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清胡温时代“九龙治水” 向山头开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31

习近平清胡温时代“九龙治水” 向山头开战

转发此新闻:
北京时间1229日,在可能是年内最后一次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中共再次对党建和反腐败进行强调,并称“把党的纪律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强化纪律刚性约束,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由此可见,在经过胡温时代“九龙治水,各管一摊”,造成“山头林立”之后,已经完全掌握党内控制权的习近平,吸取周永康、令计划案的经验,开始向党内“拉帮结派”、“山头主义”恶习开战。

胡温时代“九龙治水”,山头林立

之所以说今日中共内部“朋党”严重,有分析指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于胡锦涛时代“九龙治水”,九个常委各管一摊,不仅之间留下“政治空隙”,让有野心之人从中钻营,而且底下的人自然也就觉得有机会能够仕途“再进一步”。因此拉帮结伙,不仅能够在政坛自保,更是有可能互相扶持,再登高位。种种因素夹杂,周永康、令计划看似分属不同“山头”,但结为朋党,蝇营狗苟,也就不难理解。

此次政治局会议这并非习近平首次在党内强调“拉帮结派”的危害性。“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有的案件一查处就是一串人,拔出萝卜带出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家臣。”“不应当把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搞成毛泽东同志多次批评过的猫鼠关系,搞成旧社会那种君臣父子关系或帮派关系。”这是1222日令计划事发当天,《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号“学习小组”所发布的“习近平讲话”内容。这个代表政治风向的中共喉舌,虽然未点名为何突兀地刊发此文,但内容显而易见。

若论“朋党”,就不得不提及在126日刚刚被移送司法的周永康。在对周永康的党内调查结果报告中,中共为其定下以贪腐为首的五项重罪,周永康的罪名总结为“贪腐、滥权、犯上”。因为对于中共来说,政治高层内部的很多秘闻显然不能够对媒体和国内民众明言,真正让“政法王”不见容于党内高层,关键时刻无一人为其出头,是周永康一项“幕后罪”──不能说透,但在所有中共元老和现任高层包括习近平眼中无法容忍。

仅以“石油帮”为例,以周氏为首的一大批石油系统出身的中共高级官员,在共同的利益支配下群而结党,他们的势力在过去十年的鼎盛时期上至常委,下至一方诸侯,前有周永康所掌控的政法委作为保障,后有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国企强大的财力作为支撑,以至于一度在中国政坛掌握了极大的话语权,左右中国政局的方向。周永康一案中,蒋洁敏、冀文林等人的案情虽未披露,但所波及的范围和深度,已经超出世人的想象。薄熙来案虽然重大,但也仅仅是个案。而周永康案中,周以“家奴”、“心腹”待李春城、李东生、蒋洁敏,政法系统为其“棍棒”,石油系统为其“钱袋”,更有四川等大省如“据点”,政出一门,这些人也“只知政法王,不问党中央”,这恐怕是任何一个政府都无法接受之事。

从上个世纪30年代到建国后,毛泽东多次强调中共组织原则,要搞“五湖四海”,不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熟读二十四史的毛清楚,朋党之祸,史不绝书,如果中共不能杜绝朋党、山头、宗派,分裂崩析将从内部开始。但近百年之后,中国官场,朋党之类,仍不在少数。尤其如令计划的“西山会”,借同乡之名,行结党之事。山头之内互相扶持,互相提拔,这恰恰是犯了最高执政者的忌讳,更是对于中共用人“任人唯贤,五湖四海”组织原则最赤裸裸的挑衅。

“西山会”今日虽未成气候,但如果真如罗昌平所言,“西山会”出现在十八大之前,作为“党鞭”的一名主要成员召集了三次拉票饭局,并将范围扩大至“西山会”以外的旁籍人员情况的话,那就表明“西山会”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同乡会,而是彻彻底底的有政治企图的“山头”。更让中共忌惮的是,令计划的“西山会”与周永康的“石油帮”、“四川帮”、“政法系”有了合流迹象。这种“合流”,轻则互为依附,大肆贪腐,重则把持朝政,篡党夺权,可以说周永康和令计划的命运,在他有了“结党”之念后,就已注定。

来源:综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