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郭美美大起底:卖淫每次价数十万元 父诈骗 姨容留卖淫 舅贩毒 穿囚服素颜照曝光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04

郭美美大起底:卖淫每次价数十万元 父诈骗 姨容留卖淫 舅贩毒 穿囚服素颜照曝光 (图)

90后炫富女郭美美,早前因涉非法赌波,目前在北京市一处看守所内被刑事拘留。

据报道,负责郭美美案的警员曝出惊人内幕指,郭美美借「夜场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每次价码达数10万元。

据郭美美被捕后向警方供认,她签约南方某演艺公司,公司安排她每年不少于50次的「夜场商演」,每次支付报酬5万元,这是她主要收入来源。但警方核查,郭美美所谓的「商演」不足20场。


办案警员称,郭美美通过网上联络、熟人介绍及主动搭讪等多种方式,多次与人进行性交易。据郭美美供述,20137月,在收取对方5万元人民币定金后,郭美美按约定从北京飞往广东,在某酒店与揭阳一名男子见面,又收了其30万元港币后,两人发生了性关系。郭美美回到北京后,该男子又汇给她11万元人民币。

据郭美美一名姓郭的助手指,郭美美经常声称到外地演出,但到异地后接机的都是陌生男子,当晚她会与该男子开房,翌日郭为她收拾行李,都会有成捆的现金。吕某某供述:「郭美美的生活很乱,经常带不同男人回家过夜,其中外籍男子居多。有一段时间找不同的男孩子,还要我帮她数有多少个。中国男子就专找有钱的。」


其父有诈骗前科 其母长期经营洗浴桑拿等服务 其大姨涉嫌容留他人卖淫 其舅舅曾因贩毒被判刑

79日,北京警方打掉一个在世界杯期间组织赌球的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8名。该团伙在境外赌博网站开户,通过电话、微信等形式下注,进行赌球违法犯罪活动。郭美美是其中参赌人员。

经查明,郭美美1991年出生在湖南益阳一个单亲家庭。其父有诈骗前科,其母长期经营洗浴、桑拿、茶艺等休闲服务,其大姨曾因涉嫌容留他人卖淫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舅舅曾因贩毒被判刑。郭美美自幼随母亲生活,1996年起先后在广东深圳、湖南益阳等地念书,20089月至20099月花钱进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进修一年,毕业后与他人在北京合租房屋,成为“北漂”一族,主要靠承接小角色和母亲接济生活,直至2010年认识深圳商人王某。

  王某,男,46岁,广东省深圳市人,以参股方式投资房地产、基金等领域,是郭美美2011年“红会炫富”事件中的关键人物。因涉嫌刑事犯罪,王某于724日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0108月,我要朋友帮我介绍个女孩玩玩,朋友就介绍了郭美美。郭美美从北京飞到深圳,我为她安排了酒店,第二天我就跟她发生了关系,当时她向我要了3万块钱。那以后,她想要钱了就会从北京飞到深圳找我,我安排食宿并每次给她5万块算是包养费。”王某供述。

  “她要求我给她买一辆跑车,说是生日礼物,不买就跟我断,后来我给了她240万,让她自己买的车。”王某承认,“她知道我有老婆孩子,图的就是我的钱,我看上的是她的年轻,我们各有所图而已。”


利用红十字会 炒红了自己

郭美美供述称,她与王某一起的时候,王某并不想她去拍戏、走演艺圈。“他说你找点事情做比天天没事情干强。”

  “当时朋友翁某在北京收购了一个叫中红博爱的公司,我投资500万参了10%股份。”王某供述,该公司正与隶属于中国商业系统的中国商业红十字会商洽开发“中国博爱小站”项目,即购买车辆免费为社区老人提供医疗服务,车辆喷涂“红十字”标识,以项目为名招揽广告赢利。

  “有一次翁某跟我聊公司招人、装修的事情,郭美美在旁边听到了就说要应聘。后来她说要做CEO,当时我不知道CEO是什么,就笑笑说你做什么都行啦。”王某回忆。

  郭美美说:“说完之后几天,我在家玩微博的时候,突然想起他说的这句话,出于一种虚荣心,挺无知的,并不知道红十字会是一个这么庞大的慈善机构”

  为增加炫耀资本,郭美美根据自己的想象,把个人微博认证从“演员歌手”更名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发布豪车、奢侈品等炫耀奢华生活方式的照片,将与她本人、中红博爱均无关系的中国红十字会推进了舆论漩涡,进而引发慈善信任危机。这起重大的网络事件也导致“中国博爱小站”项目流产,王某与郭美美断绝了交往。

  然而,郭美美本人却一夜成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为掩盖被包养事实,她称王某是其“干爹”。

  “我妈录完节目还说,你怎么蹦出来一个干爹?”郭美美说,“当时才19岁,就是有点害羞,不想承认男朋友比自己大那么多,所以才说是干爹,没想到越扯就越扯不清楚了。”

我从来没见过虚荣心这么强的人,为了名不计后果,为了钱不择手段。红十字会名誉因她受到极大的损害,我因为她身败名裂。”如今谈到此事,王某后悔不迭:“郭美美是我一生的噩梦!”


