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戴河会议可能会现激烈争吵 / 铁面王岐山四中角色吃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09

北戴河会议可能会现激烈争吵 / 铁面王岐山四中角色吃重

北戴河会议可能会现激烈争吵

习近平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到反腐运动正处于“胶着状态”,让人们更加关注已经启幕的北戴河会议传递出怎样的信号。香港《南华早报》引述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张鸣表示,当前的情况很复杂,不同的派系可能会在北戴河激烈地争吵。


张鸣还指出,反腐会继续是这次非正式党内会议的主题,中共高层将讨论这次运动可以做到什么地步,或者未来是否还有其他“大老虎”会被打下。
报道引述张鸣的话说:“我认为,公布周永康案意味着习主席不想在会议上讨论这个案子,而是讨论其他可能要处理的大案或者其他事务。关键是,中共领导人希望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法治。”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上周早些时候宣布,10月份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讨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更早的729日,中共还宣布对周永康立案审查。周永康2012年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任上退休,他是中国1949年以来因涉贪腐而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习近平打破了“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有评论说,周老虎的落马是反腐之战的巅峰,将周永康拉下马是中共祭四中全会“法治”主题的既定和必然项目,也有说是习向“刑不上大夫”潜规则以及至今争吵不休的“反腐特赦划断论”的最明确而强有力的回击。

84日出版的吉林上白山市官媒《长白山日报》头版报道,吉林长白山市委81日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传达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关于巡视工作重要讲话精神,披露习近平当下对反腐败形势有一个新提法,就是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并喊出“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铁面王岐山四中角色吃重

中共领导层反腐血刃,接连拿下多个高层巨贪,引发官场连番地震,作为反腐“先锋官”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也赢得外界刮目相看。近日有京城官场传言表示,“王岐山将在四中全会中扮演极为重要角色”,甚至有消息进一步称王将“出任报告起草小组副组长”。此或预示着王岐山以及其领导的中纪委将在四中后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十八届四中全会以“依法治国”作为会议的主题,这在中共党史上前所未有。一时间,“依法治国”成为与“四中”捆绑在一起的超级热词。但“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定位为中国社会领路人的共产党要实现依法治国,大前提就是必须要实现依法治党。中纪委作为党内纪律检查部门,“党法之下”角色如何重新定位,多维新闻此前已经予以分析:迹象显示,“法治”大势下,中纪委的角色只会加码,不会减轻。中共整风反腐,治标两年后,治本将由此开始。所以,王岐山在四中全会中扮演角色的重要性可以预见,甚至其出任副组长传闻也并非空穴来风。

治标先行 中纪委使出霹雳手段

中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1997年即已确定,至今已有17年。17年来,法治之路走得如此坎坷,以至于让人有踟蹰之感。在现今中国的政治领域,权大于法,利用权力的腐败已成为社会一大关注焦点。“裙带关系”、“灰色收入”、“官商勾结”等现象充斥着官场并引发民众极度反感。刚刚公布的周永康案件,涉及四川官商、石油、政法领域的大批官员,当中不乏部级要员。当公权如此肆无忌惮地服务于个人私利之时,人民不禁要质疑,法律的权威何在?

对于执政的中共来说,并非不了解这些年官员利用公权大肆贪腐的严重程度,从胡锦涛到习近平,都曾在党内大声疾呼,如果不反腐将有“亡党亡国”的危险。可惜的是胡锦涛任内各种反腐和改革理想,大多在利益集团的阻扰之下不了了之。胡锦涛的继任者习近平,在十八届一中全会后的第一次中外记者见面会上就说,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

新一届中纪委成立以来,在中共高层的支持下,反腐思路日益明晰,反腐战绩有目共睹。首先,使出霹雳手段“老虎苍蝇一起打”,十八大以来已有40多位副省级以上高官落马。其次,“打铁还需自身硬”,中纪委设立自查程序避免反腐“灯下黑”,建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系统内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魏健等纪检系统贪官相继落马。第三,将中央巡视组制度常态化,不断揪出“狐狸尾巴”。截至目前,两轮巡视下来,发现很多线索,斩落贪官一群。第四,加强舆论压力,不仅通过定期实名曝光,保持高压态势,还加大对外宣传力度,主动进行议题设置,牢牢抓住舆论主导权,还开通网络信访、民间举报,在官网开通播廉政电视剧、征集反腐漫画等接地气的反腐宣传,争取公众支持和参与。

如今,中纪委和各级纪检监察部门查办速度快、手段有效,可谓“从容不迫”,而所涉及的贪官级别、人数亦可谓越发的“惊心动魄”。以傲人的“打虎成绩单”为依托,中纪委强悍地实现了中共反腐治标先行的战略计划。


四中建制 王岐山推动依法治党

74日,王岐山在《新闻联播》里以手敲桌、神色凝重的片断催生外界无限遐想。恰逢当时内蒙古政协前副主席公车私用“拍马”丑闻同期曝光,就此增添了“撞上枪口”的舆论效应。但反腐毕竟不能全靠“撞上枪口”,在由徐才厚、周永康构成的堪称十八大以来反腐最高潮的战果面前,舆论一方面感慨中央反腐强度确属前所未有,一方面也更加迫切地呼吁“反腐当适时从治标转向治本”。

早在2013年初王岐山即明言,反腐应“坚持标本兼治,当前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反腐治标转向治本,是国家治理的大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让权力严格地在宪法和法律的轨道上运行,才能长治久安。但真正考验执政者和整个社会的是:究竟如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治标到什么程度,就到了从制度上基本消除腐败的时机?

中共领导人自己也经常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近期,《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的通过,以及中纪委向中央一级党政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全覆盖等政策信号的发出,似乎展现了高层在制度反腐方面的节奏和思路。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又说:“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王岐山将任四中全会报告起草小组副组长”的传闻虽然有待四中召开来证实。但此番中共高如此高调表示将“依法治国”,则势必也将推动“依法治党”。

来源:多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