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干掉令计划公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3

干掉令计划公子


北京枪声!──2011 3.19政变内幕解密 (一) 


第一章、结怨团中央
第二章:跟太子党的恩怨情仇
第三章、故了薄熙来的军师
第四章、干掉令计划公子
第五章、游说周永康
第六章、急调三十八军入京
第七章、周永康向江泽民求救
第八章、中南海处理3 19善后
第九章、双方都掩盖319政变真相
第十章、何光晔栽赃令计划
第十一章 永康丢了推荐权
第十二章、各路豪杰各显其能(上)


2012年3月18日凌晨令计划子驾驶的法拉利车祸现场


第四章、干掉令计划公子

目标盯住令计划

胡锦涛突然换掉三十八军军长王西欣和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润田,让陈昊苏、何光晔以及周永康障脚大乱。周永康恼羞成怒,大骂陈昊苏、何光晔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这么关键位置上的两个人丢了职务,让自己和薄熙来策划己久十拿九稳的夺宫计画功亏一篑,他内心的恼怒和恐惧是外人无法想像的。周永康更加恐惧的是,自己跟胡锦涛共事差不多也有五年了,以前总觉得对胡已经了解了,认为他不过是个谨小慎微谨言慎行的弱主,何以在即将卸任的时候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一反过去平庸无能温和迁就的性格,变得雄才大略、机智果敢,雷厉风行、重拳出击、招招致命、似有神助,这让周永康都不敢相信这还是从前那个被自己讥笑为窝囊无能的汉献帝吗?更要命的是,胡锦涛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在自己还没有动手之前就先下手干掉自己的手下大将的?莫非此人当国,真乃天意?周永康不敢想下去了。他反复追问陈昊苏和何光晔,三十八军王西欣和中央警卫局的李润田是如何失事的?

陈昊苏何光晔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胡锦涛的霹雳手段也把他俩打懵了头,似乎不认识这个在团中央被自己奚落欺负的“小胡子”了。他们反复检讨,对每一个细节进行推演、过虑、审核,戚觉李涧田应该是被重庆方面出卖的。因为此人好色贪婪,跟王立军也有来往,王立军不会不对他下功夫。但是三十八军的王西欣,应该与重庆方面没有任何关系,此人刚刚被胡锦涛安排到这只王牌军军长的位置,在薄熙来看来乃是胡锦涛和习近平的红人,防范他还来不及,哪里会对他下功夫?这个人只跟陈昊苏有点来往,开始关系也不密切,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

那还是他一九九七年进入国防大学合同战役指挥专业学习的时候,有一次在一个高级军官和太子党聚会的场合,有一位军官说起华野粟裕跟四野林彪的战功比较,不无遗憾地说,粟裕是大才,可惜在华野被陈毅压着,否则其军事才能的发挥不会比林彪逊色。这位军官当然不知道陈毅的公子陈昊苏在场,王西欣也不知道。王西欣不同意这位军官的结论,他认为,粟裕在华东,实际上得到陈毅很大的扶持和帮助,具有绝对的军事指挥权。打赢了,功劳是他的,打输了,陈毅替他扛着。这样的搭档哪里去找?还有,粟裕说到家是个职业军人,而陈毅则是个军事家和政治家,因为他有宏阔的视野和豁达的心胸,这一点也成就了粟裕。所以不能说陈毅压制了粟裕。因为,在华野,粟裕的军事才华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例如他在军史上最为人称道的两件事,拒绝执行毛泽东南下江南的命令和下大决心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孟良崮战役,都是陈毅坚泱地支持他,无保留地信任他和鼓励他才取得的战果。如果陈毅鸡肠小肚,甚至只要略略表达不同看法,粟裕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吗?显然不能。

实际上,陈毅作为中共元帅,主要是以性格豪爽和诗人本色著称,就军事才能而言实在乏善可陈。他出任新四军军长和后来的华野司令员,说到家都是因为他在党内的老资格以及井冈山会师的资历,跟军功实在没有关系。一九五五年陈毅在离开军队很久的外交部长任上,仍然被授予元帅,也是考虑了资格因素。当时刘少奇、邓小平等人提出,不在军内任职的人不要再授军衔了,这样新四军这一块元帅就该是粟裕,但是周恩来坚决反对。他认为,刘少奇、和他自己都可以不授军衔,因为他们做的都是跟军事不太沾边的地下工作或者外交工作,邓小平虽然在军中时间很长,但是主要做政治工作,现在离开了军队,不授军衔说得过去。陈毅是新四军方面的主官,还是华野的军事主官,又有井冈山的资历,不授军衔怎么说得过去?周恩来的理由非常有力,再加上粟裕历来谦虚,当年对张鼎丞都礼让三分,让张担任司令员,自己担任副职。最后毛泽东一锤定音,授予陈毅元帅军衔。

