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令计划倒台,最蒙羞的不是胡锦涛,是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9

令计划倒台,最蒙羞的不是胡锦涛,是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

转发此新闻:
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被海外舆论称之为“新四人帮”。


令计划倒台,印证了此前资深媒体人高瑜所撰写的文章内容,那就是习近平在上台之初,就已经下定决心要除掉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这几个薄熙来的同党。“新四人帮”均是以反腐的名义打倒的,然而在中共在职的高官以及卸任的高官当中,具有类似腐败行为者为数众多,由此可见,打倒他们既和反腐树威有关,同时也难以摆脱权斗色彩。令计划倒台,让人看到了中共权力产生、运行、监督机制本身极其腐败。倘若在一个有宪政民主的国度,资质平庸的令计划不可能登上权力金字塔的巅峰,更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权力寻租机会,即使他非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违法乱纪,那么,他的倒台也不可能姗姗来迟。令计划倒台的确让胡锦涛蒙羞,但最蒙羞的显然还不是他的前主子胡锦涛,而是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张雪忠说得好: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尽早结束中国当前这种蒙昧主义和反人类的一党专政制度”。

1222日晚间,新华社公布了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长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的消息。此前,海外媒体上少关于令计划岌岌可危,包括其妻子谷丽萍被调查的消息,但是,令计划依然经常在央视等中国官方媒体上亮相,给人一种前程无忧的印象。就在他被宣布倒台的前一周,他还在《求是》杂志上撰文,文章16次引述习近平的讲话。

然而,只要熟悉中共权力斗争潜规则的人都清楚,当令计划的外围已经被基本清理完毕之后,高层就会向他动手。令计划的哥哥令政策早已落马,而和他妻子关系密切的第一富婆丁书苗以及央视主持人芮成钢也早已经被拿下。所有这些,其实已经清晰地昭示着令计划离政治上的大去之期不远矣。

当然,如果是在“十八大”之前,官至令计划这个级别,被立案调查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因为当时的中共高层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地反腐,而是点到即止,拿一些权力斗争中失势的官员装点门面。令计划涉嫌违纪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由来已久。众所周知的是,他的儿子令谷在两年前死于车祸,结果消息被令计划下令封锁,相关传播消息者甚至被以“造谣”为名拘留。

令计划倒台,让此前一直让中国媒体讳莫如深的“法拉利车祸事件”重新进入了公众视野,即使是官方媒体,也对此津津乐道,有人不禁感叹:“谣言还真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令计划的儿子在火化的时候化名姓“贾”,最开始,海外和坊间舆论还误以为令谷是贾庆林的私生子,但是,最终,在一些知情人士的爆料后,基本事实才得以澄清。

令计划在“十八大”之前可以说是胡锦涛身边最红的人,出镜率相当的高。他不仅担任有着“大内总管”之称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而且兼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虽然只是高层幕僚,但其权力却大得惊人,巴结他的人如过江之鲫。令谷在车祸当中驾驶的法拉利就是山西官员陈川平奉送的,而丁书苗之所以和刘志军打得火热,也是令计划和谷丽萍牵线搭桥的结果,这里面,一定也存在见不得光的钱权交易。

令计划在“十八大”之前,曾经进行过模拟投票,结果显示他在中央委员当中的支持度相当高,他满以为自己能在“十八大”之后更上层楼,不料,养了个“坑爹”的儿子,一场车祸既断送了儿子的性命,还让令计划的政治形象在官场和民间彻底崩塌。江泽民在得知令计划在其子死亡后若无其事的表现后,也鄙视地说了句:“没有人性,何来党性”?

