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郭美美“性传销”模式的危害性何在 / 官员通奸与美美卖淫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07

郭美美“性传销”模式的危害性何在 / 官员通奸与美美卖淫 (图)

郭美美“性传销”模式的危害性何在

这个时候谈论郭美美,很可能左右不是、无形中被一根牛鼻绳牵引,最终落入圈套。可郭美美事件的信息量实在太大,让人有不得不说道说道的冲动。那就说说这个长着一坨塌鼻头的郭美美。


有人说郭美美这块臭肉,谁要?哪里值每夜几十万的肉金?可中国之大,奇妙事就有这么多。明白了苍蝇逐臭、老鼠吃腐的道理,就不难明白郭美美的买卖何以这般火爆。坊间媒体日前报道说,据郭美美的助理供述,郭美美生活混乱,曾有一段时间天天带不同的男人回去。在与外籍男人交往时,郭美美更看重帅与年轻,并让助理帮其计数。啧啧,看来,用性瘾患者且是严重的性瘾患者去理解郭美美,兴许能打开理解“女流氓”的一方天地。

我感兴趣的是,郭美美实际上是借助于浮出水面的王军,以及其他尚未露面的政商界男人,由王军以及神秘的政商界男人做“风投”,开创了一种崭新的性滥交模式──“性传销”。


郭美美的“性传销”模式,商品只有自己这一枚,包括自己身上的零部件。下线的顶端,就是王军以及神秘政商界男人。当然,发展的下线、下下线、下下下线,都不是指望来挣钱的。相反,都是来付钱的。所不同的是,这种“逆盈利”模式,比盈利更有吸引力,更使郭美美这枚商品及其附带零部件无比走俏。

见识、使用郭美美这枚商品的N个下线,虽然不盈利,但换来的是运动量,是力比多的发泄与满足。故,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理解郭美美,还是蛮符合一般性规律的。

只不过是,郭美美类商品及其零部件的存在,肮脏了社会道德,彻底撕毁了一个文明的遮羞布,让文明社会无地自容。


郭美美“性传销”模式,至少有三重危害。

其一,有组织性、集团性以及黑社会性。

众所周知,自打郭美美横空出世的那天起,就毁了一个组织、毁了一个信仰、毁了十几亿人的诚恳以及一个人道事业的未来。及至好几年以后的今天,郭美美被抓,围绕着她的方方面面,还是诡谲依旧、迷雾重重。与两次马航事件一样,相信郭美美即便是有了结论、有了判决,其身前身后的真实,亦永远无法真相大白。

无疑,郭美美的存在以及表演,是有组织性的,还是个大组织;是集团性的,还是个大集团。而这一切,都使郭美美无法摆脱黑社会的魅影──看看郭美美,你就会明白,黑社会其实就在你我的身边。


其二,模仿性、可复制性。

现在,满世界都知道了,起初,郭美美与王军上一次床,就会获得三五万;过年红包,一收就是几十万一个的;郭美美过一次生日,就能收到一辆几百万元的玛莎拉蒂跑车。后来──据郭美美日前在电视上不自觉使用的“炫耀体”的交代,和谁睡一觉就是几十万,甚至“有人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和我睡觉”

想一想,当下,有多少就业无着、上进无着的美貌、高知女性。既然向上无望,那么,向下一滑,和郭美美一样,就会取得向上到顶端也无法获得的财富。这难道不让良者、不良者皆动心吗?

若我们的社会上充斥的都是郭美美类女性,那么,我们的女性,又将变成什么样的女性?我们的这个社会,又将是个什么样的社会?


其三,前无古人的利欲熏心、唯利是图、钱色交换、权色交换,使其登上了中国几千年来妇女解放史、从良史以及嫖娼史、卖淫史的顶峰。

郭美美有张皮,叫“商演”。有了这张皮,郭美美披着它,俨然成了励志的模范──她有两片嘴,她有一双手,她不靠干爹、不满足于包养,她自力更生、勤劳致富,以“性传销”的方式,用身体零部件滚雪球,且越滚越大、越滚越熟能生巧、越滚越游刃有余。比如,她认识了新的“下家”,包养费一开就是每月50万。再如,赌友“阿水”,也是一掷就是50万。

翻翻中国的历史,似乎还没有过把肉体与金钱的交易演绎得如此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似乎还没有过把“脱”与“得”之间的关系,阐释得如此直白、如此赤裸裸。

单就此而论,今后的史家们,要想写妇女解放史、从良史甚或嫖娼史、卖淫史,注定绕不过郭美美。郭美美仅用自己的身体以及身体上的零部件,使自己厕身多种历史读本,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

只不过是,塑造历史的当下之现实,难道没有绝世的悲哀吗?

来源:共识网 / 祝振强



官员通奸与美美卖淫

看到新华社发布的郭美美赌博,卖淫新闻,其内容之丰富,细节之详实,让我由衷地敬佩官方通过此案净化社会风气的努力。中国官方的道德标准,事实上是儒家伦理与马列主义的混合体,而儒家和马列,又都是最强调道德秩序的学说。当此中国新领导人正以澄清宇内的恢宏气魄强力挽救国人礼崩乐坏的伦理困境之际,郭美美作为近三年来道德堕落的符号,被执政党选来祭旗,就豪不奇怪了。

但是,本人对官媒为区区一郭美美的败德行为如此耗费宣传资源仍有疑问:作为警察,如果对光天化日之下正在发生的强奸案无动于衷,却跑到民宅内抓夫妻看毛片,这样的执法有什么公正可言?同理,有志于充当道德警察角色的官媒,对滥用公共资源涉嫌权色交易的官员通奸语焉不详,却对一个小太妹郭美美与男人们之间那点事极尽猎奇之能事,其合理性又何在?


通过官方的公开报道可知,近三十年来,执政党一直没能管好其党员的裤腰带,目前已经受到刑事追究的三个政治局委员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无一不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关系。而正在调查中的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据传就更是性瘾成癖,并与多名央视美人不清不楚。省部级以下官员中,最近几个月来,中纪委也已经公开通报了多起干部通奸案。

对郭美美是如何与各色男人搞上床的,本人并没有特别的好奇,因为现代社会中,哪个国家都解决不了性交易问题,而郭小姐再堕落,目前还没听说她有把党的干部拉下水的劣迹。既然不涉及利用公权力搞利益输送,作为纳税人,她睡多少男人就不关我事。但周永康薄熙来等人却恰恰相反,作为生理上早已雄风不在的老男人,他们是靠什么吸引女人的?都是哪些女人和他们苟且,其中有没有利益输送,有没有滥用职权,有没有花纳税人的钱?这是本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和中国纳税人既感兴趣也有权利知道的!


在此,我强烈呼吁官媒在大张旗鼓地报道郭美美卖淫的同时,也投入不少于郭案的宣传资源披露执政党高级官员们的通奸细节。这既是对全体受众的基本尊重,也是媒体人的道德责任! 

来源:新公民邮件组 / 张庆方   
201484日写于柏林到明斯特的列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