说到家陈毅授元帅跟军事无关,跟资历和政治有关。这一点军内党内无人不晓,作为陈毅长子的陈昊苏也心知肚明。因此,在这样的场合听到有高级军官为自己父亲说话,陈昊苏当然十分感动。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陈昊苏走到王西欣身边跟他碰杯,并代表父亲对他说的公道话表示感谢,这让王西欣大为惊讶,也非常尴尬。因为他不认识陈昊苏,也确实不知道陈昊苏乃是陈毅的大公于。陈昊苏一碰杯,这位年轻的军官闹了个大红脸。王西欣那时候还是个腼腆的人,不愿意被人家误解自己投机取巧攀龙附凤。

不过从此之后,王西欣就跟陈昊苏搭上了关系。王西欣生于一九五四年,比出生于一九四二年的陈昊苏小整整十二岁。王西欣认了陈昊苏为大哥,两人从此关系逐渐密切起来。王西欣一九九九年国防大学毕业之后,先回到重庆旧部,后来去了俄罗斯参加大演习,回国后被迅速提升,并于二OO四年被胡锦涛授予少将军衔。二OO六年出任驻扎重庆的十三集团军军长,二OO七年,就在薄熙来到重庆任职之前,王西欣被调任第三十八集团军军长,跟薄熙来失之交臂。

王西欣成为京畿重地王牌军军长,一身担着首都的安危,身份顿时显贵起来。陈昊苏当年部下的这颗闲子,现在有了用武之地。陈昊苏迅速跟他联系密切起来。特别是王立军出事之后,鉴于自己跟薄熙来的关系,陈昊苏时刻担心薄熙来会被胡锦涛收拾,自己最终受到牵连,因此越发加进了跟王西欣的联系。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胡锦涛早在他身边安排了卧底,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胡锦涛的监控之下。最终,导致王西欣大好前程被毁于一旦。

陈昊苏当然并不知道胡锦涛如何会发现王西欣跟自己的关系,他只是凭着第六感觉,知道灾难即将临头,胡锦涛不会放过自己,二十多年前的冤仇到了清算的时候。他和何光晔商量,如其坐而待毙,不如拼死一搏。他们选择了主动进攻。

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陈昊苏何光晔都认为,这次李润田暴露与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有关。决定拿令计划开刀。令计划,一九五六年十周出生,山西平陆人。令计划的姓是令狐的简称,相传他是唐朝宰相令狐楚的后裔。他的父亲令狐野喜欢看报纸,五个子女的名字均取于当时见报率较高的词汇,分别是令路线、令政策、令方针、令计划和令完成。其中令方针是女儿,令计划是令狐野的第三个儿子。令计划的大哥令路线早己去世。二哥令政策,一九五二年出生,现任山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令计画的弟弟令完成,曾长期在北京新华总社的了望杂志社、内参部门工作,后为新华社部门主管,近年来在网络公司任职。

从一九八二年开始,王兆国、胡锦涛等纷纷被胡耀邦调到团中央。令计划也在团中央工作,他认为自己在共青团前途更为远大。此时,中共组织部门提出领导干部年轻化、专业化、知识化和革命化等四方面要求,令计划敏锐地意识到文凭不仅重要,而且必要,他争取到领导点头,脱产到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即中央团校)脱产学习两年,拿到毕业文凭,后果然开始升迁。到一九九?年,他升任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一九九四年担任了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长,他再接再厉,又到湖南大学拿了一个工商管理硕士文凭。中共官员为了升迁拿文凭,现在形成了一种风气,不独令计划,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等人的博士学位,也都是这样得来了的。这也反映了中共官学勾结的一种腐败现象。

令计划在团中央干了二十多年,历任韩英、王兆国、胡锦涛、宋德福、李克强五届团中央第一书记,堪称“五朝元老”。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三十九岁的令计划,从共青团转业,被调往中其中央办公厅,出任调研室三组负责人。一九九八年六月,他升任中办调研室主任。一年半后,升任中办副主任兼调研室主任。二??八年八月,又兼任了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副主任。一九九九年,他又兼任了胡锦涛办公室主任,成了副部级高官,也是中办最年轻的主任。受到胡锦涛的格外器重和信任。

