何破绽,不被政治对手抓住借口,在其它党国大事上也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否则的话,就算贪腐势力在贪腐领域找不到反扑借口,在其它领域也可以开辟新的战场,从侧翼向习王发起反攻。最近以来,不是就有人开始围绕李克强、李源潮等人打主意泼脏水了吗?甚至于是习近平的得力干将鲁炜,不也被某些外媒莫名其妙黑了一次吗?这其实就是某些势力为了转移自己面临的反贪压力,而故意采取搅浑水的方式来叫板习近平王岐山,从根本上说,这就是贪腐势力的一种策略性反扑。

在对反腐的认识评价上,如果胡锡进和军报是为了鼓舞反腐士气,为了给腐败势力施加心理压力,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但是如果这两者对反腐真抱着这么天真的认识,认为反腐打老虎真的就如口头上喊喊这么容易,那就是认识上的巨大错误,是很危险的政治判断。


来源:多维 / 牛泪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