令计划之所以能进入团中央,并且步步高升,和他父亲令狐野与薄一波的私交甚好有直接的关系。令计划读书的时候虽然勤奋好学,但从他辅佐胡锦涛的情况看,其能力实在是平淡无奇,胡锦涛在其任内业绩之所以乏善可陈,既是胡锦涛的无能,也显示出政治高参令计划的低能。

因为“法拉利车祸事件”,令计划在“十八大”之前就被淘汰出局,改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长,这明显属于让他退居二线,从那时起,明眼人就能推断,令计划已经无缘下一届的政治局常委职务。胡锦涛在其后也宣布裸退,从中共历任最高领导人对权力依依不舍的情况看,胡锦涛的裸退是不得已而为之,学江泽民继续担任军委主席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令计划在认识胡锦涛之前,打通他仕途的主要靠山是薄一波,而在认识胡锦涛之后,令计划则深受胡锦涛的信任和器重。从历史经验看,担任“大内总管”的都是最高领导人的心腹,令计划和胡锦涛的亲密关系无人可以否认。令计划倒台,最不安的人可能就是胡锦涛。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令计划的幡然落马无异于往胡锦涛的脸上涂墨。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有宪法无宪政,有法律却无法治,权力高于一切,权力主导一切。以令计划的能力,能当一个地区级的市委书记就已经不错了,没想到却步步高升,官至“大内总管”。令计划落马后的一系列报道,让人更加清楚地窥见了中国官场上升官的潜规则。没有薄一波的力挺,没有胡锦涛的眼拙和器重,凭能力,令计划绝不可能登上高位。

令计划虽然平素笑容满面,但其眼神当中却透着一种孤傲。从他昔日的同学、同乡反馈的情况看,令计划在官升到团中央之后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同学夜晚打电话到他家,竟然称其打错了。倘若他为人厚道,不可能以这种方式去对待别人,即使真的不愿意徇私枉法地帮助别人,也可以客客气气地婉言谢绝。

令谷之所以和薄瓜瓜一样声色犬马、穷奢极欲,显然跟家教不严有直接的关系。同是高官,朱熔基的儿子就不像他们这样飞扬跋扈、胡作非为,而是循规蹈矩、和蔼可亲。令谷之死,或许给令计划带来了无尽的伤痛,但在公众眼中,这是最好的归宿,这样的人渣一旦在今后进入权力高层,对中国,对民众而言一定是灾难。

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被海外舆论称之为“新四人帮”。令计划倒台,印证了此前资深媒体人高瑜所撰写的文章内容,那就是习近平在上台之初,就已经下定决心要除掉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这几个薄熙来的同党。“新四人帮”均是以反腐的名义打倒的,然而在中共在职的高官以及卸任的高官当中,具有类似腐败行为者为数众多,可见,打倒他们,既和反腐树威有关,同时也难以摆脱权斗色彩。令计划倒台,让人看到了中共权力产生、运行、监督机制本身极其腐败。倘若在一个有宪政民主的国度,资质平庸的令计划不可能登上权力金字塔的巅峰,更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权力寻租机会,即使他非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违法乱纪,那么,他的倒台也不可能姗姗来迟。令计划倒台的确让胡锦涛蒙羞,但最蒙羞的显然还不是他的前主子胡锦涛,而是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

张雪忠教授说得好: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尽早结束中国当前这种蒙昧主义和反人类的一党专政制度”,这些曾经大权在握、长期统治着中国的高官,连杀人越货的勾当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但是,“他们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却整天以十三亿中国人的道德导师自居”,“今天已在反腐的那些人手中的权力,和那些被反的人曾经拥有的权力,性质是完全一样的,一样没有约束,一样专横暴虐,一样容易腐败。如果未来掌权的人,对今天在位的人不满,后者同样可能会被整得身败名裂。而要走出这种野蛮、残酷和黑暗的恶性循环,必须以宪政民主体制,取代当前的一党专政体制,使政治权力受到可靠的政治约束。唯有如此,中国的政治才能步入现代的、文明的轨道”。

王岐山曾经说过,要让治标的反腐为治本的制度建设赢得时间和空间。可是,在中国官方依然视宪政民主为洪水猛兽的情况下,中国能否在制度上与西方接轨还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当然,宪政民主是世界潮流,随着公民群体的崛起,即使中共当局有一万个不愿意,也无力阻挡这种潮流的冲刷。

来源:民主中国 / 雷鸣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