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党可不可以「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1-29

党可不可以「反」

共产党反国民党是可以的,因为国民党反动,国民党为什么反动?因为国民党是一党独裁,党国一体,不搞真正的普选。刘少奇说过,那些人认为共产党夺取政权,搞中共一党专政,是造谣与诬蔑。

中共的文革并没有结束,因为中共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政治异见知识分子的迫害与清除

原来,在刘少奇看来,共产党反国民党,并不是为了一党专政,而是为了多党共和。所以,共产党人当时反当政党,有合法性。

在政治文明国家里,反党不是法律问题,因为反对党是一个正常的存在,当政党与反对党或在野党形成政治平衡、对垒关系,不同的政治集团、利益集团甚至文化信仰集团,通过不同的政党,来争取自己的权益。

嘉兴日报开除「反共反毛」的评论员王□烽,显然是有背政治文明常识的,也可能违背国家劳动法规。开除王□烽是经过嘉兴日报集团领导研究决定的,完全是迫于网路上的言论压力所致,是不是经过公开的听证程式?是不是经过劳动法方面的律师征询?最为重要的是,怎样界定反共反毛?

中共结束文革是不是一种反毛?中共废止二个凡是,在极左眼中,更是大逆不道。邓小平也反了毛泽东,但只反了形而下的毛泽东,也就是反了毛泽东的一些具体作派,结束了以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为党国使命的政治动乱,使社会恢复了经济生活生产常识。反二个凡是、反毛,带来了社会进步。所以,反毛,并不是罪错。

邓小平是政治实用主义者,其坚持的毛泽东思想只是他的打击别人的工具,他在《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一文中说得明白,人民民主专政还存在,专政的手法还要用。邓小平维护超越法律的专政手段,目的并不是维护人权,或维护宪法,而是维护一党专政与个人极权的稳定。

嘉兴日报或举报评论员王□烽的人们,没有集中其反共反毛的言论,并分析,哪些是可以上纲上线的,违背了怎样的党章规定或法律规定,如果这位评论员反的是共产党与毛泽东的政治错误,那么,他的「反」,只是一种批评。习近平讲过,中共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这种批评不仅应该来自政协、百姓,也应该来自中共党内,包括党媒评论员。

习近平当局应该正视,文革正在死灰复燃中。并不是说文革会不会到来,而是应该正视,中共的文革并没有结束。为什么?因为中共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政治异见知识分子的迫害与清除,从中国社会科学院到北京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到本人供职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只要稍涉及政治异见,就会停职或被除名,连向中共提供政治宪章(零八宪章)这样温和的纯文字表述行为,也被视为重大颠覆性的罪行,刘晓波仍然身陷囹圄。而现在呢,网路上群众斗群众正在兴起,评论员王□烽被除名,看起来是嘉兴党媒在开除一名发表反党反毛政治言论的评论员,其实是极左群众通过网路言论斗倒了一位评论员。

我现在想到的不是现在是不是文革状态,而是文革那种斗争方式会不会扩大化,殃及更多知识份子与媒体人。

有维护习近平新领导集体的人士说,习近平当政之后如此打压言论,与周永康完全不同,周永康是为了作恶,而习近平是为了做事。

打压言论自由是违反宪法的事情,无论是谁,无论为了什么目的,通过违法的行为去做大事,这样的逻辑本身就是可笑的,通过不义,永远无法到达正义。

当然,开除一位评论员,或封杀一批政治异见者,并不一定是习近平亲自下令的,但,正如文革中那些受害者死难者,并不是毛泽东亲自下令迫害的一样,最后的罪责,都会记在最高领导人帐上,使其永远蒙耻。

说到评论员王□烽被解聘,如果他正式发表文章,或有组织地提出反中共的纲领,甚至上街向中共示威,达到这个份上,他离开中共媒体,我想是应该的,但仅仅是通过微博,对中共与毛泽东时代的罪错有「微辞」,就因此上纲上线砸了他的饭碗,只能说明中共太脆弱了,甚至太娇气了。

拥有八千多万党员的超级大党,如果有八万人公开批评或指责党的路线与方针,这也应该是正常的,千分之一人的有不同意见,或希望改造中共,或让中共变成两个政党(左的与右的),都是一种观点,有了这些观点,中共就有了进步与改变的可能。譬如说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提议让中共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到民政部进行登记,这就是在帮助中共进步,使中共合法化,而不是让步中共永远当一个社会黑户。

如果把对中共提建议的党内外人士就定性为反共反毛,中共不仅在制造敌人,也是在自毁人心。

来源:东网 / 吴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