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文革遗毒阻碍实质变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27

文革遗毒阻碍实质变革

中国社科院俨然成了党国意识形态战线的重点防范对象,供职其中的学者们被连续警告,时间彷佛倒退回1957年的「反右」。

张英伟()和王伟光的讲话令人有时光倒流之感,文革思维依然盘旋在两人脑中。

先是社科院纪检组长张英伟警告社科院意识形态上存在四大问题:第一、穿上学术的隐身衣,制造烟幕;第二,利用互联网炮制跨国界的歪理;第三,每逢敏感时期,进行不法的勾连活动;第四,接受境外势力点对点的渗透。

接着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又厉声告诫:我院的研究人员不仅仅是普通学者,而是党的思想理论文化工作者,更是党的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战士,决不能把自己降低到一个「自由撰稿人」的地位上,「自拉自唱」、「自说自话」、「自娱自乐」,如社会大V、网络公知那样。

「党和国家不需要这样的学者,这一点全院同志必须明白!」王院长的这句话是赤裸裸的威胁,意味着如有学者胆敢继续做上述「自由撰稿人」,那么就请走人。

张英伟和王伟光的讲话令人有时光倒流之感。文革已经过去四十年,但文革思维依然盘旋在上述两位的头脑中。「穿上学术的隐身衣」、「党的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战士」,这些毛泽东时代的频用词汇,置身于21世纪的互联网时代,是多么得让人感到突兀!

检索张英伟和王伟光的简历,发现他们有两个共同点:都成长于文革时代,都研究马克思主义。青年时代的烙印将伴随人的一辈子,很难彻底洗掉。王伟光在讲话中频繁引用毛泽东的「名言」,证明他将终身摆脱不了文革遗毒和毛的魔力。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顶多中国再多一个小毛粉,无关紧要;但他是社科院院长,并企图要将社科院学者改造成「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战士」,谁不服就开除谁,这就比较可怕了!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60多年历史,因为不服号令被开除甚至被整死的知识分子何其多也!1957年的反右,1966-1976的文革,1986年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以及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每一次运动和清洗中都有大批知识分子经受磨难。

这股「左」的力量既强大又可怕,不但摧残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而且连同情知识分子的掌权者也一并推倒。胡耀邦和赵紫阳,中共两任总书记就是这样被「左棍」击倒的。

风从社科院起,极有可能吹向所有学术机构。如此,本已稀薄的「学术自由」将更加稀薄。我不禁要担心一些老友老师的命运,例如社科院的于建嵘、雷颐和马勇。这几位老友在我眼里都是中国的杰出知识分子,不但学问做得好,而且关注社会民生。他们三位都是网络大V,利用网络平台或传道授业或热心公益,做出了不菲的贡献。

中国当下正值文革一代掌权,从中央到地方,许多重要岗位上的领导都有王伟光同样的人生和思想经历,他们吸得狼奶太多,这辈子根本就不可能吐完。这些人的思维保守而蛮横,与现代文明世界格格不入,因此很难期望在他们掌权期间中国会发生实质性变革。

薄熙来主政重庆的时候,「唱红」成为主旋律,那不仅是他借此吸引关注的政治计谋,也是其人生观的体现。虽然他因权斗失败而退出政治舞台,但胜利者和他是同时代的人,思想上的「左」也许比他更甚。

唯一堪可欣慰的是,这批人顶多再掌十年的权,红卫兵治国时代就告结束,文革一代就会彻底翻篇。但悲哀和无奈的是,中国在未来十年内还将继续接受文革遗毒的扩散,这给一直以来致力清除文革遗毒的有志之士增添了更多的困难。

来源: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