以商演之名 进行性交易

郭美美还向警方供认,她签约南方某演艺公司,公司安排她每年不少于50次的“夜场商演”,每次支付报酬5万元,这是自己的主要收入来源。但警方核查,郭美美所谓的“商演”不足20场,更多的却是借“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

  “郭美美通过网上联络、熟人介绍及主动搭讪等多种方式,多次与人进行性交易,每次的价码达数十万元。”办案民警介绍。

  据郭美美供述,20137月,在收取对方5万元人民币定金后,郭美美按约定从北京飞往广东,在某酒店与揭阳一名男子见面,又收了其30万元港币后,两人发生了性关系。郭美美回到北京后,该男子又汇给她11万元人民币。



  “她经常告诉我要去外地演出,但我们到了当地后,接机的是陌生男子,当晚她会与该男子开房,第二天我为她收拾行李,都会有成捆的现金”。郭的生活助理吕某某供述,“郭美美的生活很乱,经常带不同男人回家过夜,其中外籍男子居多。有一段时间找不同的男孩子,还要我帮她数有多少个。中国男子就专找有钱的。”

租房开设赌局 “抽水”非法牟利数十万元

  来自北京警方的最新消息显示,714日,郭美美等人因涉嫌赌博罪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在大量证据面前,郭美美供认了在世界杯足球赛期间参加赌球以及组织赌博的违法犯罪事实,并进一步供认了长期参与赌博活动、为牟取暴利开设赌局的犯罪事实。



  警方查明,郭美美嗜赌成性,先后60余次往返澳门、香港及周边国家赌博。2012年底,郭美美在澳门赌场认识了一名职业德州扑克赌徒康某某(中文译名,外籍),很快发展为情人关系并在北京同居。20132月,郭美美与康某某策划在北京开设赌场,由其生活助理吕某某出面,在朝阳区北京公馆西塔楼以月租1.9万元的价格租下一套房屋用于设赌。随后,郭美美及康某某购置了赌桌、筹码、POS机。

  “第一次组牌局时,他的外籍男朋友跟一个中国合伙人开了一场,郭美美只赚了7万多。她觉得少,说‘还是女人当家,下次我自己组牌局’。”吕某某说。

  此后,郭美美每次都是自己聘请专业发牌手,找专人负责赌资结算,并打电话或发微信邀请“朋友”上门赌博,她本人抽取3%5%的返点作为“水钱”。

  警方初步核实,郭美美开设赌局的每场赌资金额都在百万元以上,她个人通过“抽水”非法牟利数十万元。

凭借虚假炒作 赚取知名度

  事实上,郭美美曾在网上炫耀自己豪赌,称自己“输大了”。就在涉赌被拘的前不久,她还曝出了另一则惊人的消息─

  有微博网友称,郭美美在澳门赌博欠下2.6亿元赌债,随后又赴澳门还款,其资料随即从追债网上删除。该微博称,郭美美找到了新“靠山”,替她还清了近半数欠款,所以才暂时得以脱身。郭美美本人转发了微博,留下“汗”的表情。

  然而,警方查明,这是一条精心炮制的虚假新闻。

  郭美美供述,她在澳门赌博时认识了某赌博网站负责人杰某(澳门人),杰某提出借郭美美之名进行虚假炒作,以提高该网站的知名度,两人一拍即合。作为酬谢,杰某向郭美美提供40万元的筹码供其赌博。



  “郭美美从澳门回来说,过一段时间会有一个很大的新闻出来,说她在澳门赌钱,欠了很多钱,其实没欠很多钱,只是帮朋友的网站增加点击率。”吕某某说。不久,杰某赌博网站发出“郭美美在澳门赌博输2.6亿”的惊人新闻,被各大网站争相转载。

当时我正在办银行贷款买房子,因为这个新闻影响到我在银行贷款,所以新闻发了没过几天,我跟他说快点撤掉这个消息,已经对我产生负面影响,银行贷款都不让批了。”郭美美供述。

  郭美美供述,杰某认为如果贸然删掉的话,媒体会说这是假的,对他们网站的信誉造成影响。“过了一个多礼拜,他们又发了一个假消息,说我找到新靠山,帮我还了一半的赌债。”

  这次,杰某又向郭美美支付了10万元,网络再次曝出“郭美美靠山为其还赌债”的轰动性新闻,引起广大网民的高度关注及对其所谓“靠山”的猜测。

受害人:“我感觉她特别恶,以赌博名义诈骗”

  北京赌徒朱某就是郭美美的“朋友”之一。尽管此前仅有一面之缘,郭美美却如同老熟人一样,热情地邀请朱某参加她组织的牌局。

  “她从晚上8点多一直到夜里1点多,不停打电话邀请我以牌会友,说两人再见见面。她还说这边有许多朋友,都是有实力、有名望的人。”朱某供述。
在郭美美的力邀下,朱某在凌晨1点多找到了这个赌局。虽然朱某一再说没带钱也没带卡,郭美美仍然主动为他提供了筹码,仅两个多小时,朱某输掉了40万元。




  “我说不玩了,大家就都停下来,都不玩了。我说改天给你钱,她说不行,现在就要给钱,那个外国人(康某某)把我的包夺过去,往地上一倒,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了,气势汹汹的。郭美美也是恶狠狠的,拿起电话感觉要从外面叫人,好像是社会人。”朱某至今心有余悸。

  当天,朱某被郭美美等人控制到天亮。直到写下了一张40万元的欠条,在郭美美助理的“陪同”下回单位取钱后,朱某方才脱身。此后,郭美美多次指使吕某某找朱某追债,扬言不还钱就封朱某的单位。截至被拘留前,朱某已先后还郭美美所欠赌资31万元。“我感觉她特别恶,不择手段,以赌博的名义在诈骗,这个亏对我人生中是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朱某说,“我觉得北京公安机关的处理是对的,清除得很及时,要不然还有更多的人要受害。”

来源:综合


郭美美穿囚服素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