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何日设立“三年灾难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14

何日设立“三年灾难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转发此新闻:
今天是中国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上午习近平亲赴南京出席国家公祭活动。这个国家公祭日意义重大。环球时报虽未专发社评,但在头版用整版登出由本报六名记者署名联合写的综述文章。这篇题为“中国高规格举行国家公祭” 文中讲“国家公祭日是一国为了纪念曾经发生过的重大民族灾难而设立的国家祭日” 文中还说“厦门大学中文系主任周宁12日对《环球时报》表示,这次国家公祭日的设立主要有两大意义:首先是要中国人记住这段惨痛、屈辱的历史, 并提醒我们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第二也是引导国人反思中国内部的问题,当然,现在的中国与那时已经截然不同。”

三年困难时期的农村景象

周宁先生讲的两大意义的第一意义正确、重要。南京大屠杀及在整个日寇侵华期间我们死难同胞的鲜血染红了中国抗日史。纪念这些死难者,就是不让这民族的悲剧再次重演。而反思内部的第二意义却极有必要引深思索。环报编者、记者没有,也不会从这举一反三的。那好,我试着谈些己见。

警外思内讲得好,是防止战争带来民族灾难之要。但在和平时期就不会发生重大民族灾难吗?现在中国已不似二战时那样懦弱了,但为什么在中国大陆还会发生大大严重于南京大屠杀的惨无人寰的重大民族灾难呢?我讲的这个重大民族灾难是指,1959年至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发生的饿死几千万人的古今中外罕见的民族大灾难。这灾难中死难者数字大约在3000万人左右。为什么没有公认的,较精确的数字呢?就是因为在灾难过后的50多年中,造成这民族大灾难的执政党从不认错认罪,从来没有向世人公布官方统计的死难者人数。

50多年过去了,很多年轻人甚至都不知道中华大地发生过这场民族大灾难。一叶知秋,让我简介今年12月的《炎黄春秋》登出的一文。题目是“大饥荒中宣城县非正常死亡数字惊人” 。作者是安徽省原宣州市史志办主任熊尚廉先生。

这篇来自地方的原汁原味的报告将我们带回了大灾难的一角。宣城县(今宣城市) 位于安徽省长江以南,地腴物丰,素为鱼米之乡。可就在这样的鱼米之乡,1961年全县五级干部会期间,社、队填写的1959年至19611月死亡人数为138606人。由于人口骤减,20多万亩良田抛荒,460个村庄成为无人村。一个周王大队竟绝户158户,峰山大队2200人两年死亡887人,无人村2个,绝户69户。据统计,1959年冬至1960年上半年在野菜、树叶、树枝、观音土及猫、鼠、蛇都难以弄到后,全县被社员偷杀吃掉耕牛3646头。再后竟发生86起吃人事件,被吃112人,甚至吃自己的亲人,真是人吃人,饿殍遍野,惨不忍睹。熊尚廉先生文中用大量数字、事实讲述了这非正常死亡数字惊人的三点原因。

一是因为浮夸风、共产风和县党委主要领导弄虚作假造成粮食极度匮缺。社员的粮、钱、家畜、家禽、农具、家具等都被“共产风”刮光。群众说:“共产风刮得鸡豚不留” 。二是有的干部违法乱纪,胡作非为。县党委主要领导说:“下狠心,不管什么粮食都集中起来” , 布置召开“反瞒产”大会,批捕抓人、斗人,逼的有人回家自杀。仅水东公社就3人被逼自杀。瞎指挥、强迫命令风盛行。3980民工惨死脱离实际的工程中。干部打人方法有打、捆、吊、冻、饿、淹溺、坐飞机等,某一大队中共总支书记就直接打死3人,负8条人命。三是视百姓生命如草芥,且对上级封锁饿死人重大灾难消息。县中共党委针对冒死向上反映死人实情者,成立侦破小组,大肆逮捕举报者,甚至逼一党校干部跳楼身亡。中华大地遭此浩劫,空前绝后!

外侵造成的民族灾难不能忘,那本族内部发生的更重大的民族灾难就能忘掉吗?就可以对此重大民族灾难不追查真相、不问责主犯,不向人民谢罪,反而年年对其总责任人顶膜朝拜?为此,我大声呼吁:由国家成立独立的真相委员会,列出主犯名单,建立“二十世纪中国三年大灾难纪念馆”,设立“三年灾难期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我的这个呼吁虽在现政权,现执政党领导下极难实现,不可为而为之吧,为了让死者安息,让此民族灾难不再重现人间!

北京查建国20141213日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来源:博讯 / 查建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