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需要死磕派律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31

中国需要死磕派律师

「律师开个会,你百般阻挠。酒店不让住就算了,人家租个会议室,你把天花板捅个洞,搞人工降雨。一口气把人驱赶到公园,如丧家之犬。就这样还不放过,把人打了,抓了,推到湖里。」

全国各地的数十名律师到贵阳召开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却被当局逼到只能在公园开会

这是830日,全国各地的数十名律师,到贵阳召开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的遭遇。中共高层最近多次声称要「依法治国」,还把它列为即将召开的十八大四中全会的主要议题,高举喇叭画饼时的漂亮话言犹在耳,地方公检法司及国安部门便一个接一个地扇它「娘」的耳光,让它下不来台。北京、上海、山东、广西等地的至少7家律师事务所就此发表声明,参与的十多名律师从早到晚一直在微博上直播事件进展,「依法治国」的决策者和制定者真的不知道、看不见吗?他们是否认为这就是依法治国的一部分?对「依法治国」充满美好想像的人们,是否认为这个虚幻的肥皂泡还可以继续往下吹?

类似的事件这当然不是第一次。这次是以「消防检查试水管,压力过大爆管」为由,捅破天花板,让地毯浸水,不让律师们进会场开会,殴打、驱赶、把人抓走;在此之前,还有很多会议是正在进行中,突然被拉闸停电或损坏音响,让会议进行不下去。当然,更多的是在开会之前就做足了工夫,把组织者关起来,把参会者从机场和火车上追回来,事先谈话、喝茶、警告。

此次参会的律师,虽然事先也听到了风声,「有司决心很大,一定不会让会议开成」,但他们依然义无反顾,自觉、自发、自费前往开会,是因为「小河案」是「死磕派」律师的「代表作」之一,在中国法制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研讨「小河案」和其他冤案(如张燕生律师介绍为念斌案辩护的艰辛),可以帮助律师们寻找对付当下黑暗、腐败、腐烂司法的共同经验,在惺惺相惜中相互取暖。

一个研讨会会对社会造成危害吗?贵阳警方却紧张得动用大量便衣国保和警察,制定了周密的方案,先是派「群众」诬告律师们「搞传销」,接着拳打脚踢,抢手机,砸手表,把组织者关进派出所8小时之久,应证了事先体制内人士的好心提醒一点不假:(他们要)「把你们诬为黑社会,密谋暴动,被神勇民警击毙」。显然,依靠法律生存的这群人成了「敌对势力」,当局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对他们实施打、砸、抢、抓,已算是客气。在贵阳当局看来,这群律师就像当年中共创始人在嘉兴南湖的小船上商讨成立党派一样,开这个研讨会就是要颠覆政权。

「小河案」和「李庄案」、「北海案」、「常熟案」,是死磕派律师的四大著名战役。几年来,我在微博上围观了律师们对这些案件办案过程的全程直播,也一直在观察着他们日常的言行,包括类似此次研讨会这样的活动,深为他们的死磕精神而感动。虽然各界对「死磕派」有不少微词,他们内部也有各种矛盾与纷争,我也注意到某些在网络上大名鼎鼎的「著名律师」,有时做出的某些行为也颇令人所不耻,但总体而言,他们是推动中国社会进步、走向法治的一群正义力量,我坚定地认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律师仍将是中国最具行动力的社运分子群体、最有内生动力的公民社会组建者和最脚踏实地的社会进步推动者。

「民主法治其实是靠汗水、泪水、自由、鲜血、甚至生命换来的」。死磕派律师们这样说。虽然他们目前还没有人因此而失去生命,但很多人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属死磕派??律师,但堪比死磕派律师的维权律师、异议律师们,如高智晟、浦志强、倪玉兰、滕彪、唐吉田、郑恩宠、唐荆陵、许志永、丁家喜、常伯阳、姬来松等,更是有的目前已失去自由,有的曾经失去自由,他们每个人的坚持、抗争与遭际,都是一部血泪史。

我深信,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律师正在或即将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未来可能导致现行体制解体、崩溃、裂变的某个偶发事件或契机,主要风云人物必将出自律师这个群体,而绝不会是普通民众、学者、「公知」、文化人、媒体人或其他。就像由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张俊雄等15人组成的辩护律师团之于美丽岛事件一样,这群掌握了法律并具有极高行动力的人,必将被时代裹携着,被推向中国政治舞台和权力舞台的中央,接受聚光灯的照耀,引领中国的未来。

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