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改革有风险 支持需谨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28

改革有风险 支持需谨慎

日前看到北京大学副教授焦国标先生所写《挺习总,答客难》一文,其中有一段与国保的对话,值得关注与思考!文中说:「大约半年前,一位国保警官对我说:『你们这些自由派知识分子,虽然号称追求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可我看你们实际上比谁都精明,都工于算计。』我很吃惊,反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他说:『习近平反腐,这么大的力度,这么艰难,可你们不是冷眼旁观,就是指责谩骂,几乎从未听到你们一句肯定的话,难道他反腐与你们没有丝毫利害关系吗?』我答道:『当然有关系,可这怎么叫精明?叫工于算计呢?』『因为你们怕万一习总改革失败,你们受牵连。』」

看到国保的论调,我不禁产生如下几点感想:

首先,需要指出,文中国保所言并不属实。自由派知识分子并非对反腐没有「一句肯定的话」,事实上,一批自由知识分子为了呼应支持习近平的反腐,已经身陷牢狱,失去了宝贵的自由。试看,中共十八大后,在习总放出反腐「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豪言后,民间一批自由知识分子起而呼应,由南到北,由现实中的上街举牌,到网络上的联署呼吁,掀起一波「要求官员公示财产」以配合反腐开展的热潮。结果仅仅两个来月,当局就展开大肆抓捕,除那些被拘押后获释者不算外,最后被判处重刑的就有:北京许志永、丁家喜、赵常青、李蔚、张宝成、袁冬,江西新余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而至今仍被关押等待审判的还有:湖北赤壁的袁奉初、袁小华、黄文勋,湖北宜昌的刘家财,广东的郭飞雄、孙得胜等等。一场民间轰轰烈烈支持反腐「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热潮,就被如此大规模的抓判而扑灭。所以,民间呼应反腐付出如此高昂代价,作出如此惨重牺牲,怎么能说自由知识分子对反腐没有「一句肯定的话」?现实情况是,自由知识分子对反腐不仅肯定,而且身体力行地支持,以致豁出了身家自由。


其次,国保所言也并非全属虚言。客观地说,自由知识分子中确有对反腐「冷眼旁观」,甚至「指责谩骂」的,但需要指出的是,那毕竟是少数,是极个别。并且就是这极个别中,也并非全是否定反腐,而是觉得反腐有选择性,担心反腐之后不能除腐,却走向进一步的集权。那种真正反对反腐的应属伪自由知识分子,本质上是权贵的御用工具而已。

再次,国保说「因为你们怕万一习总改革失败,你们受牵连。」此话虽然不代表自由知识分子的心声,但却反映了中国的现实:那就是,支持改革是有风险的。事实上,从中共建政六十多年来,不断上演着支持改革者遭受打压的悲剧。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支持刘少奇「三自一包,四大自由」者被打击清算,到后来支持邓小平复出改革者被关入监狱,再到后来支持胡耀邦、赵紫阳改革者被屠杀镇压,再到后来支持温家宝普世价值言论者被判刑,再到今天支持习近平反腐与宪政梦者被关押。这历史的一幕幕,的确反复证明:在中国,支持改革者没有好下场!这一系列持续上演的悲剧,活生生地警示世人:改革有风险,支持需谨慎!

翻开中国的当代史,发现不仅那些非官方的改革支持者,多半受到打击,就是官僚队伍中的改革推行者,也多半倍受排挤磨难。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想促进中国向文明靠拢的中央级罗隆基、章伯钧、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等大右派们,到六十年代试图改善中国贫困的刘少奇、彭德怀、习仲勋等,再到七十年代的邓小平,到八十年代的改革主将胡耀邦、赵紫阳、朱厚泽等。他们都因想致力尝试改变中国状况而遭到顽固势力的打压排挤,结果不仅政治生命倍受挫折,而且人身自由被剥夺,亲人受连坐,直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然而,耐人寻味的是,中国最近几十年来的历史,也一再证明:反对改革,顽固保守,坚持极左,大多能安然无恙,并且能屡屡获利。且看毛泽东时代,那些紧跟毛后的所谓高官「学生」,那些高呼毛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抵一万句」,恨抓阶级斗争,奋勇斗私批修的人,不仅当时他们平步青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是文革后,除个别(如「四人帮」)当头者受到惩处,绝大多数只是受到点批评,仕途没有影响,生活一如既往,而一批反对改革的中坚派,如邓力群、胡乔木之流,还成为历次政治运动的「官场不倒翁」。到最近几年,这些顽固反对改革的人,又大肆兴风作浪,在网络上铺天盖地要求回到毛泽东时代,还在一些地方上街举旗游行。他们不仅公开反对改革,攻击抹黑体制内改革派,还公然阻止干扰威胁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学术活动(如茅于轼在多地演讲遭到抗议、围攻等),而且公然贴出所谓除汉奸名录,叫嚣要杀五十万自由知识分子。让人深思的是,这些公然侵害国家领导人声誉及公民人身自由与生命安全的行动,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制止,与此对应的支持改革者,只要一块吃个饭,上街举个牌,那就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就得被拘押判刑。记得前几年,重庆红歌嘹亮,红旗招展之时,一些自由分子出来质疑,结果就遭到劳教对待。

从中国过往六十多年来的历史可见,坚持顽固反动立场,坚决抵制改革开放,始终保持宁左勿右,那是低成本,高收益的选择,而支持改革,尤其尝试推进新改革者,无论体制内外、民间官府,那都是要冒风险,不仅无直接获利可言,而且随时有抓押牢狱之苦与身家性命之虞。

今天中国在是否支持反腐上,事实也面临这种历史性的选择问题。中国今日发起反腐,当然是历史发展下的迫不得已,虽然有着道义与法理的依托,但在现实力量上,反腐一方显然没有腐败一方强大而持久。从中国过往经验来看,支持反腐不仅选择了站在力量弱势的一方,而且反腐不管波及多广,持续多久,最终官僚体制中的腐败势力还是必占上风。因为从历史来看,任何的反腐也不可能将整个官僚队伍的大多数人换掉,更不可能由一个官僚腐化的队伍来建起一个不腐化的体制。所以中国反腐最终很可能会不了了之,甚至无疾而终,这似乎是常人都能看得见的结果。当此时刻,支持反腐就意味着选择站在改革一方,选择站在弱势一方,也就意味着选择承受明天失败的苦果。看看那些许志永、赵常青、郭飞雄们,他们不正是相信与支持改革和反腐而身陷牢狱了吗?

在中国反腐处于弱势与结局极为堪忧情况下,能够发起反腐者当然得拿出「个人生死,个人毁誉,已无所谓」的决心,而民间与学界要想支持反腐,就得不惧过往历史一再上演的悲剧在自身重演,敢于为民族大义与人生真理而置个人生死于度外,毅然直面那种「改革有风险,支持需慎重」的常态,勇于迎着风险,选择义无反顾。惟有如此,才能真正为中国重生得救杀出一条血路。

来源: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