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军中生产巨贪,根子在邓小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19

军中生产巨贪,根子在邓小平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刊出后,海外中文媒体两天内炒出两篇邓家新闻,一则说的是邓小平孙女婿的金融帝国正在全世界范围内疯狂扩张;另一则说的是习近平查办徐才厚的过程中一直在顾虑邓家面子的问题。


第一则新闻中说:20141216日,具有极浓红色背景的安邦保险集团宣布收购比利时德尔塔¨劳埃德银行。这是安邦集团继收购比利时百年保险公司FIDEA之后,又一次100%股权收购久负盛名的比利时金融机构。而这只不过是安邦集团构筑“金融帝国”的最新举动。在此之前,邓小平孙女婿吴小晖手中的安邦集团,斥重金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开始了海外扩张,在连番收购之后,安邦集团还向信托牌照进军,这个红色背景显赫的保险集团全牌照“金融帝国”雏形已成。

作为多起海外并购收购方的中国安邦保险集团,2004年成立,是一家保险综合性集团,股东包括上海汽车和中石化等国企,旗下拥有成都农村商业银行和安邦资产管理公司,总资产达7,000亿元人民币(约合1,140亿美元),现有3万多名员工。该公司有着饕餮的胃口和猎豹的速度,备受关注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其与中共诸多“红二代”、“官二代”颇有渊源。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夫人是邓小平次女邓楠的女儿邓卓芮,小名棉棉。而安邦董事会成员亦个个大有了来头,陈小鲁是中共开国十大元帅之一陈毅的儿子,也是开国大将栗裕的女婿。朱云来是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朱熔基的儿子、中金公司前CEO。董事会成员龙永图是中国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前秘书长。

第二则关于邓家的新闻标题是《查办徐才厚 会不会给邓家留面子?》文中说:《凤凰周刊》以《国贼徐才厚查抄内幕》为封面,报导了徐才厚贪腐案的许多细节和内幕。评论人士指出,在这篇万余字的报导中,从行文风格,到爆料的内 容,都远非一家普通媒体在中国通过正常采访渠道能够拿到的信息。无论是其中的“知情人士”,还是搜出大量现钞的细节,甚至徐才厚家人现状等相关信息,相信 只有直接办案者或者军方最高层才能掌握,若非有人透料,外界根本无从得知。

《国贼徐才厚查抄内幕》一文传递的一条敏感信息是,徐已跟多位老领导决裂,而且徐也不是前军委领导人一手提拔的,并明确指出徐还有后台,只是没有点出此人的名字而已。

王瑞林,徐才厚

其实,王瑞林就是徐才厚的后台,王不但是徐的后台,还是军中另一个即将被抓的大老虎的后台。

该文中还说:徐才厚的军中后台是于永波和王瑞林。于永波是前总政治部主任,王瑞林则是前邓小平办公室主任,也是邓小平在军中的监军。王瑞林提拔了于永波,于永波又提拔了 徐才厚,所以说,徐才厚是邓小平在军中的“遗祸”(遗产和祸害),王瑞林也收受了徐才厚的大量贿赂。知情人士说,“正是考虑到徐才厚有王瑞林这样的后台和政治背景,习近平才在处理徐才厚问题上斟酌了很长时间。”那么徐才厚案之后,王瑞林会不会也遭到清算呢?

王瑞林是徐才厚的后台,一点没错,但于永波恰恰不是。香港媒体的那篇《国贼徐才厚查抄内幕》的作者特别提醒提拔徐才厚进入总部机关的人不是江泽民,而是一个山东籍的军队政工系统的高官。目的就是要提醒读者,提拔徐才厚的那个人,不是徐才厚的大连瓦房店的老乡,中共十四大之后在总政治部表面排名王瑞林之前的于永波,而是被邓小平安排到江泽民身边真正掌控全军组织工作的王瑞林。

