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非常规打虎或有望打出法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17

非常规打虎或有望打出法治

有关习近平王岐山的打老虎,人们议论得很多了。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有观望的。支持的不说了,反对的主要理由是,打虎不能这样没完没了地打,要按照法治,掌握轻重缓急,当心有人狗急跳墙,反咬一口,到头来反而误了大事。观望的大多是幸灾乐祸,把打虎的和被打的看成一样货色,巴不得更大的好戏在后头,“狗咬狗一嘴毛”,与我无关。

我当然是“打虎派”。不论遇到谁,什么级别,凡是老虎就要打。见一个打一个,见一对打一双。虽然我等小民无权无势,有劲使不上,但只要有人在打虎,不论出于什么目的,谁咬谁,把贪官的气焰打掉,老百姓就少受损失,我就支持。这年头,有互联网,有微信手机,谁是大老虎,真老虎,屁民心中是有数的。在这里重点要感谢那些有良知的知情爆料人,虽然个人冒着极大风险,有的还甚至牺牲自由生命,但这样的人是时代英雄,后代将饮水不忘掘井人,给他们戴上功勋章。将来的中国社会,假如想变得廉洁一些,道德水平稍高一些,现在还真没有什么人可指望,只能指望爆料的和打虎的。我一向主张不论动机只论效果,打掉那些饱吸民脂民膏的大小贪官,哪怕只为了政治目的,为了情仇恩怨,都可以忽略不计,先打个痛快再说。

不过有人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据说胡锦涛就讲了,反腐运动不要扩大化。江泽民也表示过步子不要走得太快。正在召开的北戴河中央年会,有人猜测会成为习近平的滑铁卢。《南华早报》援引布鲁塞尔当代中国研究所的Holslag教授的分析,指习近平面对的最大挑战,可能就是他将被孤立。他说:“商界领袖对他的经济政策已经失去耐性,军方又抱怨特权被削,中共内部又因相互猜忌而显得惶恐,老百姓又会觉得快乐时光已经一去不返。”江泽民和胡锦涛认为这场反腐败运动已走得够远,进一步扩大可能伤到他们自己或各自派系的利益。他们担心,一场严厉而持久的反腐风暴可能削弱党内基层的支持,威胁中共统治的稳定。

这恐怕不是空穴来风。不久前中国传媒报导,习近平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到反腐运动正处在“胶着状态”,又说贪腐和反贪腐这两支军队正在对峙。该报导曾引述习近平原话,称“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已无所谓”。

我本人也为习近平捏一把汗,担心他迫于压力,把反腐停下来。因为在这个时候停,很有认输之嫌。中国的事情,只能赢不能输,胜者称王败者为寇。习王如果在离胜利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认输,下场会很难看。中国人历来都是押码好手,谁在上风就押谁,一旦风向变了,转弯转得特别快。这种表现在八九六四前后应验得很充分。

估计反对的人现在手里没有很多砝码可以抬,因为最大的砝码,即对腐败痛恨的民意,握在习总手里。打虎顺应民意,替天行道。唯有一条可以摆上桌面的大概是,批评习王反腐不是搞法治。众所周知,以王岐山主导的中纪委绕开当地党政司法系统,直接派出巡视组,秘密调查取证,突然下令拘禁,这个手法是非常规的,世界各国基本上很少见。美国有CIA可以相比,但权力还是比中央巡视组小得多。

假如真有人这样在会上提出来,我觉得很可笑。习王现在搞的确实不是法治,可中国一向来都有可以信赖的法治吗?周永康当了十多年的政法王,整个政法系统,都是他提拔安插的人。法在他手里,方圆由他捏。你要依靠法治,等于要依靠周大老虎。我觉得习近平在北戴河会议前,突然把周抛出来,步子一点都不快,称得上智慧,或者身后有高人指点。这一步棋,可与温家宝在人大记者会上突然把薄熙来抛出来相比,打乱对方的部署,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因为早在三月间就听到说法,五月份将公布周案,可一直没下文。估计就是江泽民步子太快的指点在起作用。很可能江打算做个大盘,先把周案的公布尽量押后,自己暗中串联造势,待到北戴河会议或四中全会一开,利用“民主”议程,一下把习做掉。所以,习不露细节地突然公开宣布调查周案,这一手够漂亮。其实,要调查的内部早就调查清楚了,哪里是才开始调查。

正因为习王打虎不按常规,不是法治,所以左中右各方对法治的呼声很高,当然出于不同动机。看来好像反的是习王,在我看来,习王的又一次机会来了。这种呼声其实是认认真真地建立法治的基础。有消息说,提前召开的四中全会的主要议题,便是讨论如何建立法治。

古今中外历史上的任何改革,凡是成功的,依我所见,都是被动地顺应社会需求,而不是主动地高明设计的结果。人类社会的每一步演进,从来都不是由某个高人设计出来的,而是长期积累的力暗暗推动,形成强烈需求,然后有某个关键个人顺应了这一需求,作出选择,最后出现的变化。马克思设计的共产主义乌托邦,是人类的灾难。列宁设计的武装政党夺权,提前进入社会主义,毒害全球大半个世纪,至今还在毒害中国。中国的经济改革,则是由于毛泽东时代长期贫困积压太久,邓小平根据民众愿望顺势引发出来的,所以比较成功。政治改革也只能来自于需求,而不是设计。

打虎打得大小贪官人人自危,这会促成他们渴望建立法治的需求。法治是公正的,人人平等的。对多数人而言,保护多于打击。由于法治建设是上层建筑,需要整个管理层的高度共识才能一步步建立。可是官员们一旦大权在手,谁还要法治?要治不是治我自己吗?他们不干。老百姓也没办法逼他们干。所谓的官逼民反,无论怎么反,也反不出一个法治来。反一次,就像爆发一次火山或者山洪,没有重大建设意义。带领时代前进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社会各阶层的急迫内在需求集中表达出来,并形成制度固定。在这过程中,顺应潮流,突发奇招,打破僵化相持,应是很高明的手法。

由于老虎们不喜欢法治,用非常规打虎的办法来逼迫他们产生法治需求,从而诚心接受法治的整体设计,这也许是通向现代化荆棘丛中仅有的一条路。


来源:万维博客