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政协应该有真正的政治协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9-25

中国政协应该有真正的政治协商

习近平在纪念中国政协65周年讲话中说,中国政协在中共领导下,「走过了辉煌的历程,建立了历史的功勋」,但当我们翻开中国政治协商的历史,会发现,中国政协在成为政治花瓶之前的历史,是一部血染的国殇史。

政协早已成为权贵富人的政治沙龙

我们知道,政治协商一词源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国共重庆谈判,尽管这次政治协商有了重大成果《双十协定》,但这一协定并没有给中国带来和平与民主,政治协商成果成为一张废纸,国共两党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只要一党统治,不要多党竞争,血战四年,最后以国民党败落台湾而结束。

1948430日,中共中央提出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为什么要召开新的政协会议呢?因为中共军队胜利在望,中共要在最紧要的历史关头,联合各民主党派力量,彻底推翻国民党的民国政府,而成立新的「民主联合政府」,新的政府是各党派的「联合政府」,所以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国外华侨积极响应,欲共同参与分享这场分桃盛宴。

19499月中国政协成立,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等三个共和国奠基性文件,到了19549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并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五四宪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立法功能开始过渡让予全国人大,自此,政协便成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组织。再之后,激进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1956),与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1957),民主党派参政权基本被剥夺,中共一党执政成为现实。

民主党派或全国政协,成了共产党一党执政的新中国之脚手架,党国的大厦建成了,脚手架就撤除掉了。1966年文革开始,全国政协停止办公,有趣的是1973228日,经周恩来批准,全国政协举行「纪念台湾人民二二八起义26周年座谈会」,在中共需要的时候,全国政协会突然苏醒过来,参与政治活动。改革开放之后,政协又正式开展体制内的政治协商活动,政协委员主要是通过政协提案,来下情上达,参政议政。

但政协的主旨功能是什么?是政治协商与民主监督。

政治协商被官方定义为:指国家和地方大政方针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重要问题,在中共中央做决策前进行协商,并在决策执行过程中重要问题协商。而民主监督则是:指国家宪法、法律和法规的实施,重大方针政策贯彻执行、国家机关及工作人员的工作,通过建议和批评进行监督。

对政协如此定性,看起来是严肃的,有权威性的,但事实上呢,却是如来佛手掌心中的政治协商与民主监督,为什么会如此呢,因为各级政协在各级党组织下面开展活动,譬如县级政协,要靠县级政府养活。政协自从将政治决策权让位于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将权力也让位给了中共中央),政协就完全花瓶化了,完全变成了中共一党专政的政治装饰品。

我们回顾一下当代中国史,看看这些重大历史场景中,政协的影子在哪里?到朝鲜去参战,经过全国政协提前协商么?中共的反右、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这样重大的政治运动,有没有经过全国政协提前讨论?文革与文革之前,那是毛泽东一人说了算,而到了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呢,小岗村农民包田到户、深圳成为特区、邓小平九二南巡之后的市场化,经过全国政协提前讨论么?有全国政协的智慧贡献么?

八九民运过程中,我们确实看到,有良知的全国政协委员与政协领导人,向中共中央喊话(发公开信与声明),希望中央顺应民意,与学生对话,通过对话协商来解决学潮危机,但终极的「政治协商」是邓小平在家中与他认可的政治老人们秘密完成的,政治协商是秘密的政治老人们的政治协商,连中共的总书记与全国人大的权力也被虚置。

没有政治协商的后果是什么,就是政治「血殇」。

政协或各民主党派在中共1949年建政前,确实对中共功勋卓著(帮助中共打败了蒋介石,但当时的中共是追求普世价值、要建立民主宪政共和国的),全国政协在后来的历史过程中,有何辉煌与功绩呢?他们在五六十年代遭受迫害,而改革开放之后,却衣食荣华,通过所谓的参政议政,得到的是政治地位,一定的特权福利,但于国于民,几乎没有重大贡献(在重大的政治问题上均「被」缺位)。

2013年,中国31个省区市的政协主席全部退出省委常委,有观点认为这是对政协参政议政独立性的一种强化举措,但独立性又有什么意义?政协能用自己的媒体发表独立的政治建议与参政么?政协的民主监督,有中央纪委那样的权利么?最为重要的是,政协(委员的内部遴选)早已成为权贵富人的政治沙龙,一年一度的北京聚会,是他们的法定政治交友假日。

中国政协需要真正的「政治改革」,通过改革,使中国政协有真正的政治协商。

来源:东网 / 吴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