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大老虎不可能联手反扑? / “虎跑蝇飞”人心乱,反腐前景议论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9-17

大老虎不可能联手反扑? / “虎跑蝇飞”人心乱,反腐前景议论多

大老虎不可能联手反扑?

内地最高检副检察长邱学强日前在媒体发表的署名文章《坚定不移将反腐败斗争推向前进》值得一读,虽然标题平淡无奇,但内容还是有些看头,透露了若干政策讯息。

邱文批评社会对习王反腐流行的几个看法,包括「节点到来论」、「联手反扑论」、「特赦贪官论」以及「运动风暴论」。从我的角度来看,他有些讲法是对的,如关于反腐治标是反腐治本的前提和基础的看法,不存在大老虎们联手反扑等;但有些看法就未必苟同,如在谈到香港当年的特赦时,认为彼时香港警局是全盘腐败,故需要特赦,而大陆当下腐败不是全局性腐败,故不能学香港搞特赦。

此外,邱文还有一点不好,就是把上述几种流行看法认作似是而非、耸人听闻的「悖论」,是为了吸引眼球,歪曲领导人发动的这场反腐。这就有点诛心的味道,虽然少数人可能「别有用心」,但绝大多数持有上述看法的人还是为这个党、这个国家好。

邱文也重点谈到大老虎们联手反扑的问题,认为这是伪命题。内地网站转载此文时,都把这点作为标题突出,可见大家对此非常关注。所谓大老虎们联手反扑,指的是已被打倒的大老虎们如周、徐之类,及那些处于半地下的、尚未被打但自我感觉要被打、社会也感觉他们要被打的老虎们,出于兔死狐悲、保护自己利益的考虑,利用自己的权力和资源企图放手一搏,逆转对他们不利的反腐形势。由于这些大老虎还有相当大的权势,若他们结成统一战线,习王反腐并非没有翻盘的可能。

取胜机会 微乎其微

应该说,提出这一问题,出发点是善意的,且民间对大老虎们联手反扑其实意有所指,即江派。邱文认为「反扑论」低估党对反腐败的领导和驾驭能力,及反腐败的群众基础和正能量,将反腐败看成官员与官员对垒的权力斗争,否定党和国家及其反腐职能部门依法履职的正当性。这就有些言重。

尽管不应夸大反腐败的权力斗争属性,但说没有权斗考量也违背事实。反扑之不可能,并不在于反腐的正义性和正当性,而在于中国大老虎们的力量并没有外界想像的那么强大,在共产党严密的组织面前,他们其实是一盘散沙、纸老虎罢了,要去对决掌握党机器和话语权的当政者,除非后者实在是蠢材,否则取胜机会微乎其微。

来源:太阳报



“虎跑蝇飞”人心乱,反腐前景议论多

中国反腐指挥中心---中纪委高官说,大老虎联手反扑论等似是而非观点,是对反腐形势的“悖论”、误导、误读和曲解。中纪委常委邱学强周一说,有媒体推出的反腐“节点”到来论是错误和有害的。而上月初,人民论坛杂志推出广东高官郭文亮的文章提到了反腐风险问题,说搞不好可能犯下“颠覆性错误”。

邱学强是在中央党校理论刊物学习时报最新一期(915日首页头版)发表这篇文章的。文章署名就是邱学强而没交待其身份。据公开资料,邱学强现任中纪委常委,最高检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一级大检察官。

邱学强:反腐出现很多奇谈怪论

邱学强文章说,反腐形势下,一些似是而非、耸人听闻的“悖论”,吸引眼球,成为舆论热点。文章说,这些观点岁大多出于对反腐局势的关注和关心,透漏给人们的却是对反腐形势的误导,对反腐倡廉前景的不当担忧、对从严治党和从严治吏性质的误读和曲解...

这位中纪委高官还说,有媒体推出“节点到来论”,认为反腐的时间、重心和阶段的“节点”已经到来。还有媒体观点认为,经过一年多反腐风暴,官员心态发生微妙转变,“老虎遍地跑”“苍蝇满天飞”引发了百姓对全面推进改革的忧虑,“意味着反腐从治标为主转向以治本为主正当其时,”等等,邱学强认为,这些是“建立在主观臆断和固化思维模式上的错误判断。”

邱学强说的“节点论”应该有所指。上月下旬,人民网人民论坛发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博导许耀桐的文章题目是:反腐节点就在当下。文章说,如果说反腐斗争从治标转向治本有着一个转变的节点的话,那么,这样的节点就发生在当下,即将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就是反腐的节点。

中纪委常委邱学强还在其文章内抨击了这种节点到来论。文章说,“节点到来论”无疑是错误的、有害的。文章说,那种把人民群众对“打虎拍蝇”护航改革的高度认同,看作是“虎跑蝇飞”何以改革的疑虑,把从严治党、从严治吏取得的反腐成效看作“官场地震”,置高压治标所产生的抑制潜在犯罪心理、营造“伸手必捉”氛围、促进建章立制等基本事实于不顾,指责其极可能导致政治风险等等,是严重脱离实际的“空谈”甚至是“瞎谈”。

