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意识形态重新统领一切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26

意识形态重新统领一切

一个朋友的儿子今年考上了台湾的大学。因为是在我的推荐和指引之下报考上的,开学前夕,他给我电话问候,我表示可等他儿子赴台之后,让当地的媒体朋友关照一下,顺便也让媒体朋友采访报道他儿子在台湾就读的情况。朋友一听就急了:「万万不可!台办领导说了,不管大陆媒体还是台湾媒体,坚决不能接受采访!」

中央组织部8月初发出通知,要求各地组织党员订阅使用「共产党员」微信和易信,让党员「从此紧密地与党中央联系在一起」。

原来,自从被台湾的大学录取之后,朋友的儿子就受到了大陆有关部门的「关照」,市台办(全称为「台湾事务办公室」)和市国安等有关部门,已多次给他儿子上「安全保密教育」课,实施了强化洗脑教育,详细说明了哪些事不能做、哪些话不能说、哪些地方不能去、哪些人不能见、哪些课不能上、哪些活动不能参加,只差规定不能和哪些女同学谈恋爱了。

我不禁扼腕长叹。我对他说,如果你儿子严格按照办台和国安的「教导」去做,那么你儿子去台湾读大学就变得毫无意义,去台湾读大学,本就不应该指望他去那里学什么专业知识,而是应该让他去见识这个与大陆完全不同的中华社会文化、参与当地社会交往、了解体制的日常运转、聆听各种多元声音、体验各种社会活动、认识形形色色的人等,最应该学习的是课堂之外的知识,如果这不能做那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参加,与躲在大陆任何一个高校的书斋里不问世事有何不同?又何必花比大陆多得多的钱去台湾读书?

胡锦涛任职后期,特别是十八大习近平上任以来,各行各业,各种经济、文化、社会、外交和军事活动,乃至于政府所能管控到的个人私生活的若干方面,越来越意识形态化,越来越多的中共「国家安全」和「维稳」措施渗入,把每个平民都当作敌人的文革思维鬼影,越来越如影随形。意识形态事实上已经重新统领一切,一个警察国家、一个特务国家、一个令人恐惧的秘密监控国家早已蔚然成形,而我们多数并不自知。

两岸关系近年来已趋于好转,目前达到60多年来最好,一个学生去读个书而已,尚且需如此「教育」,其他人、其他事可想而知。今年六四、七一前后,内地很多政府机关及国有企事业单位,都在大会小会上接到告戒,「近期不要去香港」,「不要去香港参加聚会」,以致于今年以来内地游客赴香港游人次明显下降。当然,到了「反占中」游行前后几天,赴港人次又急骤上升。在香港、台湾等问题上,有关部门对来往的大陆内地人员表面上监控宽松,但内部神经高度紧张,并不为外界所知。

一次,一个朋友去香港与朋友吃饭,席间认识了几位新朋友,互相交换了名片。回来后,与新朋友互有电子邮件来往。不料隔了一段时间,就有国安人员找来,要求其交待是如何认识这几位朋友的、和朋友在饭桌上谈了些什么、还有什么人在场、如何联系。毫无疑问,这位朋友的电子邮箱被监控了。

谁能相信这是如今经济欣欣向荣的中国的现实?谁能相信这是拥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中共政权干的事?在冠冕堂皇的外交场合,中共就像一个穿着高贵、举止优雅的名媛或绅士,而转过头来,拉上门帘,它干的却全都是见不得人的流氓龌龊小人勾当。

在对外「保卫国家安全」上如此,在对内「维护社会稳定」和「保护国内安全」上,更是如此。为维护中共意识形态的至高无上,中共动用警力抓了无以计数的异议人士,许志永、丁家喜、浦志强、郭飞雄等等,无一不是中共在「意识形态斗争」领域取得的「成果」。「七个不讲」、「九号文件」,无一不是中共加强意识形态控制,重新以意识形态统领一切的直接证据。

中共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日前通过《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也是中共决心在新时期高擎意识形态大旗的一次赤裸裸宣示。

85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办公厅更是向全国发出通知,要求各地组织共产党员订阅使用「共产党员」微信和易信,全国8000万共产党员,「从此紧密地与党中央联系在一起」。

李光耀在总结新加坡的成功之道时,曾忆及建国初期不断淡化意识形态,是造就后来新加坡经济腾飞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中共改革开放成功的经验,也是如此。每当中共意识形态被淡化,经济就发展得快,而意识形态被提升到重要位置,经济发展就被阻滞。邓小平1992年南巡,很大一个原因就是1991年前后,江泽民在全国广泛开展「农村社会主义思想教育」,把干部派到农村搞「社教」,整个社会政治化、意识形态化,邓意识到了其中的危险。邓南巡之后,江泽民停止了大搞「社教」,停滞的经济随即又迎来了大发展。

眼下这一轮意识形态地位飙升,不知将迎来多少更严重的后果。不过可以预料,经济发展放缓或停滞,将是大概率事件。

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