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恐吓李克强中途走人,昭示市场化改革面临生死抉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14

恐吓李克强中途走人,昭示市场化改革面临生死抉择

转发此新闻:
二十大之前,中国现任总理因为健康原因和能力不足,将中途下车走人,这是对李克强最为直白和最具杀伤力的恐吓和威胁!


传言分析导致李克强中途走人的最根本原因在于习近平大权独揽之后,总理权力虚化,整个国务院沦为中央财经小组的执行者,从而将中共一号与二号人物之间关系对立化矛盾化并公开化。

如此精妙之神策,一石多鸟之绝计,党内何方高人放风、造势?

有分析认为此为弱化总理之悲情反击。此分析者不懂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和决绝性,示敌以弱的前提是自己很强,借对手轻视一招制敌。但李克强目前根本不具备此项优势。如果李克强自己主动请辞,而对手反而顺水推船,那等于对手挖坑自己跳。

有分析认为是习近平一派人马主动抢位。总理大位在胡温时代是中国政治最核心符号,如今因为习近平的全面集权而走向虚弱,但依然是中国梦能否实现的工具,因而在习近平权势已定、大权独揽之后,他的势力要重新划分政治版图也是情势所致。但如此直白和近乎逼宫的手段,只会让李克强绝地反击从而让局势走向难解,并不利于习近平权力初定后的政治需求。因此说是习近平一派人马抢滩登陆,很明显是搅混浑水,一石二鸟,打击李克强,中伤习近平!

分析至此,希望李克强下台、希望习李走向对抗的利益方就呼之欲出,向港台、海外放风李克强无法胜任总理职位、挑拨习李关系的党内势力也就面目清楚,到底是谁?

答案最终是由李克强自己揭底:

12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势推出三个自贸区、更深层次简政放权、惩治全国“空饷”。

只有对中共党内斗争有些许认识的人都会明白,这是李克强头顶下台铁咒之后的悲情反击,反击的对象就是党内、国内目前对进一步改革完全对抗的利益方。这个利益方分布在国务院、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党政文化外交系统之中。

这一群利益关联者没有像周永康那样勾连成党,也没有像徐才厚那样疯狂贪婪,但他们政治上不赞成法治与宪政,希望实行威权政府与大政府,反对因为简政放权之后他们的权力寻租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他们经济上反对市场化,认为市场化改革使他们失去了在国民经济利益分配中的决定权,不但导致他们自身的财富缩减,更会让民众在市场化改革中力量壮大,从而威胁他们的地位。

他们在所有制上坚决抵制国民经济私有化改革,主张公有制国有制,认为混合所有制的本质是支解公有制,而公有制是他们政治与经济特权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

所以他们特别仇恨李克强所推行的简政放权、混合所有制、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法治。这一点在三中之前 、四中之前中共在意识形态领域出出的逆流就能得知一二,站在前台的就是被阉割之后的中科院。

分析到这里,这一群人的画像也就非常明朗,他们才是整个改革面对的最高、最长、最厚的一堵墙,中共整个官僚体系中70%以上的官僚都是这面墙的一部分,他们的其中所处高位者将是习近平反腐第二季的重点对象,他们也是三中全会改革大潮中利益调整最大的对象。

这一群人的年龄处在50岁左右,目前身处省部级党政经济外交决策中心,他们在利益上对习近平威权不构成大的明显的威胁,但他们是改革进一步前进的最大障碍。

下一轮反腐和改革,他们将是直面风暴的前沿,因此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敏感时刻,以李克强经济能力不足反击李克强所强推的市场化改革和简政放权,可以说理由充分,打击精准,效果最佳。

李克强身体不好是事实,李克强被虚化是实事,李克强角色很关键是核心,从而选择在年末,各路人马最为集中的一个舞台上,他们给李克强戴上了马上下台的黑帽,让党内三百余决策者围观,不可不谓狠辣精绝。

这个预言让李克强更加弱化,因为通过这个预言,我们可以窥探党内风向,说明党内对李克强不满的情绪普遍存在。更说明李克强角色减弱是党内共识。
这个预言也让习近平有口难言。李克强弱权是因为他的集权,这是党内形成的共识。

所以,我们在利益各方都已显化的情况下,分析这一起逼宫刺探,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李克强将成为三中改革方案成本的承担者,三中改革无论成败,决策者习近平都将以李克强为前台工具,

失败,李克强就是债务人。

成功,习近平就是债权人!

个中精妙关系与深邃道理,唯有明白者方可明白、、、、、

来源:多维 / 盖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