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小官何以能巨贪?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1-13

小官何以能巨贪?

根据官方媒体发布的消息,河北严肃查处一批「小官巨腐」案件,其中,有的市车管所数十人大肆受贿数千万元,有的市交警支队长受贿超千万元,有的县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总额近千万元,甚至有村干部利用协助征地时机受贿百万元。而最令人震惊的,是一名科级干部--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从其家中搜出现金1.2亿元,另有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此新闻一出,立即成为网上热门话题,网友调侃说,「官员财产不公开确实是为民众着想,在民众没有充分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公布官员财产,会吓坏一批、吓傻一批、吓死一批」

发改委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在其家中搜查时,发现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余元。

科级干部马超群,大概是迄今为止所有被查处并公之于众的贪官中,官最小,却贪得最多的一个,但是绝不是唯一一个。只能说他作案水准太差,掩盖能力一般,没能将纪检机关的查处这个危机对付过去。有人说,还有更多贪得比他多、但隐藏得深,还没被发现的大官小官们,正偷着乐呢。

前不久,最高检反贪总局局长徐进辉针在新闻发布会上谈及国家发改委系列案件时证实,被查处的发改委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在其家中搜查时,发现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余元,这比媒体此前报道的「魏鹏远家中搜出现金1亿元」,金额还多出一倍。「16台点钞机当场烧坏了4台」的新闻,绝非虚言。帮魏鹏远计算一下,他被提拔为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时间70个月,约2100天,2亿现金意味着他从上任到被查,每日进账9.5万元人民币,这比做什么生意都划算。「日进斗金」,形容的就是这样的人。

从级别上讲,马超群只是一个科级干部,科级是中国行政序列中级别最低的官阶;魏鹏远是副司级,级别上他比马超群高很多,但在「扔块砖头都能砸到个司局级干部」的北京,他仍然只能算是一个小官。部级、副部级,在北京满街都是。国级、副国级,比如周永康、徐才厚和苏荣,贪腐财产富可敌国,老百姓一点都不奇怪;部级、副部级,比如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55个省部级干部蒋洁敏、李东生等人,贪个千儿八百万的,似乎也符合当今中国的贪腐逻辑。一个科级、副司级贪污动辄上亿,而且光现金就这么多,着实超出了中国民众对贪官的想像能力,「亮瞎人的狗眼」。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这是一个巨贪的时代,这是一个看谁贪得更多的时代。没有最多,只有更多。

由此看来,官大才贪得多,官小才贪得小,这可能是常规,但却不是定律。大官贪得多符合常态,但小官也能大贪,可能是新形势下的一种「新常态」。贪多贪少,与官大官小没有必然的联系。贪的多少,决定于其实际拥有的权力大小和受监督程度。对于一个权力极大、权力集中、又没有任何监督的部门或垄断机构,哪怕一个小员工,都可能收受巨额贪腐钱款。因为在中共官场,所有心里都明白,权力是一门生意,办事就要收钱,不管职责范围之内还是职责范围之外、该办还是不该办的事,都是如此。

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近日透露,他父亲有一位曾在同一个战壕里战斗过的战友、一位老将军,老将军让他的秘书去帮孙子办理进军校的事,结果将军的秘书竟然要向老将军收钱!收钱办事,权钱交换,已经不顾伦常,哪还顾得上法纪。

前不久还有这样的新闻曝出:某副市长,担任同一职务已多年,上级拟提拔他到其他岗位,他却死活赖着不肯走,要求仍在原岗位工作。后来被查,「组织」上才明白,原来原职位上油水太多,他宁肯不提拔,也愿意在低一级的职位上多捞一点。

科级干部马超群何以能在级别很低的官位上捞到1.2亿的现金,目前因还在调查中,尚不清楚。但也不难猜想,这一定与他所掌管的手中的「肥肉」--城市供水有关系。因为油、电、水、气等,都是各地的垄断资源。

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