OO一年,令计划在中共十六大上被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

OO一年,升任中办常务副主任,明确为正部级。跟书记处书记、中办主任王刚一起,主管中共中央办公厅的日常运作。不过,令计划的主要工作还是为胡锦涛服务,从工作安排、会议计昼、外事活动、到平时的生活作息,事无巨细,都由令计划安排。凡胡锦涛出国访问、外出视察、令计划必先期亲临胡锦涛要到的现场,勘察线路,检查设备,做到万无一失。而有关胡锦涛的新闻稿、演讲稿都必须经过他来审定。

OO七年九月,令计划正式升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成为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仕途一片辉煌。

令计划的三位前任,温家宝、曾庆红、王刚,担任中办主任后都当上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胡锦涛在十七大前夕公布这项任命,就是要告诉党内同僚,令计划要进入中央委员会。

据了解,令计划的超常规跃升,在中共高层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一年多以后,令计划又兼任了中央直属机关工位书记,大权在握。随着令计划势力的扩张,影响的扩大,北京坊间传出“胡家天下令家党”的说法。大意是说,胡锦涛为了权力布局,通过令计划指挥操作,实际上通过何勇掌控了中纪委,整肃不听话的中央大员和地万诸侯。

据悉,令计划的主要手段,就是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内的胡系干将,以反腐为掩护,运用监听、密探、收买、恐吓等手段,寻找不听话的官员的弱点进行打击。这个重要的人物,就是现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纪委副书记何勇。

何勇对于胡锦涛控制权力,稳固势力,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十六大时,由于中纪委书记吴官正是江泽民一手提起来的,为防止吴官正控制中纪委,胡将何勇提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以加强自己在中纪委的力量。平时,由令计划私下向何勇转达胡的指示,何勇为胡的人事布局率先开路。开始,胡锦涛主要是巩固地方权力,多个地方大员被“双规”,有的因不明原因退居二线,背后都有何勇的无影手。在拿下陈良宇一事上,何勇可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何也趁机培养自己的势力,中纪委分管地方的各司局头头因为不折不扣地贯彻了何的旨意,何勇通过令计划,使这些人都得到提拔,先后赴其他部委或地方担任副省部级高官。

本来中共十七大时任中纪委副书记的何勇早己达到退休年龄(中共部级一般工作到六十五岁,何勇是一九四o年生人),但由于胡系在基本完成地方权力洗牌后,争夺中央各机关部委是十七大期间的重头戏,胡还需要何勇在这方面“大显身手”。胡力排众议,并许诺耍何进行中央政治局,最终将何留了下来。而何勇作为中纪委多年担任副职的二把手,其时势力己成,贺国强只不过是名义上的一把手,整个中纪委的日常运转,实际操控在何勇的手中。听说要对中央部委下手,中纪委那些分管中央企业和部委的司办兴奋异常,立即行动起来,要用那些非胡系、不听话的官员的人头为自己的升迁铺路。正是基于这些因素,陈昊苏、何光晔认定令计划是必须除掉的胡锦涛亲信。

令计划公子的法拉利爱好

陈昊苏最终盯上了令计划的公子令小龙。令小龙一九八六年出生于北京,是令计划唯一的儿子。像北京所有豪门的公子哥一样,令公子从小惯得不成样子,吃喝嫖赌、斗鸡赌狗无所不为无所不通。连高中都毕业不了。最后没法子,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只好瞒过丈夫,将令小龙改了年龄和民族,冒充藏族学生送进取分极低中央民族学院。所以到了二O一一年,令小龙二十六周岁了,还赖在民族学院读本科。

令计划虽然谨小慎微,聪明过人,但是他的妻子谷丽萍却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庸俗女人,用不知道哪里来的不明不白的钱供孩子挥霍无度。因为嫖娼吸毒,好几次差点被学校开除,都是谷丽萍乘坐大红旗,打着令计划的旗号前去摆平,只瞒着令计划一个人。

有一段时间,令大公子在网上看到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美国开法拉利很拉风,就缠着母亲也要买法拉利。这种车据说价值人民币五百多万,谷丽萍担心买了太招摇,而且生怕令计划知道对自己没好脸色,就没有答应,不想这个小子人小鬼大,居煞偷了父亲的中南海通行证,带着一个山西的煤老板进中南海转了一圈。并告诉煤老板自己老爹是胡锦涛总书记的大秘,没有他办不了的事,只要你肯给我买辆法拉利,我让我老爹给你安排个官当当。

