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江泽民留下的负资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04

江泽民留下的负资产

将来人们盘点历届中国领导人留下的政治遗产,江泽民的资产负债表一定是最糟糕的。近日终于公开的周永康,算起来只是江泽民巨额政治负资产里的一小笔,大头还在后面。当下最高领导接手的江泽民政治负资产是如此庞大, 盘根错节,几乎遮住了这庞大负资产的启动项目:镇压法轮功。


众所周知,江泽民是靠运气当上总书记的。他一开始给人的印像是特别在意自身形象,会在国际场合掏出梳子梳头发,在美国人面前用英语背诵林肯演讲,十足一个扬州才子。邓小平的南巡讲话,让他明白过来,只要邓活着,不要想有大动作。1997年邓小平去世,江泽民真正当上第一把手了,就在1999年那异常闷热的夏天拿出了第一个大动作,突然镇压法轮功。

如此镇压法轮功,邓小平在是不会干的。江泽民要干,却很自然。对江泽民这样留苏学生一代来说,知识结构和世界认知有致命的缺陷,不要说法轮功,世界上什么宗教信仰对他们来说不是邪教异说?江泽民的问题是,他竟看不到,为什么朱熔基就不同意如此镇压法轮功?我不愿说那个时候的江泽民就很坏,但我可以说那个时候的江泽民绝对是很蠢。

江泽民决定镇压法轮功,干了三个月,终于明白这样搞运动没有法律依据,于是安排当年十月份的全国人大通过了关于邪教的法律。这就更是低智商了,这不等于不打自招,承认三个月前发动的镇压是没有法律依据而违宪的了?

我相信,最迟在1999年的十月份,江泽民就明白镇压法轮功是一步臭棋,这下麻烦了。可是,中共的制度决定了,你知道错了你也不能承认,这个制度没有设计纠错机制,而江泽民的智力和勇气都不足以从自己开始,通过政治改革来改进这个制度。

于是,镇压法轮功就以更大的规模、更残酷的强度进行下去。中共执政后不久,曾经成功地「镇压反动道会门」,一贯道等民间信仰被彻底扫除。可是,时代不同了。法轮功在欧美、台湾、甚至香港都成功地扎下根来,活动搞得有声有色,人才济济,可谓蒸蒸日上。这使得中国宣传部门对法轮功的污名化不攻自破。而法轮功则以全球一致的反共反江泽民,拉开了持久战的架势。

与此同时,和江泽民同代的其他领导人,以及后来胡温一代最高领导,都和镇压法轮功拉开距离,明摆着的预测是,法轮功作为全球有组织的大众信仰,在你可以想像的未来,都不会消亡,而人的自然生命却是有限的,不可能万万岁。江泽民和法轮功的对峙,江泽民熬不过法轮功,全盘皆输已成定局。法轮功是早晚要平反的。

江泽民能够指望的,是有生之年活着的时候不要给活活钉在历史耻辱柱上。怎么才能使得后来人不挖你的祖坟?有两个办法。一是北朝鲜的办法,亲生儿子天然可靠,但这个办法让邓小平给废了。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周密地四处安排忠实于自己的人。

可是怎样才能让这些人永远忠实于自己而不在自己下台后投靠新主呢?从底层提拔他们,给他们高官厚禄,让他们「先富起来」,让他们感恩戴德,在他们出事的时候保护他们,如此等等,都只是表面,都还不能保证这种人以后见势不妙而背叛。真正让他们死心塌地的办法是:一起做坏事,而且是做那种在道德上明明知道是最坏最见不得人的坏事。一起做过好事,并不能保证永远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一起做过了坏事,那才是真正铁的铁哥们了。梁山排位,准入门槛是都得杀过人。上海的法官,要集体去嫖娼。都是出于同一个道理。而北朝鲜的经验也有用,周永康案是个典型,一坏就坏一家。

江泽民要把镇压法轮功做到底,政法委成为重灾区就是必然的。当将来人们盘点清楚江泽民留下政治负资产的时候,一定会发现,江泽民在位的时候提拔和安排的自己人,都干过坏得异乎寻常的坏事。他们镇压法轮功、压制政治异端、侵吞国家财产,明明白白不道德的坏事,他们竟干得那么放肆,那么过分。

如此庞大的政治负资产,「早晚总是要还的」。你看看720日全球法轮功纪念遭受镇压15周年的大游行,就会明白了。

南桥 旅美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