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铲周永康题词易 破除人治陋习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13

铲周永康题词易 破除人治陋习难

周永康为母校中国石油大学题写的校训「厚积薄发,开物成务」,当年被刻在柱上,如今署名被校方用火箭模型遮住,而周视察该大学的报道亦被删除。要清除这些有形的痕迹很简单,但要破除人治陋习却何其困难。


周永康出事后,各地正手忙脚乱地进行一系列「善后」工作。许多展览、图书中,有关周永康的照片、序言、题字、题词,都被撤换、掩盖、销毁。其实,类似场面在中共历史上并不少见,彭德怀倒台、刘少奇被批斗、林彪出逃后,他们的照片、题词都被替换、清理、删除。

以林彪为例,文革初期,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大小小军营都将其题词镌刻在显眼位置。「九一三事件」后,伟大领袖的接班人沦为「林贼」,为了「消毒」、向中央表忠心,林彪的题词被紧急除掉,有些因为建造得过于坚固,甚至不得不使用炸药、炮弹处理。

又如因腐败被判死刑的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他是「书法家」,当年省会南昌城遍地「胡体」,民间曾流传一则顺口溜:「东也胡,西也胡,洪城上下古月胡;南长清,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胡长清的「书法作品」千金难求,洛阳纸贵。但胡被枪毙之后,这些作品也被处以极刑,一夜之间一文不值,形同废纸,其题写的店名一夕之间更尽数撤换。

以权代法 体制悲哀

想当年,这些官员风风光光,手握重权,随便题个字便被高悬门檐之上当作保护伞,任意一张合影也可充当护身符,以至办事的铺路石、敲门砖。在中国官场,权力决定一切,只要是高官的东西,往往奉为至宝,即使放个屁,恐怕也有人说是香的。但人一走,茶就凉,只要官员出事,这些题词、合影就变得毫无价值,甚至是累赘。

题词、合影身价的跌荡起伏,完全是以题词人、合影人的权力走势而定,充分说明中国至今仍是人治社会而非法治社会。那些贪官落台之前,个个被吹捧成英明神武、躬身为民的好公仆;但落台之后,迅即沦为人人喊打的落水狗,光辉形象的背后原来臭不可闻。这种一切围着权力转而不是围着制度转的体制,可说是中国政治体制的悲哀。

虽然当局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但多年来一直停留在口号阶段,以权代法、以党代政的陋习随处可见,文件比法律重要,批示比判决有用,从上至下都膜拜权力,视制度如无物。试问在这种体制下,怎能保障人权?谁会有安全感?

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主题定调为「依法治国」,但如果执政党凌驾于法律之上,再怎么建设也难脱人治社会。一日不改体制,今次周永康的题词被清理了,今后还会有其他人的题词被清理。


来源:太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