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长春卖官受贿 在河南搞卖血发家害死百万人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30

李长春卖官受贿 在河南搞卖血发家害死百万人 (图)

转发此新闻:
【李主政河南期间发生艾滋病疫情泛滥上百万人感染的情况,是李长春主政河南时期号召卖血浆造成的,当时政府的口号是:“要想奔小康,赶紧卖血浆”,这一政策被认为李长春应与当时的卫生厅长刘全喜一同担当主要责任。原卫生部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陈秉中教授亦为此发表公开信(导致刊登公开信的网站被北京当局关闭)。河南省的血浆经济黑幕正陆续揭开。《多维月刊》称,一直以来,李长春一直被河南省纪委四名委员控告。但一直不被司法追究。】

李长春

像中共其他高层一样,曾官拜中共九大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也是一个贪得无厌之徒。而向李长春行贿买官者张海,在中国文化界则是个颇有争议的人物。张海是谁?他的书法作品真的值得收藏吗?

最新在北京城内热议的中共新四大家族中,李长春家族就名列其中。在李掌控大权期间,其家族成员敛财无数,从儿女到兄长个个都是富豪。然而,铁流发给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实名举报信,其结果可能也会是石沈大海,其中必有不被外界所知的原因。

卖官受贿千万,“铁”证历历

2013102日,在“十一”长假期期间,北京知名作家铁流在海外网站发表文章,实名举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涉嫌收贿替人买官,事件还涉及当时任职中宣部长、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刘云山。

铁流的这封举报信是写给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开头就写道:“现寄来实名举报李长春受贿千万元的事实,希望中纪委能重视此事,组织专人彻查。”

信中铁汉介绍了自己与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党组书记、中国书协主席张飙的关系,“相交30多年,从成都到北京”,两人都曾是记者,“故相知相善”。铁流强调张 飙“作风正派,为人谦和,聪明能干,有超人的工作能力,无论当记者做总编都十分清廉出色,没点劣迹陋行,是新闻界尽知的事”。可这样一位在铁流看来“是个 忠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好干部”的张飙,却“受到李长春的打击和排斥”。

铁流强调,“按程序规定:书协主席最少时间应为两届,可以干到70岁。可张飙一届还未到期,年龄未过59岁,即被小他六岁的河南省书协主席张海取而代 之”。而张飙下台的原因很简单,“据内部知情人告知,是张海花了800万元人民币,走了常委李长春的后门,再经中宣部长刘云山出面施压全国文联,硬把张飙 拿下换上庸人张海。”

据铁流介绍,随后张飙被安排到中国文化艺术报社作社长。他毫无怨言,直到60岁退休。退休后他自筹资金,组建了自负盈亏的中直机关书协,任会长。接着在国内外举办了不少活动,其影响力远远超过中国书协。

河南艾滋病患者

祸不单行,艾滋隐疫再曝

就在被铁流实名举报卖官受贿后,李长春再被指控:应对当年河南艾滋疫情的传播负责任。

据海外媒体报导,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201310月初审议了中国儿童权利情况报告、包括艾滋儿童。中国有专家要求政府调查河南艾滋传播的情况、包括追究当时的李长春等官员的责任。

据自由亚洲电台108日报导,近日联合国机构审议中国儿童、包括艾滋儿童权利状况之际,河南早年艾滋疫情传播的责任追究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现旅居美国的中国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审议提到,对于中国那些因为血液污染感染艾滋病的儿童,中国有没有对情况进行调查?有没有赔偿?中共当局没有做出回应。

对于中国有专家要求政府调查河南艾滋传播的情况、包括追究当时的李长春等官员的责任一事,万延海做了肯定答复。

万延海认为,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李长春是河南省委书记和省长。李长春不仅应该负主要领导责任,他还包庇了当时一些卫生官员。在后来李长春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媒体的十年里,他严格扼杀有关艾滋病的报导。

铁流在实名举报李长春的信中也提到了这一点:“李长春劣迹斑斑,在河南做省委书记时就做了不少坏事,搞‘卖血发家’,给河南省留下巨大的灾难──艾滋病。

其实,这些年海内外媒体一直都坚信,李长春与河南艾滋病灾难有逃脱不了的关系,因此呼吁对其进行问责的声音一直未断过。

河南艾滋病患者

香港《亚洲周刊》在2007年发表文章称,河南省政府90年代推行”血浆经济“造成上百万人感染艾滋病毒、数万人因此死亡,不是天灾是人祸,肇事官员刘全喜、刘学周等欺上瞒下,主政领导李长春、黄晴宜、陈全国等却包庇纵容、隐瞒疫情,成为艾滋疫情一发不可收拾的罪魁祸首。但这些人没有受到处罚,反而升升官发财,而奋起抗击艾滋的高耀洁、王淑平等人却屡遭打压,突显中国政治权力的结构性危机。

十多年前,一份有关河南艾滋病疫情的报告曾被辗转送交中国高层领导,但疫情并没有迅速公开,而是又滞后了若干年,无数的人已经痛苦地死去。《亚洲周刊》指出,在河南这场堪称世纪浩劫的血祸中,让人心寒齿冷的不是艾滋病魔,而是贪图金钱和权位的心魔,其背后反映的权力腐化、制度退化的结构性问题值得当今中国执政者深思。

来源:《内幕》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