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国掀平反蒋介石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20

美国掀平反蒋介石风

转发此新闻:
近年西方的中国通们,逐渐在他们的著作中,改变了对中华民国的看法,特别是抗战前后的中华民国,以及那时蒋介石先生的历史地位,这种修正主义的史观,有时甚至是180度的转变,先是有美国退休外交官陶涵(Jay Taylor)所写的《蒋介石传》(2009年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书评认为此书是对蒋介石腐败、无能、独裁形象的平反;去年则有英国史学家芮特(Rana Ritter)写的《被遗忘的盟邦》(Forgotten Ally)一书问世,对中华民国在二战所作的巨大牺牲和贡献给予公正的评价。


雅尔塔决议让中共坐大

上个月前《时代》杂志驻北京记者白礼博(Richard Bernstein)出版了《1945年的中国》,这本书对美国学者认为美国在二战后错失了扶植中共的机会,以致才有韩战、越战,使美国付出巨大代价的看法,提出强有力的反驳,白礼博的书非但没有引起争论,反而获得好评,上星期天(1214日)《华盛顿邮报》刊出该报言论版主编潘文(John Pomfret)写的长篇书评,完全赞同白礼博的修正史观。

二战结束前夕,美国派驻中国的外交官,主张与中共交好最力的人是谢伟思(John S. Service)和戴维斯(John P. Davies),前者曾派驻延安,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均打过交道。70年代美国寻求与中共关系正常化后,谢伟思恢复了名誉(当年因亲共而被国务院开革),曾把他40年代发自中国和延安的密电辑成一集出版,书名就叫做《失掉的中国机会》(Lost Chance in China1974Random House出版)。

照《1945年的中国》(China,1945)作者的说法,美国在中国根本没有机会,因为罗斯福在雅尔塔会议上决定让苏联出兵中国东北,铸成大错,中共的大军因此比国军早进入东北,接收苏军掳获的日本关东军大量武器装备,从此坐大,等到国军在美国协助运送下进入东北,已经太迟,无法回天,所以1945年二战结束后,斯大林是在中国最大的胜利者。

白礼博推崇谢伟思是一正直无私的优秀外交官,但他被毛、周等中共领袖的美丽谎言所欺,毛的欺骗伎俩绝不亚于斯大林,甚至青出于蓝,谢伟思所说的「失掉的中国机会」完全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周恩来的骗术更是高明,白礼博指出,战时设于重庆的中共办事处,在周恩来麾下,有两位国际统战能手,即乔冠华、龚澎夫妇,这是一对才子佳人配,深受派驻重庆的外国记者们的欢迎。

中华民国政府真正抗日

燕京毕业的龚澎,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可谓才貌双全,不少外记为之倾倒。美国记者赛佛莱德(Eric Sevareid8090年代CBS电视名播报员)热心帮她在美国找奖学金,希望她去美国留学。乔冠华生病,需要输血,谢伟思马上自告奋勇捐血,可是中共建立政权后,乔、龚成为新贵,完全是另一副嘴脸。1954年日内瓦会议,龚澎随同周恩来出席会议,负责新闻联络,一些战时和龚澎有过往还的美国记者,想和她重拾旧谊,均不得其门而入。以今视之,白礼博说龚澎是周恩来的美人计,用以迷惑西方记者,以利中共的国际统战。

对于蒋介石在二战的贡献,白礼博也做出公正的评价,他说:「蒋介石抗日比美国观察家和后来的史家所知道的要来得多,实际上国民政府真正抗日,军队的牺牲也很大,而中共极少抗日,牺牲有限。可是在国内外,蒋介石却越来越不被视为英勇的斗士。」

1945年底美国虽派遣马歇尔使华调停国共之争,当时在美国大使馆任职的麦尔比(John Melby)的日记断言这一使命注定失败。果不其然,1年后,马歇尔铩羽而归,美国本来还寄望民主人士,但中共终于席卷大陆,整个中国陷入革命悲剧的浩劫,这场悲剧是《1945的中国》终结篇。无独有偶的,30年代的美国托派作家易罗生(Harold Issacs)写过一本同名的书《中国革命的悲剧》(1938年出版),只不过那个悲剧指国共第一次分裂和1927年蒋介石清党,对共产党大开杀戒,而中共革命成功后,则是整个中国人民的悲剧,特别是亲共的知识分子,白礼博在书中列举了胡风、费孝通、储安平等人在毛泽东暴政下的悲惨下场。

民进党要消灭中华民国

时间终于还蒋介石和他所领导的中华民国以公义,但这对台湾并无加分作用,因为那里的中华民国早已挂羊头卖狗肉,背叛了国民党先贤们创党理想,民进党一心一意要消灭中华民国,更不在乎她的历史地位,只有海内外的孤臣孽子才会关注这些「中国通」修正主义笔触下的新观察。

来源:中国时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