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六四抗暴者档案--高鸿卫助燃坦克被判无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10-28

六四抗暴者档案--高鸿卫助燃坦克被判无期

转发此新闻:
25年前,l北京市民高鸿卫因助燃早已在燃烧的坦克,被中国当局逮捕。等待他的是无期徒刑判决,和实际18年的监狱生活。2007年,高鸿卫出狱后,开始了艰难的求生挣扎。但他说,即使是现在,看到人倒下了,哪怕是被别人讹诈,他也会出手相扶。


19891019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长张存英在秘密法庭宣读了判决书,以放火罪,判处高鸿卫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那一年,他19岁。

根据本台拿到的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他在198965日下午13时,在北京市朝阳区十里堡助燃了一辆早已经在当日凌晨1时就被点燃的坦克。他所做的,是将一个荆条筐放在坦克下助燃,并将油箱里的柴油浇在车上加大火势。

促使高鸿卫去烧坦克的原因是,63号夜里,他在去往天安门的路上,在东大桥路口,看到坦克上的军人向老百姓打催泪弹,在建国门的立交桥上,看到经贸学校的一个老人被装甲车里发射的子弹打中了,白背心上全是血,这个人,至今生死不明。他还在天安门东边的南池子路口,碰到一帮从天安门撤下来的南开大学的学生,他们衣衫不整,哭泣着说死了好多人,当时他非常气愤,也跟着他们一起哭泣。

该判决书罗列的证据,是一张高鸿卫站在坦克后的照片。至今,没有人知道谁拍摄了这张照片。他曾经向逮捕他的警察问,学生们有什么罪?但除了凶恶的惩罚,没有人答复他这个问题。

高鸿卫被判决之后9天,他有心脏病的父亲遭此打击,突然去世;而自少母亲已去世的高鸿卫,19岁的他成了孤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家里无人探监。在监狱里,如所有的民间抗暴者一样,高鸿卫也遭受毒打和长期的折磨。北京市第一监狱的管教,仅仅因为他活动了一下因长时间蹲地导致麻木的身体,就对他施加酷刑,理由是,他不应该辩驳,因为从来没有人敢于反驳他这个管教。

因为营养严重不足,亦因与传染病人被关在一起,他感染上了肝炎,但依然被强迫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


200715号,经历了18年牢狱折磨的高鸿卫经过减刑,终于刑满释放。从19岁被抓走,回家已经是37岁。但等待他的,是远在5环外、已经18年无人居住的破败不堪的家。院子里长满荒草,房屋在18年的风霜雪雨摧残下,早已是残垣破壁,窗户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更麻烦的是,因为父母双亡,他早已经被注销了户口。

他和亲戚一起打理了破烂的房子,开始梦想着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他找过苏宁电器,应聘过超市理货员、推购物车,找过物业,希望求得一份看大门、保安,哪怕是剪草坪的工作,找过送报纸的活,都没有结果。因为他们很在意他的经历。出狱两年多,他也没有一份可以做的工作。他甚至想到了带着自己的判决书去天安门广场,给大家看看他的遭遇,在这种情况下,社区好不容易给了他每月400元的困难补助。

在后来的日子,他抓住一切机会找工作,努力养活自己。通过自己的努力,他第一次有了一张自己的床、一张小桌子,宁可不吃肉、不吃菜也置办了一台旧电脑。他学会了很多实际的应用,因为喜欢电脑,他还开始有计划地学习英语,艰难重建生活。2008年,他也因此得到了自己的爱情,用10块钱结了婚,就是办了个证。

近日,本台记者辗转联系上高鸿卫,得知他现在任然在打短工。面对采访,他非常平静。

他说:行,还可以的,能吃饭,能打零工,小时工,一小时167块钱。家里人没什么情况,因为我的父母早死了,我没有小孩,她找一个工作,超市,一个月挣34百块钱。(找好工作)可能性不是很大了,因为自己文化水平不是很高,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然后慢慢年纪也大了。

当问及他是否会为自己的付出而后悔时,他用了很委婉地话告诉我们,如果是现在看见有人摔倒了,哪怕是被讹诈,他也会去扶起他们。做人应该有自己的原则。

他说:这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这人嘛,我就是说现在只有抬起头来往前看,老回头想以前的日子,也没有什么意义。事情已经过去了,还是踏踏实实过好眼前的日子吧。

最后,他给还在海外的老朋友的祝福时,希望他们能早日回家。

根据近期本台找到并采访的这些平民抗暴者的经历看,重刑,重折磨,出狱了艰难挣扎,使他们苦难遭遇的共同的特点。

中国6.4资料收集志愿者、公民维权人士林云飞表示,当局重判高鸿卫这样的民间抗暴者,其本质是为自己的镇压寻找一个看上去合理的借口。

他说:他要给普通民众制造一种现像,就是说,是这批“暴徒”去攻击解放军,然后导致解放军会开枪,(他们有意)制造一种假像。


林云飞还介绍,到现在为止,所有公开的证据都已经证明,无论是针对学生,还是这些保护学生的平民抗暴者的镇压,都异常残酷,甚至使用了被禁止的武器。这些青年的反抗,基本是一种本能的是非判断。

他说:纯粹是一种热血青年,然后毕业还没多久,没几年,所以看到学生运动受到打压,受到冲击的时候,本能的就有一种反应,就是说,学生是正确的,学生的主张应该,就是说如果没有得到确认,就是说得到正确的评价的话,也不应该得到就是说,镇压,开枪,特别是使用坦克这种方式,而当时使用的这种达姆弹,这种在国际就已经禁止使用的。

他认为,中共当局做的一切,不外乎就是传递一个信息,任何公然抗拒的,公然抗拒国家,你的代价可以是无穷大,放到社会里面会起到非常大的震慑作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