邱学强的这段话也有所指。还是上月下旬,人民论坛还发表了广东学者郭文亮的文章题目是:反腐要提防“大老虎”们联手反扑。郭文亮是中山大学党史党建研究所长、教授和博导。他在文章中说:反腐有很多风险,如重视不够准备不足,有可能犯下习近平所警示的“颠覆性错误”。

郭谈反腐可能带来的负面风险,邱予以驳斥 

郭文亮还说,老虎苍蝇一起打,百姓固然欢迎,但在短期内,“不惜一切代价把各种‘苍蝇’‘老虎’扫除干净,尤其是要真正打掉‘大老虎’,难度不小,稍有不慎,甚至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郭文亮从三个方面论证了如此反腐可能带来的负面效果。首先是:大老虎的联手反扑。郭文认为,大老虎数量不多,能量很大。如果没有对风险的有效预防和管控机制,“任凭斗争愈演愈烈,则很可能引发相当的负面效应。”二是百姓的心理承受能力。郭文认为,短期“过密、过快”拉出各种(大小老)老虎,虽大快人心,但这种“老虎井喷”极有可能超出百姓的心理承受能力,产生意料之外的反效果,从支持反腐败走到另一个极端:由痛恨少数腐败分子发展到否定整个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进而否定党的执政合法性。

郭的老虎联手反扑论,遭到邱学强的反驳。邱学强说,“联手反扑”论的要害是将反腐败这场严肃的政治斗争看成官员与官员对垒的权力斗争,看成是两者都可能被对方制服的力量博弈,否定党和国家及其反腐职能部门依法履职的正当性。因此,邱学强说:“所谓‘大老虎’联手反扑是一个伪命题,是‘闭门造车’的结果。”

郭文亮提到的第三个方面是将反腐出现的情况提到意识形态高度---“敌对势力借机大肆攻击煽动”。文章说:“由于社资两种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根本对立,国内外敌对势力长期以来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各种机会大肆攻击中国共产党,而一旦在短时期集中地、大规模地拉出各种腐败案件,必然会给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大肆攻击提供更加充分的口实,甚至客观上为其利用民众对腐败现象的痛恨制造事端提供便利。”

郭文亮不仅提出了理论,还提出了具体的反腐建议。他认为,权力腐败有主观因素,也有历史环境、价值观念和制度机制等客观问题,牵涉面太广、人太多、“一旦按律行事,可能造成大范围行政运行瘫痪”。郭文亮建议可参照香港廉政公署模式,特殊处理:以现在时间为界,凡是以前的腐败且情节较轻,只要认错、退赔,一律既往不咎。郭文说,这样做,也许有违公平正义,但两害相权取其轻,这种方式有利于减少阻力,有利反腐斗争顺利进行。

郭的这种建议,也遭到邱学强的否定和反驳。邱学强说,“特赦”贪官观点,这种从全局上进行思考的精神固然值得肯定,但在中国民主法治和社会文明进步的当下,其观点和主张不具有可行性。“因为这种牺牲公平正义为代价的策略,违背了法治精神和治党必严的反腐理念。”邱学强说:“特赦贪官”虽然在特定历史条件下能起到消解阻力作用,但对以法治为特征的反腐败斗争而言,不具有可借鉴性。

海外的中文媒体大纪元一篇报道说,这种特赦贪官论,是中央政治局两名常委提出来的,遭到其他常委的反驳和否决。报道说,王岐山和李克强认为,不能搞特赦,否则会引起社会震荡,开弓没有回头箭,要“一抓到底,一往无前”。
早在今年元月,中央党校的专家林哲就说过,特赦贪官的说法不可取。中新网援引其话说:“特赦贪官的实质是另做与法律相悖的规定,这是违宪行为,任何人不能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

既往不咎是否可行?按照新华社周二援引江苏网的报道:中国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案,冻结其资产近30亿元,北京中院法官邱波跑了全国各地一百多家银行,光是审理报告就撰写了十万多字。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案,海外中文网盛传其贪腐数量之多达到数千亿,可用“窃国”形容。很多网文将周比作清代大贪官和绅,被其家族帮派窃为己有的已达“半壁江山”。

前政治局委员徐才厚涉案金额也非常惊人。大公网报道,他接受部下谷俊山的贿赂,就有3600万。谷俊山曾是总后副部长,有报道说,其涉贪金额为两百亿,房产300处,情人若干。相比之下,前政治局委员、重庆书记薄熙来涉案金额才两千多万。山西贪官白培中家中被盗,失窃财产金额也超过薄熙来贪腐钱财好几倍。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