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解放军陷入徐才厚困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1-25

解放军陷入徐才厚困局

解放军驻港部队依惯例今日将完成第17次轮换,预计退役士兵返回内地、新兵进驻香港后,在港总体兵力维持不变。这显示面对和平占中运动,解放军已无用武之地,与退役士兵上月未如期接获退役通知的剑拔弩张大为不同。解放军或许因此避过一次打压香港民主运动的历史性耻辱,退役士兵上周末亮相中央电视台节目时才能笑谈与香江的不解之情。

香港市民今次争取真普选抗争的文明、理性,没让中共鹰派和狼英(梁振英)邀解放军介入香港事务以宣示主权的图谋得逞,驻港解放军也未由文明之师变成虎狼之师。但是,与香港迥异的中国政治、法律、社会环境,令解放军无法摆脱徐才厚困局,中共强化党指挥枪、坚拒军队国家化,不只加剧党讨好枪、军人干政的风险,也不可能有效防治军官的贪腐问题。

中共官方上周透过境外媒体披露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被抄家的部分案情,其中读者最瞠目结舌的是,现场抄获现钞足足有一吨多重,古玩字画无数。官方最想澄清的是,徐才厚极速上位并非靠「某位中央军委领导人」,即不是靠江泽民,即习近平打军中老虎并非与江泽民的权斗。但舆论最关注的是,徐才厚挟总政治部之威蛀蚀军队10多年,这种制度不变,怎么可能预防再出现徐才厚式的军中老虎?

解放军总政治部负责军队的人事晋升、宣传、军纪监督等,是实际贯彻、执行党指挥枪的权力机构。徐才厚在军队中窜升,得益于时任总政副主任王瑞林、张树田的提拔,而他自1999年出任总政副主任至2012年退役,把持总政期间更是疯狂地贪贿、纵欲,最终成为因贪腐被捕的最高级将领,这正是解放军的政治制度一味强化党的领导,拒绝引入军队国家化的公开透明及接受议会监察的结果。

军队国家化,即军队不专属于特定人士拥有,无政党派系分别,属一国之全体人民所拥有的

习近平接任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已满两年,反贪风暴从党政系统刮到军队,但落台的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始终都有浓厚的权斗色彩,并未触及产生党政军大老虎的政治制度,既坚拒民主选举、三权分立,维持一党专政,又坚拒军队国家化,还强化军队作为执行中共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制度。面对外界质疑身患膀胱癌、命在旦夕的徐才厚被追究刑责是权斗结果,当局曝光更多徐才厚贪贿、纵欲案情,以证明打虎有理。结果,徐才厚案情曝光越多,民众越震惊于中共高层、军队高层贪腐之严重,中共和解放军的合法性就流失得越快越多,文官武将担心被清算的恐惧感也越深,对现任中央领导层的归属感也越差。

面对徐才厚案引发的军政困局,中共强调要彻底肃清徐才厚对军队、官场的影响,解放军各总部、各大军区、各军兵种多次宣示效忠党中央和习主席。但是,正如曾力推唱红打黑的重庆市书记薄熙来被控贪贿囚禁后,中共奉行的政策被讥为「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目前解放军推行的强化听从党中央和习主席指挥的形式,包括以宣传领导人权威为中心的军队宣传,以提升国家安全受威胁警示以拉拢民众不放弃爱党爱军,以扩大颁授军衔、增加军费以安抚军心,与徐才厚时期又有何分别,岂不是「没有徐才厚的徐才厚路线」?

徐才厚案只是揭开解放军高层将领贪腐冰山之一角,有关其他将领贪腐的新闻不时出现在海外媒体、网站。要肃清徐才厚案的影响,要摆脱徐才厚式的困局,不是依靠现有的宣传模式、反贪模式可以做到的,惟有推动军队国家化,不再让军队对中共领导人忠诚度的重要性高过军纪国法,不再让军队脱离议会和舆论的监督,才能有效遏止军队的贪腐趋势,才能防范军队干政或成为独裁者镇压人民的工具。


苹果日报 / 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