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寻找大饥荒幸存者:惨痛的调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25

寻找大饥荒幸存者:惨痛的调查

上个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导致中国爆发空前规模的大饥荒,官方讳莫如深,不公布统计数字,究竟饿死多少人,一直众说纷纭,有官员和学者甚至根本否认大饥荒。但是一位旅居美国的华人女作家依娃多次回到甘肃、陕西,实地探访,写出了54万字的《寻访大饥荒幸存者》。
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就请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主笔高伐林来给大家介绍这位作家和她的这本书。


法广:高伐林先生,这位女作家依娃是什么样的人呢?

高伐林:依娃是笔名,真名叫宋琳,她是农民的女儿,母亲就是一位要饭的“叫花子”,原来生活在甘肃秦安县,在那场大饥荒中实在无法活命,逃荒来到陕西富平,嫁了人。依娃在大饥荒过去之后的1965年,出生在陕西富平。
法广:那也就是习仲勋和习近平他们的家乡了?

高伐林:是的。富平也是非常贫困的地区,但农民总算还有口饭吃。依娃长大后,1993年随丈夫来到美国定居。她在很长时间里不了解自己母亲的悲惨身世,也不了解她出生之前的大饥荒惨烈的程度。

法广:她是怎么开始调查写作的呢?

高伐林:她告诉我,当她第一次读到中国学者杨继绳的百万字巨著《墓碑──19581962年大饥荒纪实》书讯,根本不相信中国饿死了3600多万人,甚至很反感。但她还是买了一本。她花了很长时间读完它,因为书中有很多数字、很多图表,并不那么容易读。读完后又读了一遍,联想起自己小时候看到听到的一些事,逐渐相信大饥荒确有其事。于是,她利用探亲回国的机会,一点一滴地从母亲那里掏出了血泪往事:原来,她自己的外祖父、两个姨和一个舅舅──母亲的三个弟妹,都是在1959年到1961年期间饿死的。外祖父饿死的时候,才42岁。

2011年,她逼着母亲和舅舅一起回了一趟甘肃老家。这是依娃第一次回老家。在那里,她见到许多亲戚──他们都是大饥荒的幸存者,几乎家家都饿死了人。依娃就开始一篇接一篇地写她了解到的这些人的惨痛经历。每次回国,她花大量时间在调查取证上。

法广:这种调查,难度特别大,第一,课题敏感,很难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第二,调查对象文化水平肯定不高,表达能力有限;第三,大饥荒毕竟过去了50年,即使是当年十来岁的孩子,现在也年过花甲。

高伐林:是啊,许多调查对象甚至还很有顾虑,怕讲这些往事“给社会抹黑”。所以她的调查范围,主要是甘肃、陕西,从自己家亲戚开始,语言相通,容易取得对方信任。

法广:她完全是个人行动,没有人协助她吗?

高伐林:依娃告诉我,她是“调研个体户”,没有资金、没有团队、没有助手,没有任何机构或个人给予资助。她所有的回国机票、车费、食宿费、答谢介绍人、资助穷苦老人都是由她和自己家庭掏出钱来,整理、写作期间的生活费用,也都是靠丈夫默默的支持。很不容易啊!

法广:她为什么要坚持做这件事呢?

高伐林:她是为了寻访历史的真相。您知道,我们今天得知“反右”中几十万“右派”的悲惨遭遇,得知“文革”中数百万受迫害者的悲惨遭遇,因为他们多数是有文化的人,他们能够讲出来、写出来,让世人了解。但是中国数千万饿死的和数亿幸存的农民,他们没有文化,这些往事,他们在50年间只能封死在胸膛,没有人倾听;漏出来一句半句,也没有人理会、没有人相信,更有可能反倒给他们自己惹来祸殃所以很长时间不为人知。依娃决心改变这种局面,她要替那些没有话语权的底层农民说话,要替那些大饥荒的饿殍亡魂发声。

法广:做这样的调查写作,成天接触惨绝人寰的史实,她得要非常坚韧才行。
高伐林:她整理录音的时候常常嚎啕大哭。她告诉我,令她最为震撼的是一位叫作苟应福的老人全家的遭遇,这个大家庭竟饿死了16个人。他没饿死,因为他出门干活去了。而他的妻子家也饿死了三个人,一共就是19条人命。

依娃也听到许多让她极度愤怒的事。公社、大队都三令五申,禁止饥饿到极点的灾民出门逃荒,到处设关卡、拦阻站、收容所,劳改队。她写过这样的事例:通渭县鸡川镇到了夜晚,干部就挨家挨户用封条封门或者锁上。第二天生产队长再来打开。完全将农民当成农奴、当成牲口!

就这样,她历时三年,访问了二百多位幸存者,在这本书中,她记录了五百多位饿死者,记录了49起人相食的事例。她痛切地说,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他们的墓园,希望他们能够安息。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