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一日判罪 终身是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1-25

一日判罪 终身是敌

冤坐监牢8年,历经9次审理,4次被判死刑的福建投毒案「罪犯」念斌,于今年822日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无罪释放后,为了到境外治病,近日前往当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部门办理护照,结果被拒。原因是,他的身份信息在公安出入境管理系统中显示为「犯罪嫌疑人」,不符合护照办理条件。福州市公安局和平潭县公安局各有不同解释,一说为他虽无罪释放,但公安局系统内「信息更新滞后」,无罪信息还没有更新;一说为他今年9月又被重新立案,现为布控对象,「依法」不允许出境。

念斌虽然已经无罪释放,但活动仍受当局限制。

这不是念斌被判无罪后第一次遇到仍被限制活动自由的情况。在此之前,一个电视节目请他去录节目,结果也被控制,没能去成。念斌案律师团律师之一的朱明勇律师说,念斌被释放前已被羁押,不可能另行作出限制出境决定,因此也就不存在所谓「信息没更新」的说法,现在他被限制出境,很可能是无罪释放后采取的措施,「有点像监视居住」。

监视居住是指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限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规定的期限内不得离开住处或者指定的居所,并对其行为加以监视、限制其人身自由的一种强制措施。一个经过法律程序反覆审理、已被终审宣判无罪的公民,还被专政机关偷偷采取「监视居住」的措施限制行动而不告知当事人,这决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应有的状况。即便从善意的角度去解读,念斌并未被秘密「监视居住」,至少有一点也是肯定的:作为一个法律上已经无罪的公民,他仍被有关部门视为戴罪之身的坏人,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

念斌所获得的这种「待遇」,在冤狱丛生的中国,当然不是个别。在办理案件的公检法机关及其办案人员看来,一个人一旦被认定为犯罪,要想经过审理变清白或变成好人,基本不大可能。他们往往办案都会办出「感情」色彩来,「坏人」就是坏人,永远不可能变成「不是坏人」,更不可能变成「好人」。一旦「坏人」被洗白,他们的结论被颠覆,一则他们脸上无光,会抬不起头来,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所有人的工作都被彻底否定,「辛勤」的「付出」变成了白费;二则在内部可能会被追究责任,影响仕途,外部会被舆论谴责,承受压力,还可能被受害人当作仇人永久唾骂。不仅当事的承办人如此,相关的机关和单位也是如此。一旦一个单位办错案,其他所有与其相关的单位都会与这个单位站在一起,「同仇敌忾」,共同对付冤案当事人。前不久央视提名念斌案律师团为「2014CCTV年度法治人物候选人」,福建省有关部门认为这会影响本省形象,便派出省委宣传部到北京告状,最终,这个提名被撤下。所以,很容易理解,一旦一个人被判罪,他终身都将是办案者、包括办案机关的敌人,永世不得翻身。

以最近几件引起舆论高度关注的旧案而论,也能充分说明这一点。

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已于本月20日进入了再审程序。但在此之前长达9年的时间里,虽然真正的凶手赵志红已经交代并落网,已被判死刑并执行的冤魂呼格吉勒图,却一直不能昭雪。呼格吉勒图的家人、法律界和社会各界人士通过各种途径,无数次强烈呼吁复审或重审此案,也没能让主管机关「觉醒」。原因也同上理。据说呼案当年的办案人员都已升官。此次能进入再审,还真得感谢「乘着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东风。

河北的聂树斌案却没那么幸运。同样是「强奸杀人罪」,同样被判死刑并已被执行,同样在被执行死刑后真凶落网,同样有无数法律界和社会各界人士为其呼吁,但聂树斌的代理律师要求去查阅卷宗时,却被河北高院拒绝,聂树斌启动再审仍遥遥无期。

不管是法律程序已经终结的念斌案,还是刚刚启动再审的呼格吉勒图案以及尚未启动再审程序的聂树斌案,他们过去、今天和以后,都是当年办案机关与当年办案人员的敌人,这些人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挠、阻止、妨碍他们获得清白。如果呼格吉勒图和聂树斌当年没有被执行死刑,有一天也被无罪释放,很可能像念斌一样,即便他们获释,也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这是当下这个体制的决定。

这种体制不变,这个结局就不会改变。

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