这个土鳖煤老板哪里见过这种障势?立马给小令公子买了辆法拉利,花了五百六十万元人民币。不过牌子挂在自己名下。只让小令公子先开着玩,什么时候给自己安排个县长镇长干干,法拉利就过户。小令公子才不在乎过户不过户呢,况且车不过户,所有的费用、保险就都是那个山西煤老板的,自己根本不用操心,只管潇洒。给煤老板安排官的事就一拖再拖。老板催问了小令公子几次,令小龙不是说老爹跟胡总出国了,就是说老爹太忙,你这点破事顾不上。煤老板心疼自己那辆车,就想去中南海见见令主任,能安排就安排,不能安排就顺便把车要回来。没想到没有通行证,他根本进不来中南海。去民族学院找令大公子,被告知他回西藏了,都快半年没到学校上课了。

实际上,这期间令公子正泡上了一个叫央金的藏族女学生和一个叫唐卓的四川汉族女学生。三个人开始如胶似漆,后来又打得不可开交。

本来令公子开始是和唐卓拍拖,唐卓为了讨好令公子,又介绍央金跟令公子认识。这央金本是西藏自治区一个高官的女儿,但是根据规定毕业后肯定是要分回到西藏去的。央金过惯了北京灯红酒绿的奢靡生活,不想再回那个高寒缺氧的破西藏,于是就使出全身解数绑上了令大公子。囚为她知道,以令公子的家庭背景,想让自己留在北京不过就是一句话。

严格说来唐卓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人长得像妖精一样妖冶,而央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藏族姑娘,貌不惊人,脸蛋上还有红丝,甚至普通话说得也不利索,但是偏偏令大公子就像着了迷似的迷上了央金,对唐卓却百般冷落,看不上眼。

原来,西藏女孩的性观念跟汉族人是不同的。据说在偏远地区的藏族有一个有意思的风俗,一个家庭,四个兄弟可以娶一个老婆,女孩嫁人前,单独有一个房子,或扎的一个小帐蓬,如果有男的去,她看上就可以同睡一个晚上。每天都会有不同的男人去过夜,所以她生的小孩都不知道是谁的。央金虽说不是那种藏族底层的女孩子,而是出身高干家庭的贵族子弟,但是性观念却跟普通藏族姑娘没有什么区别。她自己说十三岁就有了性体验,到北京上学之前跟不少于三十个不同民族的男人有过性关系,只是由于她有比较好的避孕习惯和措施,才没有怀孕。因此,在中央民族学院,丰富的性经验和对性的开放态度显然使她能够比汉族女孩更能吸引高官子弟。所以,当唐卓把自己的小姐妹央金介绍给小令公子之后不长时间,唐卓就发现自己犯下了极大的错误。不久,两人就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

唐卓有个闺蜜叫费雪虹,曾经在天上人间等京城淫乐奢靡之地从事过特种职业,对性技巧很有研究。她知道了唐卓的苦恼后,就亲自教了唐卓一些不传秘招,为了让唐卓“功力”有实际的提高,她还花钱雇了两位跟自己对练过的男技帅,跟唐卓“操练”三P、四P,没用一个月,唐卓被培训得技术娴熟,其淫荡程度和花样翻新的各种做爱绝技绝不逊色于在天上人间等地方从事特种行业的高等妓女。为了让唐卓能够临场发挥出色,彻底打败央金,费雪虹还费尽心思给她找了个真正的高干子弟进行“演习”,看唐卓能否征服。

那是二O一一年二月中旬,在五星级的凯悦酒店的高级包房里,一副清纯女学生打扮的唐卓跟这个叫陈小虎的“高富帅”相遇了。唐卓由清纯少女到床上荡妇,瞬间的角色变化让陈小虎神魂颠倒,意乱情迷。陈小虎死心塌地迷上了这个女大学生,想长期包养她,岂料唐卓却打开钱包付给他六百美金就扬手拜拜了。陈小虎气得鼻子喷血,恨得咬碎银牙,他把费雪虹找来,审问半天才搞明白自己原来是一个公子哥的可怜替身。

陈小虎很快查清楚,唐卓把自己当鸭子苦练做爱技巧的根本目的,是要跟一个西藏姑娘争夺当今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公子令小龙的宠爱。

陈小虎是谁?陈昊苏之子,陈毅元帅之孙,京城四大恶少之一也。他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小虎把唐卓给他的六张一百美元的绿色钞票贴在墙壁上,拼成一个人的脑袋图案,每天早晚用飞镖扎一百次。当陈小虎知道令小龙最近迷上了在法拉利里跟唐卓、央金两人同时搞车震,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龙虎相遇,一场龙争虎斗,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红色法拉利车祸

