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薄徐周令落马的偶然与必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5

薄徐周令落马的偶然与必然

转发此新闻:
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大内总管、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和中共统战部长令计划,在各种小道消息纷传两年多之后,终于在冬至这天靴子落地,被官方正式宣布接受调查。这是201211月中共新领导层上台以来,第四个落马的副国级高官。如果算上中共新领导层上任之前落马的薄熙来,近几年中共党内位高权重的高级官员「出大事」,这是第五位。

左起: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 

仔细研究,我们会发现,从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到令计划,这些曾经权力无边,在中国老百姓眼中高高在上的储君、大臣和枭将,虽然落马的罪名个个不同,但是落马的过程却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和共通性。

如果没有2012318日凌晨发生在北京的那场著名车祸,令计划的独子令谷不驾驶法拉利豪华跑车在那场车祸中当场身亡,令计划没有派中央警卫局封锁现场,或者这一切都没有被胡锦涛及其他高层发现与察觉,那么,令计划必然按照早已既定的「计划」,在十八大进入中共最高决策层,成为新一届国家领导人之一。也许,此刻他正指导着幸福的屁民们畅想中国梦呢。但那场偶然的车祸,要了他儿子的命,也改变了他的政治前途,在某种程度上部分改变了中国的政治格局。

如果201226日王立军没有「叛逃」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如果谷开来没有与尼尔?伍德闹翻并毒死他,如果薄熙来没有免掉王立军的公安局长职务并逼迫他使其愤而出走,或者,如果薄熙来在处理这些事件时,没有发生内讧,众皆「和谐」,天衣无缝,无人知晓,那么,「深受人民拥戴」的红二代薄熙来,此刻必然也还在台上呼风唤雨,或许已成为这个国家新一代的「政法王」,正在更大的范围内唱着红打着黑,蓄积着力量准备跻身下一届常委呢。沦为阶下囚,这不但他本人没有预料到,普通老百姓更不可能预料到。

徐才厚被暴露的偶然性在于,他受了谷俊山这个没读几天书的蠢货的牵连。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谷氏土老冒太过嚣张和跋扈,被刘源倾力告发,已经安然退休的徐才厚此刻当然正躺在301医院的高级病房里怡然自得地养病。

周永康的被查,到底是因与薄熙来有密谋而引起高层警觉,还是其他原因露出马脚,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作为常委级的前国家领导人,史无前例地在退居二线后遭到大规模、全方位的调查,一定是某件事做得实在太过火,触怒了龙颜。

薄徐周令被查的相似性和共通性在于,他们都因为某个事件或因素突然事发,具有极大的偶然性。同时,都涉及命案(除徐才厚暂不知详情外,其他三人均被传或已证实与命案有染,如,传令谷车祸中存活下来的女子离奇死亡;周永康前妻疑被以车祸之名撞死;薄熙来已被证实对其妻杀死尼尔?伍德知情)。

按照共产党人最为信奉的唯物辩证法,必然性总要通过大量的偶然性表现出来,偶然性背后总是隐藏、体现着必然性。薄徐周令的事发,虽然是偶然事件引出,却呈现了中共高官贪腐、为所欲为终会出事的必然。中共信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还有一组辨证关系:质变与量变是相互转化的,量变是质变的必要准备,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果,当量变达到一定程度,突破事物的度,就产生质变。质变又引起新的量变,开始一个新的发展过程。

中共8600万党员,数以十万、百万计的各级官员,包括省部级以上的数千高官,早已腐败透顶,几乎个个权欲熏心,没有几人不是贪腐成性。在成千上万的贪官中,这几个敢干杀人越货勾当的副国级高官偶然被暴露,不过是其组织内部现实情形从质变到量变的必然结果,再正常不过。谁能保证,目前在任的这些高官中,没有人干过或将来不会干类似的勾当呢?他们只是率先暴露出来的几个引人瞩目的「党代表」而已。

正如张雪忠所说,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尽早结束中国当前这种蒙昧主义和反人类的一党专政制度」,这些曾经大权在握、长期统治着中国的高官,连杀人越货的勾当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但是,「他们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却整天以十三亿中国人的道德导师自居」,「今天已在反腐的那些人手中的权力,和那些被反的人曾经拥有的权力,性质是完全一样的,一样没有约束,一样专横暴虐,一样容易腐败。如果未来掌权的人,对今天在位的人不满,后者同样可能会被整得身败名裂。而要走出这种野蛮、残酷和黑暗的恶性循环,必须以宪政民主体制,取代当前的一党专政体制,使政治权力受到可靠的政治约束。唯有如此,中国的政治才能步入现代的、文明的轨道」。

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