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制度的笼子」不能一开几十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29

「制度的笼子」不能一开几十年

中国大陆这两年打了几只「大老虎」,在一片亡党亡国的警钟声里,显然是不得已而为之。但马上有一些官员把它当成证据,来证明中国不仅有「制度的笼子」,而且「制度的笼子」已经罩住了所有的权力。这是一种现代版的「古已有之」,表明中国大陆制度的先进性与合理性,照此逻辑,中国都不用改革、不必进步了。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近日在内部教育活动动员大会上表示,中央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充分说明在社会主义中国,不存在制度笼子之外的权力,也决不允许有党纪国法之外的党员。党员领导干部不论职务高低、党龄长短,都要受到党纪国法的约束,都必须接受党组织的教育和监督。

这当然是一套意义匮乏的老生常谈,彰显了言说者的无聊、无趣与无知。用个周永康案来「充分说明」什么,逻辑上就是狗屁不通。在逻辑学上,如果有情况A,则必然有情况BA就是B的「充分条件」。中央查了周永康,但中央大老虎成群结队,恶劣影响及于海内外,而中央至今未查,则虽然查了周永康,也不能说明「社会主义中国」就不存在制度笼子之外的权力,更不能「充分说明」。逍遥于制度笼子之外的权力,遍地皆是啊。

周强是法律科班出身的,按理应当修过逻辑学必修课,说话不至于跑调如此之甚。要解释其讲话的不合逻辑,只能归之于「打官腔」了。但现在的官方表述,显然也不讲「在社会主义中国,不存在制度笼子之外的权力」,如果真的不存在制度笼子之外的权力,中国共产党也不必急于反腐,更不必讲「亡党亡国」了。

去年122日,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讲,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这就意味着,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一个工作目标,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首先是打老虎、拍苍蝇,遏制权力腐败的势头;其次是要进行顶层设计,打造好制度的笼子。

在习近平讲话的翌日,王歧山又讲话说,要深刻认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钜性。坚持标本兼治,当前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所谓「治标」,就是限于打老虎,而不是将老虎关进笼子。笼子尚未打造出来,则笼子之外的权力广泛存在,这正是老虎打之不尽的根源所在。

笼子乍看是一个关动物的器具,实质上却具有空间与时间的规定性,笼子的效用在于时间上的持续性。老虎关进笼子,必须与老虎的生命相始终,一刻打开笼子,老虎就会跑出来吃人。就「制度的笼子」而言,时间是极端重要的一个维度,「制度的笼子」功能是持续地对权力进行制衡、规范与监督,不能够时而关着又时而开着。

现在若干大老虎被打,但那不是「制度的笼子」之功,而是碰巧有武松与之相遇,把他们给打死了。如果从1985年担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算起,周永康叱咤中国政坛二三十年,虽然他未必一开始就干坏事,但他从上世纪90年代执掌中石油起就开始打造政商关系网,其手中权力的逍遥状态至今也有十多年。到2012年周永康以「正国级」致仕,其人身陷囵圄,但他曾经执掌的权力可从来没有被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过。

《资治通鉴¨晋简文帝咸安元年》记载桓温云:「大司马温,恃其材略位望,阴蓄不臣之志,尝抚枕叹曰:『男子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虽然最终被打落马下,但能够在自己壮岁时手握大权、行如所愿,这可是正中很多官员的下怀。

网上有很多这样的段子:「该吃吃,该喝喝,遇事别往心里搁;能玩玩,能乐乐,游戏人生真不错」;「该吃吃,该喝喝,遇事别往心里搁;要嫖嫖,要赌赌,千金散尽好入土」。这是一种及时行乐的思想,既是某些地痞无赖的人生哲学,也是很多老虎苍蝇「三观」精粹所在。把结果看开了,只要能够掌握权力、逞其所欲,某些官员就会有不枉此生之慨。

「制度的笼子」必须重视时间之维,要自始至终将权力关在笼子里面,不能够有须臾放纵。就算权力偶尔游离于笼子之外,也要作出及时反应,使之重新入笼。周永康一案,只能说明「制度的笼子」在中国尚付阙如,如果一定要说有一个笼子,也是一个完全失败的设计。腐败已经得逞,再怎么弄也是事后诸葛,意义有限。

中国治标尚在路上,治本任重而道远。昧于现实,尽讲些空话大话套话,适足以证明周强不是一个可堪重用的「团派」干部。

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