O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晚浚晨四时十分左右,北京保福寺发生重大车祸。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行止保福桥东辅道时,突然失控撞到桥体南侧墙壁,又弹回撞到另一侧护栏后彻底解体,车上一男二女全部彼远远甩出车外,造成男死两女重伤,其中一女一丝不挂,全身赤裸。目击者沈先生发现法拉利跑车时,车已经解体,地上躺着一名裸体的美貌年轻女子,已经不会说话,只是轻轻呻吟。沈先生随后报警。

三月十九日,北京媒体以《法拉利粉身碎骨一死两伤》为题报导了这个新闻。某媒体记者部主任说,出事的男司机可能是某中央领导的子女,两名同车女性身份不明。

实际上,周永康掌控的北京公安交警根据现场遗留的中南海出入证和身份证件、学生证等很快就查清了死者和伤者的身份,死者正是令计划的公子令小龙,两名重伤的女孩子分别是唐卓和央金。其中央金受伤较轻,当天就清醒过来,她向公安和盘托出与唐卓、令小龙在三里桥酒吧寻欢作乐之后,打算到西郊去搞车震。因令小龙喝了酒,还吸了毒,异常兴奋,在车上就命令自己脱光衣服和唐卓两人共同给他吹箫,结果车速太快失控撞毁。

由于案情重大,北京交警不敢擅自处理,报告给了中央警卫局,中央警卫局的两位副局长亲率专家对现场和法拉利轿车做了技术勘察,居然发现法拉利轿车的刹车系统被人做了手脚。也就是说,这不是一起普通的车祸,而是一起蓄意安排精心策划地谋杀案!

令计划躺着中枪

突如其来的灾难差点击垮了平时不动声色一副娃娃脸的令计划。

因为令小龙虽然不争气,但也是他唯一的孩子,还是谷丽萍的掌上明珠。就这样突然死掉,还死在一辆来历不明的法拉利车上,还有裸体女性在身边,这让他如何说得清楚?况且,自己正在十八大上位的关键时刻,出了这种事,无异于躺着中枪。

周永康很快知道了发生在保福寺附近的红色法拉利车祸中的死者身份乃是冷计画的公子,感觉有机可乘,立即打电话找来陈昊苏和何光晔,让他俩安排人在网络上曝光出去。但是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居然把这个事件安插到贾庆林头上,硬说死者是贾庆林的私生子。贾庆林打电话找周永康发脾气,周永康告诉他,死者查清了,是中办令主任的孩子。这事你跟锦涛同志说吧,令计划是他的人,他的公子出了车祸,却往你头上栽赃,这事确实不地道。

贾庆林拿起电话又放下,他也是老狐狸,用脚指头想想都不信是令计划干的好事,令计划刚遭遇丧子之痛,气还缓不过来怎么可能往他头上栽赃陷害?周永康这招虽然阴险毒辣,但是却不高明。贾庆林没有上当,而是坐山观虎斗,一声不吭。

但是何光晔这边却耐不住寂寞,找了他们在海外布线的网站大肆宣扬法拉利车祸之谜,连胡锦涛、习近平都给他打电话询问情况,这让令计划更加焦头烂额。

周永康、何光晔正在穷追猛打,陈昊苏这边却着了急。原来他已经通过可靠渠道得知,车祸女大学生唐卓也已经醒来,而且向中央警卫局透露了陈小虎秘密跟踪自己和令小龙并企图如害他们的事,这就让车祸案跟陈小虎挂上了钩。陈昊苏严厉追问陈小虎,这小子向自己的父亲如实交代了自己雇人给令小龙的法拉利做手脚的勾当。陈昊苏感觉天崩地裂。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断然采取措施,令计划报告胡锦涛翻过来手来就要对自己的家族下手了。到了那个时候,胡锦涛根本不会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跟这件事没有关系。眼看着帅门之后就要举家毁灭在一个无知小儿手中,陈昊苏决定瞒天过海,拉拢何光晔说服周永康立即发动政变,运用周永康手中掌握的武警力量,攻打中南海,干掉胡锦涛和令计划等人,绝境求生。

陈昊苏连夜给何光晔打了电话,两人聚集在西山以前中央分给陈毅的一处别墅里,密谋了一夜,制订了一个周密的政变计画。准备第二天到政法委大院说服周永康发动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