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宪法日 7蒙冤警察中南海上访饮农药自尽获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2-05

宪法日 7蒙冤警察中南海上访饮农药自尽获救

转发此新闻:
黑龙江省七名下岗警员因晚年福利被剥削,周四(4日)到中央官员办公地“中南海”申诉,因遭受警方镇压,七人愤然在门外服农药自尽,各人目前仍在医院抢救。有受访的自杀警察指,政府拒绝承担照顾生活及养老的责任,十年上访路已走到尽头,唯有一死冀为受难同袍带来希望。

七名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警察,包括张亚杰、梁达公、于立胜、王滨生、黄威等。周四早上十点左右,来到中央办公机关重地“中南海”的门外,打出“冒死谏言习主席,声讨司法腐败”的横幅示威。参与其中的蒙冤警察梁达公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在场看守的二十多名警察,二话不说冲向他们,把横额抢走,他们有冤无路诉,唯有喝下早已预备的农药。

梁达公说:他们是一些公安与便衣,大概来了二十人,把我们的横额都抢走了,没有给我们任何答复,所以我们只可以说是最后一博了,我们拿出毒药都吃了。一是等死,一是看他们如何处理。在场警员之后把我们送上警车转到医院来了。

他指,警方见七名蒙冤警察喝下农药,立即把他们送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抢救。至傍晚,只有他自己跟孙洪雄步,经过洗胃后出抢救室,不清楚其他人是否同样步出“鬼门关”。

梁达公说:我现在感觉是有点不适,都在打点滴了。我们今年已经第六次来北京上访,都没有人管,那都没有人管。每次来都是困难的事,他们总是把我们骗回(老家)去,说你回去吧,马上给你解决。但一直给你拖,拖到你都变成老头子了。

而现年59岁的孙雄立,一边打点滴,一边向本台诉说走上自杀路的原因。孙雄立表示,他们七名蒙冤警察,担任警察十多二十年,都是在过去十年间被迫下岗。大部分人现已接近花甲之年,可是老无所养,而且历年上访遭忽视。孙雄立形容,上访之路已经走尽。

孙雄立说:十年没有工资、没有医疗保险、低保也没有,而且我们是共产党员,我们按着党章,按着国法走,但都没有人管。我们最近去市公安局,省公安厅,已经连门都进不去了。

对于为何选择喝农药,孙雄立坦言,他们知道成功维权的机会渺茫,一心走上不归路,希望他们的牺牲,能换来世人多点关注,迫使政府正视蒙冤警察承受的冤情,照顾他们的晚年生活和待遇。

孙雄立说:因为我们那些事情长期得不到解决,我现在已经是慢性白血病人。所以无办法,只可以以死抗争,了结此生,为其他蒙冤警察献身吧。

本台致电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总机,欲了解其余蒙冤警察的抢救进度,但接听的职员拒绝回应。

记者说:想问一下,今天有几个下岗警察喝农药送进来,现在都脱离危险了吗?
职员说:没事了,但其他的不清楚了。

访民集体到北京服药自杀,向社会提出控诉的事件,近年时有发生。今年3月,9名外地访民亦曾在“中南海”门外集体服药自杀。而716日,北京市不足四小时内,接连有两批外地访民共12人,分别在派出所及报社外集体服农药自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