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是「晋官难当」?还是「清官难当」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31

是「晋官难当」?还是「清官难当」

两个月前,我曾写过一篇评论:《晋官为何难当? 》。随着这个周末,山西又有两位副省级干部的落马,其中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更是十八大后落马的第一个女性副省级干部,「晋官难当」的话题更加引发了人们的关注。至此,山西落马省委常委已达5人,副省级干部7人,在全国独占鳌头。

山西落马省委常委众多,山西省委常委会开会也难了,因人都跑到北京监狱里「开会」去了

以后在太原想开个山西省委常委会都很困难了,因为不够法定人数。人都跑到北京监狱里「开会」去了。

自古以来,一统天下的封建王朝,出于中央政权的安全考虑,藩镇诸侯管辖的地域一般都不得独踞天险,但是山西一直是个例外。山西地形易守难攻,且地下有无穷无尽的资源,这样的自然地理条件也就形成了山西地方势力相对复杂的局面。民国时阎锡山治下的山西,其实一直就是个独立王国。

在中国,按一般规律来看,出干部的地方有这么几类:一是经济发达地区;二是战略位置重要,资源丰富;三是传统的革命老区。 「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上面领导看不见的活儿,白干──老白干!山西离京城近,一直就是个出干部的地方,中央山西籍的干部不少。山西干部在官场上,常常是既抱团、又内斗,因此帮派林立,错综复杂。当权力的贪婪与煤老板的贪婪沆瀣一气,腐败就会接踵而至。如果不是因分赃不均产生分歧,黑幕很难暴露。在山西,有些煤矿,你都不知道真正的后台是谁。每一个矿洞里的水有多深,谁也说不清。

煤,是山西的福,也是山西的祸。成也是煤,败也是煤。煤之于山西,承载了太多东西。既有千万矿工的血泪,又强有力地支撑着山西的GDP。官商勾结,黑金当道,比煤还黑。靠煤电起家的山西,贫富差距之大,利益体系之复杂,官商勾结之严重,真的可以说是叹为观止。其间利益纠葛,很难理清。十八大以来,山西倒下的干部最多,人们再度感叹「晋官难当」。

这次中央不断调干部入晋,不知能否打破「晋官难当」的宿论?对于去山西任职的干部来说,不知这一步是福是祸?

别怪人不长记性,只能怪屁股指挥脑袋。曾记得河南省连续三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被抓,现在又看到山西太原公安局长3年内4次换帅,中央不得不空降个省会城市的公安局长。由此令人感叹,在山西为官已属高危行业,是在钢丝上跳舞,搞不好就要铛锒入狱。

不是晋官难当,而是清官难当!在现行的体制下,失去制约的权力,岂有不骄纵之理?如今的官场就像个大粪坑、大染缸,在里面晃荡一圈,想不沾上点屎,确实太难。想做一个清官,在官场上那是如此的「缺氧」和孤独。这么多年,官场的升迁法则和游戏规则,决定了目前能够上位的不少官员,根儿就是坏的。让这些腐了心的「蛀虫」转变思想,从为人民币服务转到为人民服务,将是多么的艰难和漫长。

官员,其实也是一个靠本事吃饭的普通职业。是权力的神秘光环,把它弄得鬼斧神工似的。连鬼都会腐败,况且是人?良好的官场秩序,有赖于法治的约束。因此,加快政治体制改革,依法治国,依法治吏,形成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是摆脱「晋官难当」宿论的关键。


来源: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