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爱美国还是恨美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2

爱美国还是恨美国

转发此新闻:
自从共产党执政以来,中国的领导人是爱美国还是恨美国?这个问题还真是不那么简单就能回答的。毛泽东当年就说过,他喜欢美国人。研究毛泽东的人都会告诉你,毛泽东喜欢尼克松远胜于喜欢赫鲁晓夫。周恩来的美国朋友可以列出长长一张表,但没听说他有几个苏联朋友。邓小平因出席联大而造访美国的时候,兴致勃勃,有相当出色的表现,而他和戈尔巴乔夫的简短会面情况成了赵紫阳的罪状,他说的中苏两党重新建立关系也不了了之。江泽民在美国访问时可以说兴奋异常,背诵林肯演讲的情景传为当年佳话。他是留苏的实习生,俄语应该更好,却没有听说他背诵普希金或列宁语录,坊间只传说他和俄罗斯签的边界条约不太好,这个条约至今不公开,终成一大疑团。如今习总书记据说在对美态度上相当有骨气,他的名言是「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这话的最大亮点是通俗,当年我们这一代下乡时,老乡们的说话风格就是这样的。不过,习总书记的女儿和薄熙来的儿子一样,是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的。

一党专制的内政不变,反美的外交不会变

你倒说说看,这些人到底是爱美国还是恨美国的?一句话说不清楚,也许只能说是爱恨交加。

但是中国政府对老百姓宣传的对美观念却很简单,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反美是中国一以贯之的国策。

1950年「抗美援朝」开始,中国的反美国策基本上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即使是在外交舞台上没有什么事情可对着干的时候,对内的反美宣传也从来没有松懈过。这是为什么?研究近代史的人首先就想不通:美国是西方列强中唯一一个从没欺负过中国、侵略过中国、掠夺过中国、侵占过中国领土、建立过租界、签订过不平等条约的大国,反倒是第一个退还庚子赔款办学、谴责日本侵华并对日战略封锁、在太平洋上打败日本而救过中华民国的大国。就算中国是靠自己打败日本侵略者的,那至少美国在抗战期间是帮中国的,中美是盟友。为什么要和美国反目为仇呢?

就算那时美国的中国盟友是国民党政府,中共要推翻国民政府所以连带着反美,可是后来尼克松放下身段和中共的中国建交了,为什么中国继续反美呢?就算中国在五十年代投向苏联阵营,不得不在美苏两大阵营上选边站,可是不久就和苏联决裂了,为什么和苏联决裂后仍然要反美呢?

中国领导人现在有一个很漂亮的外交说法,要做「负责任的大国」。负责任首先是对自己负责任,对自己的国民和自己国家的利益负责任,那就要明白自己国民和国家的利益在什么地方,然后决定自己的外交方略。根据中国传统「远交近攻」的地缘政治智慧,美国和中国可以说最没有利益冲突,最应该友好合作,但是,事实是,半个多世纪来,中国始终把美国当成头号敌人。其结果是,站在同一条反美战壕里的战友越来越少,只剩朝鲜古巴委内瑞拉,可以预见的是,等到这条战壕里只剩下一个国家的时候,这个国家一定是中国。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共刚和美国有来往的时候,发生过一起「蜗牛事件」。中国要从美国进口先进的彩色电视机生产线,派专家考察团前往美国,一切顺利,谈得好好的,美国厂商给中国专家一人送了一个价值50美元的玻璃制品,一只蜗牛,作为礼物。据说选送这个小礼品颇有匠心,表现了美方彩电显像管的玻璃工艺水平。美国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礼品被江青得知,慧眼识破这是美帝国主义在嘲讽新中国「像蜗牛一样爬行」。

任何一个在美国生活过的人都能明白,「蜗牛事件」政治化是个笑话。中国不是没有人在美国,周恩来指示驻美使馆调查,驻美使馆一本正经地报告国内,蜗牛一切正常,不是美帝阴谋。可是这笔交易仍然泡了汤。


这是为什么?

因为外交是内政的延长。一个大国在较长时段里的稳定外交国策,必定是要服从内政的。美国之所以是中国的敌人,因为美国是人类自由世界的领头人,美国的立国理念、美国的自由精神,是半个多世纪来中共政治的最大威胁。只要中共坚持其一党独大政治,只要中共在口头上仍然秉承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只要中共的领导人视「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为头等大事,那就一定会以美国为敌,特别是对老百姓的宣传,一定是要反美的。

最近,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美国芝加哥举行的中美商业关系论坛上称,中美是全球经济伙伴,但引领世界的是美国,中国既无意愿,亦无能力挑战美国的地位。他表示,美国已经主导了体系和规则,中国愿意加入这个体系,也尊重这个规则,希望从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这样听上去相当善良和理智的话,中国以前也讲过。不过,官媒的中文稿中却未写汪洋发言的上述词句。根据英文稿翻译的上述中文稿在内地互联网上都遭删除。

原来,汪洋的话,只是用来忽悠美国人的。

一党专制的内政不变,反美的外交不会变。

来源:东网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