早在徐才厚没有倒台之前,海外揭露他的文章中仅仅是因为徐才厚从沈阳军区进入总政担任总政主任助理,而当时的新任总政主任于永波是徐才厚的瓦房店老乡,就认定此徐才厚当时的高就是于永波任人为亲的结果。殊不知于永波自担任总政主任的那一天起,就一直要听命于“常务副主任”王瑞林,无论是开始那半年整个总政只有王瑞林一名副主任的时候还是一九九三年年中陆续把三个主任助理提拔成副主任之后,部党委内部的工作分工,一直都是党委副书记王瑞林主管干部和和组织部,党委书记于永波管“其他”。这段时间里的总政常务副主任王瑞林与主任于永波的关系,就好比十四大之前的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与主席江泽民之间的关系。

试想,如果当时的于永波是有职有权的话,怎么还会有必要让王瑞林以总政常务副主任身份与于永波并列成为中央军委委员呢?

话说这位于永波,早年自在基层部队被“提干”之后便一直从事军队政治工作,一九八五年即已经升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一九八七年当选为中共十三届中央委员,并于次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当时一些大军区正职也都仅被授予中将军衔,只是大军区政治部主任的于永波得此殊荣,很大程度是得益于当时刚刚接掌解放军总政治部的杨白冰的提名,当时的杨白冰已经非常看好于永波,内定要将他提拔大军区政委。

一九八九年八月,杨白冰为了应付军内“六四”镇压之后的政治清洗工作,将于永波直接调升总政治部副主任。

如此说来,于永波应该是杨白冰最重要的政治“死党”之一,但于永波却在他政治生涯中最关键的一刻选对了效忠对象。原因就是江泽民在为倒杨秘密搜集材料的过程中,于永波在得到了时任军纪委书记王瑞林的暗示之后,向中央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足以证明杨白冰在军内大搞结党营私的罪证,比如任命各大军区乃至军一级干部时,均将这些人召至三座门(军委总部所在地),由杨白冰单独谈话,甚至不允许秘书在场等。另外,邓小平决定抛弃“杨家将”后,紧急命令时任中央警卫局局长杨德中以总参谋部警卫部队的名义对杨白冰在总政治部的办公室进行了突击搜查,查没了一批据称是杨家兄弟为证明“六四”镇压乃邓小平亲自决策,与杨家兄弟没有关系的文件和录音证据。而此举之所以轻易取得成功,也是于永波在杨白冰事先完全没有设防的情况下,秘密配合进行的结果。

站在共产党正统观念的角度,杨白冰当时在军内大搞结党营私的所做所为,的确是严重违反共产党组织原则的。而于永波当时采取的行动,则可以被视为“党性”坚强的表现。所以在江泽民倒杨成功,从杨白冰往下的总政所有负责人,只有他于永波一人在十四大之后得以继续留在总政机关。
至于当时为什么要把总政主任的位置安排给于永波,而不是直接安排王瑞林,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从宠信杨家将到牺牲杨家将的整个过程已经严重败坏了邓小平在党内和军内的威望,所以倒杨之后的邓小平既要让王瑞林代自己继续掌握军队组织大权,又要从避嫌的角度,不能让王瑞林再象此前的杨白冰一样过于张扬。

而这个一手提拔了徐才厚的王瑞林是什么时候交出总政治部的组织和人事大权呢?是十四大开过的七年之后。一九九年九月,在当时召开的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上,徐才厚和郭伯雄同时被增补为中央军委委员。同日,王瑞林在总政治部宣布了由徐才厚接替他王瑞林的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和部党委副书记职务。从那以后直到十六大召开,王瑞林仍然还是中央军委委员,但事实上已经不再继续担负工作,而且是心甘情愿地不再担负工作,因为军队组织大权是交到了他最最放心的人手上了。

回顾到此,人们应该会相信, 把徐才厚说成是邓小平的“遗祸”,真的是再准确不过。

从王瑞林到徐才厚。从一九九二年的十四大到二零一二年的十八大,整个共军的组织体系被他们两人接棒经营了整整二十年,枝繁叶茂、盘根错节,受其益者广布全军上下,与邓小平的孙女婿开设一家资产居然能够在十年时间扩充千倍的保险公司,令一大票红二代、官二代共同受益一事情理相同、环环相扣,都是邓小平“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必然现象。

来源:RFA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