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共产党的“罪他律”和“分裂人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3

共产党的“罪他律”和“分裂人民”

转发此新闻:
二战结束后,因意识形态而造成的国家分裂,有东德与西德、南朝鲜与北朝鲜、还有台湾与大陆,而苏联呢?却是因意识形态而造成的一个国家联合体(意识形态暴力的结晶),这里要强调的是,人民被分裂是因为人民被意识形态所蒙骗,被暴力集团所裹胁。无论是像苏联这样的联合体还是像东西德这样的分裂体,都因意识形态而造成,而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现象(法西斯也是分裂人民,但并不是阶级分裂,而是人种分裂,对犹太民族实施种族灭绝),国家分裂造成人民被分裂,但国家与人民的分裂背后,是意识形态的分裂,马克思主义政党以人民的名义,控制人民,分裂人民,对政治异已制造原罪,社会主义阵营最终变成一个个牢笼,被「解放」的人民被囚禁在社会主义牢笼里。东西德统一、苏联解体,是对反人性、侵人权的政体的一种反动,苏联解体了,各个被联邦的国家独立了,人民获得了自由,东西德的统一也使人民不再被分裂。


阶级理论造成的阶级斗争,是赤裸裸的分裂人民的理论。把人民分成阶级进行殊死斗争,而得到解放与自由的,并不是所谓的无产阶级或工农阶级,而是以这些先进阶级名义获得统治权的利益集团,而这个利益集团一直披着人民的外衣,以伟大光荣的形象,以先进代表的身份来主宰国家政权。

毛泽东最大的罪行是什么?是分裂人民罪,因为制造了人民的分裂,所以才有他从秋收起义到文革的一系列恶行。毛泽东自己没有亲手处死一个人(他甚至没有佩过枪),但他通过分裂人民、制造敌人、阶级斗争,使他主导革命的半个世纪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邪恶的时期。

阶级理论的内置定律,是罪他律。

罪他律就是一切的原罪,都在别人(统治者与财富拥有者、思想异己者、有信仰者)那里,要寻找别人的罪错,并置其于死地,使整个世界变成一个按自己政治意志来决定的理想社会。在神化自己的同时,神化另一个虚拟的力量,这个力量就是人民。把人民变成一个神圣的概念,而这个概念被控制于自己手中,变成一个政治法器,这个政治法器比武器还要强大,它具有意识形态魔力,只要念起咒语,就可能置任何个体、组织或阶级于死地。

这些政治咒语耳熟能详:地主、反革命、反动派、右派、封资修、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敌对势力、颜色革命等等。只要被意识形态定性为有罪,就会有相应的罪名,这个罪名被政治咒语诅咒,就会万劫不复。譬如「反党」就是咒语,而利用小说反党,就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罪名。

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但人民是相对于敌人而存在的一个政治概念,当你被有罪化,你就不是人民,你就是专政对象,专政对象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敌我矛盾用无产阶级专政方式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用法律或规章来解决,党内问题由纪检委解决。

不断从人民中划分出敌人,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联合对象,也就有不同的敌人,抗日战争时期,需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共同抗日,所以地主富农民族资产阶级等,都是可以联合的对象,当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要联合各民主党派与民族资产阶级,推翻国民党,抗日战争时期联合的国民党,成了敌人,国民党是有罪的,在抗日主战场抗日的国军,一夜之间成了不抗日的力量,成了下山摘桃子的窃取胜利果实者。

我在分析《白毛女》一剧被中共制造成仇恨文化经典时,就可以看得清楚,马克思主义制造阶级,就是分裂人民,就是制造仇恨,就是将一部分人变成有罪的人,通过打击敌对阶级,使整个社会回到蒙昧,并一步步流氓化。而这样一种流氓与蒙昧群体,却被一种神圣的理想主义包装,这使它与其它流氓蒙昧群体完全不同(传统社会里的土匪山寨),它使人民获得神圣感,而从人民之中,永远只会剥离出百分之五或百分之十的比例使其有罪化,让他们戴上有罪的帽子,成更多的人在政治恐惧中获得某种安慰甚至是一种幸福感。

所有的罪名,都是人为制造出来的,而人为制造罪名均是基于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

这些政治罪名,都与法律无关,地主或右派在法律上属于什么罪行?而反党或反社会主义,也只是一种政治观点,在法律层面上讲,它属于言论自由,但这些罪名却堂而皇之地存在,并变换不同的名目,继续对政治异已进行有罪化打击。

来源:东网 / 吴祚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