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纪委反腐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03

中纪委反腐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转发此新闻:
腐败分子不收敛不收手,最近成了党内屡屡提及的话题。在1025日举行的中纪委十八届四次全会上,王歧山坦承:「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四风』病根未除,防止反弹任务艰巨;在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下,仍有一些党员干部不收敛不收手、甚至变本加厉。」在1130日的一次全省性工作会议上,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也说:「从最近查处的案件来看,有的人还不收敛、不收手,令人震惊。」

一个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常识是,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

党的领导人的「震惊」,让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震惊。腐败分子不因反腐而收敛收手,这本是情理之中、预料之内的事,可是党的领导人全都对此感到震惊,好像他们事前没有想到一样。就算他们是一群经验主义者,权力腐败也不过是一个人类经验事实,「震惊」恰恰暴露了他们的「理论武装」工作之不足,他们也太缺乏理论预见性了。

一个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常识是,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人类进入市场和资本主义时代后,权力的腐败倾向更加无以复加,其真理性在市场化中国再次得到验证,再没有可以怀疑的余地了。在「制度的笼子」根本没有提上建构日程的情况下,仅靠中纪委抓一批贪官,党的领导人就以为官员们会收敛收手,这种想法未免太天真太浪漫了。

中纪委有心反腐,但仅靠中纪委反腐,仅仅靠抓一批人,不可能将腐败打压下去。中纪委是一个内部监察机构,古已有之,弹劾几个贪腐分子容或有之,反腐成功的事闻所未闻。在明代,御史和给事中们发扬「舍得一身剐」的精神,曾有惊天地、泣鬼神的表现,但我们党审定的教科书认定,中国封建政治无日不「腐败透顶」。今日之中国,中纪委反腐虽然举世瞩目,但说穿了不过是「复其旧制」,让它由政治花瓶而稍事整顿而已。抓几个人还行,但寄希望它来制止权力腐败,只能说是中国人不长记性。

中国官场有句老话,说「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一个中纪委,能够把省部级干部管好就算相当不错了,但近两年50多名副部级以上高干落马,充分说明中纪委本身并不称职。现在党中央反腐了,实际上只是中央豪情满怀,而省部及以下党委唯应付而已。中纪委不得已恢复巡视制度,并下沉一级监察厅级干部的廉政情况。即便如此,监察所及范围也极其有限。对于更多的官员来说,中纪委真正是山高皇帝远。

人类要想彻底消灭公权力腐败,是一项极难完成的任务,但很多国家已经找到有效方法,将官员腐败控制在一个国民可以授受的范围和程度内,这个方法就是民主政治。对于反腐来说,民主制度就是权力运行公开透明、无所不在的舆论监督、法不容情的问责。民主政治是一个开放的政治系统,人民输入压力,政府及时作出回应,这使得腐败分子难获藏身之地。

今日中国是一个丰裕社会,有钱人住豪宅、开豪车、满身都是奢侈品,而且这些东西摆在所有人面前,就看你有没有钱购买。官员们手握权钱交易的筹码,时刻经受着金钱美色的诱惑。商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整天拎着金子和成袋的现金守在官员门外等待「笑纳」。山西女商人丁书苗守在铁路局领导家门外,用诚心诚意感动人的那股劲儿,有多少人能够「坐怀不乱」?权力的沦陷不在昨日,不在今朝,就在明天。

近日和同事聊天,听说了本地省政协主席二三事:过去他任某市市委书记,每天喝酒,酒必茅台,量有12斤,每年他光喝茅台就花掉人民血汗钱上千万元。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这位主席某天到省城科技局调研,科技局事前特将一个小会议室突击改造成内部餐厅,请来高级厨师。主席调研完毕声明不接受吃请,但科技局称就在内部餐厅「吃便饭」,他爽快地答应了。这顿饭,比上五星级酒店不知要贵多少倍。我们不知道主席有没有受贿索贿的爱好,若光是喝茅台、「吃便饭」,那算是相当廉政了。大概因为相对廉洁,这位高官还当了一回中央巡视组组长。

现在中纪委不过是揪出少量腐败分子,制度的笼子未立,就想官员们收敛收手,未免将反腐败视同儿戏。腐败和廉洁的标准是什么,人民无权置喙;查谁不查谁,全凭领导兴之所至。制度未立,监督未至,官员们吃点、喝点、玩玩、拿拿,中纪委哪管得了这么多?况且有些官员是这样想的:「该嫖嫖,该赌赌,舒坦一宿是一宿;能贪贪,能占占,管他哪天当罪犯。」不能预防腐败于前,光靠既腐之后抓人,到底想吓唬谁呢?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